第九百八十章 情路坎坷

苏艾听见杨东的问题,也随即沉默了下去,因为杨东的问题虽然很尖锐,但是也无比现实,而且他说得没错,老苏是一个无比注重门第和名声的人,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接受杨东这样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女婿的,或者说,他甚至不会允许苏艾跟杨东这样的人交朋友,即便是普通朋友都不行。

“我这个人,就是一个注定漂泊的浪子,也是一个无法确定自己未来的人,其实我们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相逢相识,也源于一场意外,既然注定没有结果,又何必去强求呢?”杨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将烟雾吐出:“我是一个背负着很大压力的人,我的经历,注定让我没办法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感情上,我不想去耽误你。”

“这么多年来,追求我的人不少,也有很多人在知道我的家庭条件以后,选择了望而却步,但我从没想过,你也是这种人。”苏艾微微握拳,认真的看着杨东:“我问你,咱们俩认识的时候,你知道我的身份吗?”

杨东看了苏艾一眼,没吱声。

“说话!”苏艾加重了语气。

“不知道!”

“那你当时喜欢我吗?”

“喜欢!”

“现在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知道!”

“还喜欢我吗?”

“……”

杨东再度沉默。

“既然你喜欢的是我,那感情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又不跟我爸过日子,管他干什么!”苏艾眼圈泛红,但强忍着情绪的看向了杨东:“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我也承认,你的担忧是对的,但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而不是我爸的!我很喜欢你!我幻想过跟你在一起的一切未来,所以为了这段感情,我能坚持,同时我也希望,你也能坚持下去!如果你是因为这个理由要跟我分手,我绝对不同意!同时你也不需要考虑其他问题,只要对我负责就好了!”

“呼!”

杨东吐出一口浊气,没做声,毕竟他不像苏艾一样单纯。

“我知道我始终隐瞒我的家庭情况,对你不公平,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在这向你道歉,我也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所以我给你时间去把事情想清楚,我允许你胡思乱想一切事情,但是唯独不能想到分手!今天晚上你欠我一顿饭,明天晚上,记得还我!”苏艾语罢,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踏踏!”

苏艾前脚刚走,在门外听到一切的罗汉就走进了屋里:“不送送啊?”

“算了,让她也冷静冷静吧。”杨东沉默半晌,微微摇头,心情比之前还要复杂,苏艾是个理性的姑娘,从来不会无理取闹,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十分懂事,但她越是懂事,越是坚持,杨东反而越感到心疼。

“说实话,不论家庭条件,苏艾是个好姑娘!”罗汉再度开口。

“正因为她是个好姑娘,所以我才更难受,如果我们俩只是这样一直以男女朋友的方式相处下去,自然没有问题,可是爱情的尽头,是婚姻,是家庭,而我们之间,是没有机会组成家庭的,不是吗?”杨东抬头反问道。

“现在这个社会上,人人都想攀龙附凤,但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啊。”罗汉同情的看了杨东一眼,坐在了一边。

“走吧,陪我出去喝点酒!”杨东拿起了桌上的手包。

“你不是说,不喝吗?”罗汉无语。

“不喝,心里更憋屈!”

“……”

……

苏艾离开酒厂的时候,拒绝了张傲和王璐要送她的提议,一个人打车回到了市内,随后沿着街边走了很远,回到了家里。

苏艾的家住在长白,地势优越,但家里的装修并不算十分奢华,她到家的时候,母亲汤瑜馨正在客厅里做着瑜伽,看见苏艾回来了,也收起动作,从瑜伽垫上起身:“小艾,你今天下课怎么这么早?还没吃东西吧,保姆已经下班了,你等等,妈去给你热一杯牛奶,家里应该还有麦片!”

“妈,不用了!我身体不舒服,不吃了!”苏艾此刻的情绪也十分沮丧,换好拖鞋以后,就奔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丫头,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啊?”汤瑜馨闻言,眼中登时充满了关切,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苏艾可以说从小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

“我没事,只是今天排练的时候,有些累了,我先去休息了啊!”苏艾无心交谈,迈步要走。

“咣当!”

