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逸尘扫望而去,竟是一眼看不到头,还有巨大到令人战栗的道骨,不过如今脆弱的很,难以展现当年的可怖妖威。458880

秦逸尘知道,巫妖大战虽然牵扯诸多,甚至当时但凡崛起的强横种族,都或多或少参与了。

但归根结底,还是上古妖族天庭挑起的纷争,后天妖族不服,不想屈膝于上古妖族之下,便杀的血流成河。

眼前的寰宇,令秦逸尘感到大道破灭,不知多少妖族大能陨落其中,妖魂的怨恨经久不散,好似化作一片生灵不得踏足的凶地。

“怪不得都说妖族一盘散沙,内斗凶残”秦逸尘轻喃,而帝阙族老却是回过神来:“这处大战场不知埋葬了多少强者,里边必然会有机缘。”

当然,等闲机缘是不用想了,因为亿万年的时间,寻常道宝都能变成一缕尘埃齑粉!但同样的,能流传到现在的机缘,必然是惊天动地!“进去看看。”

秦逸尘一众现在,也算有了些许底气,毕竟有前者这尊手握帝器的刀神,还有先天雷龙。

凭他们现在,遇到单独的帝族,或是上古妖族的分支,还真不虚。

即便如此,秦逸尘一众一路飞掠,也是极为小心,因为这片星空,竟然还有残存的余威。

有些地方扭曲时间,路过的时候还是血肉之躯,但稍微被卷入其中,便会化作枯骨。

有些星域空间破碎,好似碎镜一般,能将人绞杀的尸骨无存。

更有地方弥漫着滔天毒雾,不知过去了多少年都难以散去,无人胆敢靠近,更有星空直接被冻结为一片冰霜,触碰之下,星辰都凝成了冰渣。

还有一些星域散发着凶横妖威,甚至还有妖吼回荡,似要将人牵扯回那天崩地裂的远古。

秦逸尘一路小心翼翼,足足用了两月时间,却是发现,机缘并不多,凶险倒是不少。

但突然间,雷丘怔立在茫茫星空之中,鼻尖微微抖动:“奇怪,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

“香味?”

秦逸尘环视一圈,发现上千位帝阙族强者都是面面相觑,俨然都没有感觉到。

“是了,你们境界不及我,所以才没觉察到。”

在场境界最为强者的,无疑是雷丘莫属,而且他还是雷泽真龙,真龙的肉身可谓是万族敬畏的存在!“前辈,是什么香味?”

雷丘眉头微蹙:“什么香味”“很香的香味。”

秦逸尘和孔武对视一眼,很香的香味?

这算是什么形容?

而雷丘却望向星空深处,龙睛中泛起精芒:“在那边。”

“诸位,或许真的被咱们找到天大的机缘了”“等闲神果的香味,我尝过,甚至连道果我都曾尝过,但是,绝不及这香味来的诱人。”

雷丘龙睛凛然:“而且最关键的是,如此诱人的香味,咱们却连香味的源头都还没找到,若是真的遇到那处机缘”帝阙族老也不禁期待,虽说雷丘沉寂亿万年,但他们绝不会怀疑这位先天雷龙的见识。

“雷前辈都有所意动,那该是何等机缘?”

倒是秦逸尘比较谨慎:“前辈,你确定这不是什么毒,或是迷幻之类的陷阱吧?”

雷丘缓缓摇头:“应该不是,这香味嗯,此等玄妙,真恨不得赶紧找过去。”

“继续往前行进吧,等距离近了,你们也就能感受到了。”

秦逸尘一众满怀期待,向着雷丘所指的星空飞去,片刻过后,前者也是神眸一闪。

“的确有香味!我也闻到了!”

此话一出,帝阙族老不禁惊诧。

要知道,他的境界可是要胜过秦逸尘,感知竟然被后者超越了?

秦逸尘凝声道:“我乃先天神,而且这香味,不只是口腹之香,而是让我的道威都被吸引,被牵动的”秦逸尘思索半天,缓缓吐出两个字:“道香!”

“道香?”

帝阙族老一阵错愕,稻香他倒是听说过。

可问题是,他们可都是入道的存在,别说寻常凡俗的美食,就是神果,以及神兽的肉,各类珍馐佳肴都品尝过。

寻常香味,绝不可能让他们如此心动!“再靠近试试”众人又是一阵飞掠,突然帝阙族老鼻尖动了动,惊奇道:“的确有香味,好香”这香味缥缈无形,却好似勾起了他们的道心,令他们无比向往!而随着越发行进,白观星和孔武也都纷纷惊奇。

“大机缘,一定是天大的机缘!此等机缘,必须要得到!”

连孔武都能感受到这般香味,可想而知,这香味让雷丘感到越发强烈,越发诱惑!足足行进了三天后,就是帝阙族的神境强者,也都纷纷沉浸在这香味之中。

“好香,的确好香”一位帝阙族老满脸陶醉,甚至就想这么漂浮在星空之中,只要有这香气来熏陶即可。

而孔武也算理解雷丘先祖为何会如此心动!这种香味,已经无法用具体感官和味道来描述,而是浸入全身,融入他们的每一处神力道威之中。

仿若,只要找到那香味的源头,便可以品尝到万千大道的法喜,这也是为何秦逸尘最后会说道香二字!“这该是何等机缘,若能得到,拼了命也值得!”

这便是此刻所有人的感想,帝阙族老和雷丘对视一眼,皆是这般打算!“绝不能让人捷足先登,咱们得加快速度了!”

帝阙族老沉喝一声,顿时催动修为,化作凌冽神光,雷丘更是不甘落后,眨眼间,这上千位强者便化作浩浩荡荡的一片光阵。

秦逸尘也飞在最前列,他只感觉得到此地机缘,就算无法光复种族,也可让他实力暴涨,能和那些欺压人族,掠杀先祖的存在分庭抗礼!“先祖说的不错,亿万年过后,寻常机缘已经不复存在了,但能留下的,一定是天大的机缘!”

秦逸尘这般想着,飞掠的速度越发凌冽,甚至化出乌金神翼,然而就在此刻,却见他神眸一振。

“奇怪,其他人也就算了,雷丘先祖可是一方大能,竟然也如此心大,就不怕有变数么?”

不知是无数次历练养成的警惕,还是眼前传来的激荡神威与喊杀,令得秦逸尘神眸闪烁。

更令他动容的是,前方鏖战的身影,竟然是晴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