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4章 谁在她面前,都吃瘪

赤瞳的眼眸摇晃了一下。旷野的风猛然吹拂过,从头到脚,让他整个人隐约有一种凉透的错觉感,然后他慢慢地抬起头,凝望那少年。

他神色里头仍然看不出什么波澜。

他只是平静与他对望。

而艳骨的身影则是直接闪现在赤瞳身旁,然后艳骨伸出手拍了拍赤瞳的肩膀,赤瞳听见艳骨开口说道。

“暗界关闭了。”

其实不用艳骨说这句话,赤瞳自己也能够感觉得到。那缓缓消散开来的——暗界波澜,再也没有任何哪怕一丝半点的动静,他眼眸低垂,隔了好一会儿,他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息来。

赤瞳的眼底有淡淡的波澜潋滟生出。

错过了——下一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的身影却直接摇晃了一下,然后出现在空泽身旁,他的语气严肃了何止一点半点,然后空泽听见赤瞳开口问道。

“你是如何认识白玄,他是如何把他的空间法则传承给你,他都教会你什么?”

对面的空泽。则是直接说道。

“你们不是要邀请我去神鲸岛么?”

……

赵修同夏侯人杰在看见空泽的时候,心头都涌上了一股无力感,原因无他,这个少年,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个少年,带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一座难以超越的高山。这座高山放在那里,沉甸甸地压在他们面前,给他们一种难以超越的感觉。

对于赵修同夏侯人杰而言,他们过往都是天之骄子,还没有过被谁完全压制,好似根本就赢不了的感觉。

所以他们自然是难过的。

而回到神鲸岛的人群里头,却又多出了一道人影。

正是那个小丫头白羽娜。

她之前还代表东荒妖族出战,并且闯入前四,只是输给了赵修,眼下却又要随大家去神鲸岛,这些神鲸岛的弟子,自然也有些吃惊,不过比起其他人,明显还是白羽娜更好接受一些,毕竟这个小姑娘虽然出手很狠辣,但是她生得甜美可人,显得颇为讨喜,所以神鲸岛的弟子没有同她交过手的,倒是心里头隐约也有几分兴奋。

只有知道白羽娜的身份的人。

才会感觉到为难。

这个小姑娘,可是货真价实的一个,不好招惹的小祖宗。

谁若是得罪了她,必定讨不到半点好处。

他们苦笑一番,却感觉到无可奈何。

毕竟他们拿白羽娜毫无办法可想。

这个小丫头,想要做什么,完完全全是凭着她自己的性子来,而且她背后又有数个大人物撑腰,更是让人得罪不得。

而且偏偏又不能揭发她的真实身份,让那些小子小心一些,这样一来,就让人感觉到更加为难。

白羽娜要同神鲸岛的人一块回去。

她左顾右盼,然后视线突然之间,停在了赵修身上,她的眸光转动,计从心中来,然后她大咧咧地走过来,手指搭在赵修的肩膀上头,赵修听见白羽娜开口问道。

“你那个领域,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再施展一遍给我看看?”

她最感兴趣的两个存在。

一个是空泽。

还有一个,毫无疑问,便要数赵修。

赵修方才同白羽娜打斗的时候,还能算得上是镇定自若,眼下瞧见这个小姑娘的眼神直勾勾地在他身上打着转,赵修的脸颊不知道怎么的,一下滚烫起来,感觉整个人更加好似被火烧着了一样,他的手指往后缩了缩,然后白羽娜听见他低声说道。

“怕伤了姑娘。”

白羽娜看着他的脸颊,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地说道。

“你这么腼腆做什么?”

“之前你同我打斗的时候,不是很干脆利落,很直接的么?”

赵修却摇了摇头,不说话。他的表情很有点紧张,打斗的时候,白羽娜在他眼中是对手。但是眼下的白羽娜,在赵修眼中,不过是一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生得娇俏动人,她的人类化形年纪不大,本来多多同白羽润之的容貌就极好,她吸收了父母的优点,人类化形更加是一个可爱无比的小姑娘,也难怪会看得赵修面红耳赤。

的确,神鲸岛上头虽然也有女弟子。

但是能够跟赵修他们说得上话的。

都是一群修炼狂魔,成天只知道苦修,怎么能够同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媲美。她的眼波略微流转了一圈,眼底笑意不减,然后猛然凑到赵修的面前来,赵修被她怎么盯着,脸颊更红了——他喃喃地说道。

“姑娘不要……不要这样盯着我了。”

白羽娜觉得有意思。

哪有人类这么害羞的。

赵修越是这样,她越是存心要戏弄赵修。她凑到赵修面前来,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然后她笑眯眯地说道。

“你有没有道侣啊?”

她知道人类的道侣,就同龙族的伴侣一个意思。

然后赵修的脸颊一下子红透了。他低着头,声音更加含糊不清,白羽娜听见他说道。

“没……没有道侣。”

白羽娜哦了一声。

她这道哦,意味深长,声音拖得长长的,反而让赵修心里头更加感觉到烧灼,他向外头走了半步,然后他听见白羽娜说道。

“你跑什么,你不是很厉害的么?”

“你同我对招的时候,可没有半点留手呢。”

赵修太煎熬了。

其实夏侯人杰就在一旁,他有点幸灾乐祸,他大概知道这个妖族美貌的小姑娘为何要找到赵修,就是想要找回场子,他在心里头想,幸亏不是他被这个小姑娘盯上了,否则眼下焦头烂额的一定是他。

只要不是他自己为难,赵修为难,他也只有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份儿,赵修则是紧张地搓了搓手,他恨不得对着这位小姑奶奶求饶。

白羽娜瞧着他为难的模样。

松开了手。

她说道。

“算啦,没意思。你们神鲸岛的人,个个都只知道闭关,勤学苦练,没意思透了——你没有道侣也正常,谁看得上你这么一个闷葫芦啊,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夏侯人杰更想笑了。

他同赵修同为神鲸岛弟子,认识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赵修吃瘪。

不过这个小姑娘——估计谁在她面前,都要吃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