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秦逸尘一刀斩下,身后还有一万道手持神刀的高大身影,与他齐齐挥刀!

那一万道刀光和秦逸尘的刀光汇聚在一处,化作一道凌冽无匹的神刀,从天而降,直接将薛业从天灵到脚劈为两半!

薛业致死都没有想到,秦逸尘这一刀……不!是秦逸尘和其亲军的这一刀,能直接斩了自己性命!

李滔等三位主将也是慌了,他们也有亲军,而且顾名思义,亲军乃是他们的心腹和精锐,战力自然要比寻常大军强。

但是,再精锐再心腹,还能精锐的过风燧城这些野人么?!

风燧城人族,或者说,血脉能够流传下来的人族以一敌十,这在帝天界几乎是各族默认的事实。

何况别忘了,人族之中,实力也有高低不同。

而秦逸尘作为振兴人族的希望,姜不庸为其挑选的亲军,能差了么?

“不用碧海帝器,本将军取尔等首级亦如探囊取物!”

一刀斩杀薛业之后,秦逸尘怒目回眸,暴然向另一位道化境高手斩去!

而这一次,五帝旗燃起五行霞光,令秦逸尘这一刀威势冲天,那位道化境高手当即,连忙祭起一尊宝塔,将自己笼罩其中!

“轰!!!”

刀光斩来,令得那宝塔一阵摇曳,宝光黯然,随即竟是轰的一声炸裂为齑粉!

而那道化境高手还未回过神来,便感到一缕刀光向自己斩来!

不!不是向自己斩来……而是仿若这缕刀光就在此刻等着自己,等着取自己的性命!

“噗!”

时空之人狠狠碎裂空间,令那道化境高手的脖颈出现一道平整至极的伤痕,足足几息,才见漫天神血从断头处喷涌而出!

血光冲天,而秦逸尘和两位亲军就沐浴在神血之中,似乎颇为享受。

而此刻,李滔似乎还未从这无比恐怖的刀光中回过神来!

太可怕了!

仅仅两个照面,便斩杀了两位大将!

这刀阵,这由风燧城精锐组成的亲军,让同是

将军的他们羡慕嫉妒,又让乃是敌人的他们胆颤!

李滔两股战战,他这才想起来,在天庭朝会之时,就是眼前这贼刀,挑翻了万星殿下和圆缺公主!

虽然那是秦逸尘和文晴公主联手,也不能说文晴公主一点帮都帮不上,但能赢下梵万星和啸圆缺,皆是秦逸尘手中神刀的凶悍!

如今,文晴公主虽在率领大军厮杀,可是秦逸尘身边,却多了两万亲军!

两万来自风燧城的强者相助,令他的神刀更为可怕,杀人更为凶狂!

更何况……秦逸尘的另一只手掌,还握着碧海帝器!

“轰!!!”

一戟袭来,随着黑帝颛顼的战旗爆发出滔天碧绿神光,竟见碧海帝器这一击周遭的道威,竟凝实为怒浪洪水。

那洪水更是化作两道水龙,萦绕在戟尖左右,顷刻间便令李滔毙命当场!

短短片刻,围攻秦逸尘的四道身影,只剩一位,以至于被前者那宛如刀锋的神眸凝视时,那道化境高手甚至有种丢盔弃甲的冲动!

太可怕了!

眼前这道修长身影的刀光可怖,那两万风燧城强者的刀光也恐怖,两者的刀光合二为一,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快!大军听令,拦住这贼刀!”

那道化境高手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大军喝令,他告诉自己还没有输,他麾下的大军要远胜过百万,这贼刀猖狂不了多久!

然而那道化境高手退到哪里,麾下大军就退到哪一步,没有一人胆敢站出来去迎战秦逸尘。

薛业、李滔这般主将被杀,他们数百万大军实力是弱,但又不是瞎子。

连将军都挡不住这尊帝阙宫的神刀,指望他们拦住?

惜命这玩意,不是只有境界高深的人才会,薛业这般大将只有一条命,麾下的神兵也是如此!

秦逸尘手持神刀,一步步向那道化境高手走去,却好似没有看到一边,只是冷声喝令“亲军听令,随我再去破阵。”

“嗖!”

随即,一道惊艳无匹的刀光,直接在百万大军中斩出一道缺口

,两万道神影化作流光,自万军从中杀出!

“先生,那边……”

白观星虚弱的抬起手掌,秦逸尘搀扶着他,咧嘴笑道“不怕,这回不会只让你自己流血,还有两万兄弟的血供你破阵。”

片刻之间,又是一道星辰的光耀碎裂,玄武神壳炸裂飘散,望着那散去的星光,白观星强撑出一抹笑容,高声振臂道“破阵了!破阵了!”

“先生,摘星君王大阵已破,当告知全军,振奋军心,反败为胜!”

直至此刻,白观星仍旧还在保持一位军师的责任,其实秦逸尘早就在振奋军心了。

见到他持刀杀出大军,帝阙族百万大军何尝没受到鼓舞?

之前,他们被围杀于此,破阵无望,秦逸尘也一直不曾出手,甚至好像身为主将的前者,把他们全部带进了坑里。

但是现在,主将都如此英勇,生生从数百万大军之中杀出破阵,更关键的是,他们的主将仅仅两刀,便杀了天庭的两位将军!

主将如此,麾下的大军何尝不群情激昂?!

“风将军已率亲军破阵!兄弟们,我们岂能只在这里坐以待毙!?”

文晴公主望着那修长身影,不禁扬起笑容,一抹俏脸的血迹,高举战枪,招展神翼。

“帝阙族的兄弟姐妹们!随我杀!”

直至最后一道阵眼破灭,那位道化境高手躲于天庭百万大军之中,倒也可谓是安全。

“大军听令!不要怕!帝阙反贼说到底也不过百万大军!再看看咱们,还能让他们翻天不成?”

“风天行就是破了此阵也得死!别忘了摘星大人神威盖世,被打的措手不及的是这群反贼!”

然而话音刚落,那道化境高手便感到后脊一凉,只见一道无比可怖的刀光袭来,令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星阵已破,摘星君王再不收兵,是想等我帝阙族高手赶来,将他也斩杀于此么?”

秦逸尘的冷喝化作神音,响彻八方,对帝阙族这百万大军宛若定心丸,也令原本还想依仗人数优势反杀一场的天庭大军陷入了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