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朝廷的第一张借条

看到夏商如此自信,萧蔻儿眉头皱起:“你真有把我找到廖百参?”

“其实要拿到这一笔钱,也并非一定要找到廖百参。”

“什么?

不需要找到廖百参?”

夏商看着桌面上的那张老旧的油纸:“现在我管理的国府库急需银子,你把这存据借给国府库,国府库出面帮你把银子要回来,作为交换条件,你们这一百四十万两银子要等到一年之后,国府库才还给你们如何?”

“把一百四十万两银子借给国府库?

可是我们的银子根本就没要回来”“只要把这个存据交给了国府库,之后如何要债的事情就不用你们萧家过问了。

不管事成与否,一年后只管来国府库取银子,分文不少。”

萧蔻儿还有些疑惑,实在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办事方式。

不过,若夏商所说一切都是真的,只要把存据借出去,不管这银子能不能要回来,一年后都能拿到一百四十万两真金白银,听上去也是十分诱人的。

因为萧蔻儿也很清楚,靠着她们自己的能力,要在京城之中把廖百参找出来实在不容易,而且就算是找到了廖百参,也不知道这老爷子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万一廖百参也不认账可怎么办?

看到萧蔻儿已经开始犹豫,夏商继续说:“你放心,我们之间那可是患难之交,我坑谁都不会坑萧大小姐是不?

而且,这个交易可不是我口头说说,只要你答应,我立刻带你去户部,咱们在户部尚书的面前把字据立好了,我以国府库,以朝廷的名义给萧家借款一百四十万两,一年后如数奉还,如何?”

“朝廷会给我们这样的平明百姓立字据?”

“我是国府库的主事,我说行就行。”

萧蔻儿已经思量了好一会儿,心里是有些心动了,于是起身说:“稍等,我去跟楼下的官家商量商量。”

楼下的几个下人之中有一个是萧家管家。

萧蔻儿到了楼下,跟自家人一番合计,很快就有了决定。

萧家人愿意相信夏商一次。

现在的萧家虽然不景气,但要撑一年还是绰绰有余的,既然这一百四十万两银子放在他们手中不知道结果如何,不如等一年换来一个更稳定的结果。

在萧蔻儿和管家看来,既然是朝廷出面,不至于一百四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但她们要是知道大华的经济情况,怕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了。

萧蔻儿眼下已经没有心情再喝酒了,催促着夏商一起去户部看看情况。

于是夏商又带着一群人回到了户部衙门。

到了户部衙门,已经到了黄昏时分,衙门里面的差人好多都已经休班。

夏商来得正巧,到了衙门口就见到贾尚杰从里面出来,贾尚杰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丰汇钱庄服饰的伙计,正对着贾尚杰点头哈腰,不知说着什么。

“尚书大人。”

夏商一步就到了贾尚杰面前,拦住了两人。

贾尚杰看到夏商,和气地拱了拱手。

和贾尚杰的和气相比,他身边的丰汇钱庄伙计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伙计没有说话,但贾尚杰瞧出了一丝端倪,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嘶你们说的那个主事该不会就是这位夏大人吧?”

伙计倒是不清楚尚书大人的态度,想着在尚书大人面前,一个小小的主事应该不算什么,便点头道:“正是。”

贾尚杰脸色一正,沉声道:“这么说来就是你们丰汇钱庄妨碍公务,阻止朝廷命官调查了!明日让你们的东家的来户部一趟,否则本官就按照妨碍公务的罪名让你们丰汇钱庄先关门几天。”

伙计一听愣住了,缓了几秒钟才说:“尚书大人,这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放肆!”

贾尚杰大喝一声,“谁跟你们说好了?

意思是你们丰汇钱庄还想收买朝廷命官?”

“不是不是小人”“既然都知道不是了,还不快点儿给我滚?

难道还要本官亲自送你离开?”

丰汇钱庄的伙计从未见过翻脸如此快的人,前一秒钟还和颜悦色地说要帮忙严查的,怎么后一秒钟就成了一张渗人的僵尸脸。

看着尚书大人没有表情的大饼脸,伙计不敢停留,只能带着一肚子的疑惑赶紧回去传话。

眼看着丰汇钱庄的伙计走了,贾尚杰立刻换上一张笑脸,看着夏商:“夏大人,今日是去了丰汇钱庄?”

夏商先是点头,然后反问:“尚书大人好像跟丰汇钱庄走得很近?”

贾尚杰也是笑着:“哪有什么远近的说法,不过是身在其位,自然是要跟京城的大户打交道。

丰汇钱庄也算是京城的头一号了,身为户部尚书,跟丰汇钱庄有往来不足为奇。”

“这倒是的。”

“不知大人今日突然去丰汇钱庄是为了何事?”

“还不是为了大人你啊!”

夏商苦口婆心地说。

“为了我?”

贾尚杰有些懵。

“之前不是跟大人商量过要对朝廷的经济结构进行改动嘛!大人说此法改动过大,会有不小的阻力。

所以下官就准备先在国府库作为试点,先用国府库的名义放债,规模搞小一点,暂时不要惊动朝廷。

如果国府库能依靠这一套动作改善经济状况,就说明改动是可行的,以后大人上奏朝廷,自然会变得更有底气。”

“以国府库的名义放债”贾尚杰听了就有点儿头皮发麻,心说这人嘴上说得轻松,但行动起来也是影响巨大的,他这么一声不吭地先斩后奏,是要把所有的压力都丢在他这个尚书的身上。

夏商继续说:“要去民间借钱,自然是往最有钱的地方跑,丰汇钱庄可是个不二的选择。

只可惜丰汇钱庄的人过于傲慢,连下官的来意都被清楚便把下官赶出来了。

这事儿,大人可要给下官做主啊!”

贾尚杰又擦了擦汗:“这个这个行吧。”

心里却在想这个惹事精。

这些都是没用的废话,夏商这才把萧蔻儿推到了贾尚杰的面前。

“下官没有在丰汇钱庄身上借到钱,但在徐州萧家的大小姐深明大义,愿意借钱给我们,缓解国府库的资金紧张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