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5章 白羽娜的保命底牌

去东荒妖族的时候,颇为耗费了一番时间。

但是神鲸岛的弟子回去的速度反而快了许多。

而赵修则是看了一眼白羽娜,他犹豫了一下,突然开口问道。

“你似乎一点都不好奇,我们神鲸岛是什么样子”

白羽娜却纳闷不已。

“神鲸岛什么样子,还需要我好奇么”

白羽娜扭头看向赵修。

她的眼眸里头,似是有些似笑非笑的戏谑之意,然后赵修听见白羽娜说道。

“我去过。”

赵修愕然了。

这个东荒妖族的女孩,居然去过神鲸岛

而姜源池走在旁边,他因为顾白的失踪还有些忧心忡忡,但是顾白既然已经被卷入暗界,他一时之间暂时也无可奈何,眼下听见白羽娜同赵修的对谈,头疼之余,又怕这神鲸岛的弟子当真被白羽娜折腾出一个好歹,所以不动声色地说道。

“她当然去过神鲸岛,而且不止一次两次。”

赵修更吃惊了。

“怎么连姜长老你都知道”

“姜长老你之前见过她,在哪里,难道姜长老你曾经来过这里游历么”

就连夏侯人杰都看出来了,他之前隐隐就听说过,神鲸岛上头有一个独特得罪不得的混事小魔王,每当她来岛上的时候,岛上的长老们就让他们出去游历或者闭关,莫非就是这个少女

这样说的话,她的身份也十分明确了。

夏侯人杰的眼惊诧地落在她脸庞上。

隔了好半晌。

夏侯人杰方才闷闷地说道。

“是神元金龙的那位小公主么”

白羽娜本来都没把夏侯人杰放在眼里头,听见夏侯人杰一口道破她的身份,这眼光看向夏侯人杰,对于夏侯人杰说出她身份这件事情,她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忍不住说道。

“哼哼,没意思。”

夏侯人杰更加笃定。

而赵修这才反应过来。

“你是神元金龙的那位小公主,那你为何要去东荒那边”这说不通啊。

眼前这个生得粉雕玉砌的小姑娘,凶巴巴地说道。

“我想要代表东荒打斗不可以么”

她这么一说,反而让赵修不知道应当要如何反应,他噎住了一下,声音含糊不清。

“也可以。”

白羽娜还是觉得那个空泽有点意思。

至少比神鲸岛的这批弟子有意思得多。

但是空泽说着要回到神鲸岛,却好似也没有再出现,她忍不住在人群里头张望,却也没有没有瞧见空泽。

远处就是神鲸岛。

海雾弥漫。

夏侯人杰同赵修眼看着熟悉的风景,忍不住打起精神来,而姜源池则是有些疑惑地盯着远处浮现在眼前若隐若现的船只。

那是神鲸岛的船么。

他怎么觉得如此陌生

他脑海之中的念头只是略微一转,然后从对面的船只上头,突然猛然射出了许多只弓箭,那瞬间几乎是万箭齐发,这些弓箭带着惊人的神力波动,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白羽娜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来神鲸岛这么多次,也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啊,她表情有些古怪,但是那些箭矢的速度却飞快地涌过来,几乎铺天盖地,而且上头的波动的确令人感觉到极为震惊,最低的波动也是神王境界,那些箭矢飞快地涌过,甚至里头还有接近至尊级别的动静。

半步至尊。

姜源池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身后都是神鲸岛的年轻弟子。

不容有失。

这些弟子,也不是个个都如同赵修同夏侯人杰那样,有自保之力,眼下已经有些慌张,而箭矢涌上来,直接刺透他们的胸口,冒出了一朵朵的血花。

白羽娜发愣。

那箭矢快得像是一颗划破天际的流星,她当然不会畏惧,不要说她身上有那么多法宝,单单是她本体为神元金龙,就根本不可能害怕这种法宝类型的强硬攻击,但是神鲸岛的其他弟子不同。

他们毕竟是人类的血肉之躯。

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突如其来的进攻。

而且姜源池又擅长治疗,并不擅长放手。

顾白不见踪影长老里头,他若是在,以顾白的本事,好歹还能够控制住场面。

赤瞳同空泽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时之间,神鲸岛的修炼者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甚至难以组织起来像样的反攻之势。

夏侯人杰同赵修毕竟是弟子里头最出色的。

他们两个人对视一眼,立刻站起身,从对面的弓箭里头,却突然分出两枚极为强大的长箭,极为强势地针对他们对方居然知道他们的容貌,能够针对夏侯人杰同赵修射出相对应的弓箭,就是要把他们困住。

让他们不能够救援其他实力稍差的弟子。

而要一个个的,把那些实力稍差一筹的弟子给点杀。

弓箭刺透胸口。

带出一蓬蓬的血花。

那些弟子受了伤,白羽娜虽然是刁蛮小公主,也看得出眼下情况危急无比,她平素虽然胡闹,但是如今赤瞳叔叔不在,姜叔叔虽然焦急,但是她也清楚姜源池的法则之力,既不擅长进攻,也不擅长防守。

乃是治疗类别。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身上猛然闪烁开金光她面前居然出现了一道金光灿灿的一堵墙,那堵墙在她面前缓缓消散开来。

然后她闷闷地握紧拳头,浑身覆盖上一层金灿灿的鳞片,她向前冲去,穿着金色盔甲的少女,却显得极为无所畏惧,那些箭支落在她身上,就如同给她挠痒痒一般,根本难以留存下来,就一下子散落开来。

对面的那些巨船,好像知道她不好招惹。

不再冲着她而来。

但是他们不冲着白羽娜而来。

白羽娜却不会放过他们。

她瞥着那些船只,迷雾之中,好似什么都看不清楚,而这少女眼底好似有潋滟的神光闪烁,然后她伸出一只手,猛然从空气之中抽出了一枚金色的羽毛。

那枚羽毛在半空之中熠熠生辉,然后她下定决心,抛向半空,将这枚羽毛,彻底点燃,让熊熊大火燃烧起来这枚羽毛。

严格来说,应当是白羽娜的保命法宝。

是曦沅给她的底牌。

虽然是保命法宝,但是白羽娜用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犹豫,那凤凰真火瞬间升腾起来,不被海水熄灭,反而更加强烈地奔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