与此同时,书房的门也被推开,苏艾的父亲苏新春也随即从里面走了出来,苏新春今年还不到五十岁,脸上戴着有一个金丝框的眼镜,头发也整理的一丝不苟,身上的白衬衫连褶皱都没有,匀称的身材腰板挺拔,整个人虽然充斥着儒雅之气,但目光却又十分干练,给人乍眼一看,就有一种身在体制内的气场。

“爸!”苏艾看见苏新春,开口打了个招呼。

“嗯!”苏新春微微点了点头:“我刚才听见,你身体不舒服,需不需要去看医生?”

“没关系,只是有点累了。”苏艾再次解释了一句。

“勤奋好学是好事,但工作学习的时候,也得注意劳逸结合。”苏新春坐在了沙发上,伸手拍了下旁边的位置:“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怎么了?”苏艾此时心情欠佳,但还是很听话的坐了过去。

“是这样,我们单位的老严,就是你严伯伯,已经跟我在一起搭班子工作十几年了,不管是在工作当中,还是生活当中,我们两个人的感情都很不错,你严伯伯的儿子,上个月从国外回来了,这孩子学习挺刻苦,去M国留学,也是拿的全额奖学金,毕业之后,拒绝了国外的高薪聘请,毅然决然回到了国内,要为祖国的发展建设添砖加瓦,这小伙子我见过,不管是人品还是学识,都很不错……”苏新春打开了话匣子。

“爸,你到底想想说什么啊?”苏艾听见这话,忽然感觉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严伯伯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我相信他教育出来的孩子,人品也不会错,而今天下午,老严找了我,想要撮合一下两家的孩子,我觉得,这个想法倒是不错。”苏新春笑着开口。

“什么意思,你要安排我去相亲啊?”苏艾蹙起了眉头。

“也不算是相亲,只是想让你跟小严先见一见,接触一下!”苏新春一句话算是默认,随后继续道:“在职务上,你严伯伯比我高了半级,而且厅里下一任换届,他升任一把手的可能性也很大,如果你跟小严真的能走到一起,到时候不管你们是想要经商,还是进入体制,那都可以得到很大的助力……”

“你这是要把我卖了,是吗?”刚刚因为家庭环境跟杨东闹出不越快的苏艾,瞬间感觉到了无比的委屈。

“你这孩子,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是你父亲,自然希望你有一个好的未来,而小严这个人,不管是学历还是家世,都能跟你门当户对,而且老严教育出来的孩子,我也比较放心,现在这个社会太乱了,而且离婚率越来越高,作为你的家长,我自然应该为你选择一个更好的未来。”苏新春理所当然的回应道。

“爸!请你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而且我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至于感情的事,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做主?”苏艾罕见的驳斥了苏新春。

“你的确是一个学生,但你现在已经二十四虚岁了,再有几个月,你就毕业了,到时候你将要面临的就是工作和家庭,当年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参加工作了,二十一岁就跟你母亲结婚了,你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啊?我已经跟老严约好了,这个星期六……”

“我不见!不见!!”苏艾从沙发上起身喊了一句,随后直接离开客厅,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这个孩子,今天是怎么了?”苏新春看着苏艾紧闭的房门,眉头深锁。

“哎呀,她今天不是不舒服嘛,你就少说两句呗!”汤瑜馨劝了一句。

“她在外面,是不是处对象了?”苏新春明显感受到了苏艾的抗拒,向汤瑜馨问道。

“应该不会吧,咱们家闺女一直都挺听话的,应该有分寸!”汤瑜馨很放心的回道。

“这件事,你再做做她的工作,老严下一步,肯定能上一把手,她跟小严结婚,一定会有个好的未来。”苏新春对着妻子开口。

“万一要是不成呢?俩孩子就是没看对眼,你能怎么办?”汤瑜馨笑了。

“她既然生在了这种家庭,就注定不能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自由,即便她跟小严不成,婚姻大事,也得由家里做主,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我自己,咱们都这个岁数了,还能照顾她几年啊?”苏新春语重心长的开口。

“我明白,她年龄小,而且从小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哪经历过这些啊,所以有些事,你得慢慢跟她渗透,现在的孩子,可不是咱们那时候,父母说什么就听什么了!你等等,我去给小艾热牛奶,你也喝一点。”汤瑜馨微微一笑,迈步走向了厨房,虽然他对于苏新春的说教方式不赞同,但是对于这个思路确实十分肯定的,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苏艾未来的丈夫,就注定了不可以是一个平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