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标签

吃过饭。

距离新闻发布会开始的时间所剩无几。韩东再次接到黄莉电话之后,结罢账,便跟江雨薇一块赶去泰岳酒店的多功能厅。

发布会,对于任何有点规模的公司来说,都很常见。包括悦城,同样经常筹措类似的宣传工作。但韩东亲自参与其中的,属第一次。

以前的他,受部队影响,对于媒体有着一种本能的恐惧避讳感。非但自己不适应媒体,对身边人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亦十分抵触,甚至因此当初妻子在媒体上刻意炒作,敏感十分。只时间确能改变许多事情,观念。而今的他,那些稍偏激的思想在慢慢修正。

特别境归来之后,觉得再如往常畏畏缩缩,深思熟虑,反而没了丝毫必要。他心存低调,细究笑话一桩。有个明星般的妻子,全网互通的时代,真谈到低调,属掩耳盗铃。何况形势所驱,目前的经商环境在天翻地覆。人不随之改变,难不成还要去改变整个世界

此时,泰岳酒店。

这家称得上地标的建筑物,受市内经济影响,生意始终不温不火。今天不同,酒店门口不单单停满了车子,亦站满了人。

有未获得邀请进入的媒体记者,有看热闹的群众,也有烈阳下举着江雨薇名字的粉丝。阳光毒辣,所有人却都如感觉不到,翘首以待。对他们中的很多人而言,韩东这个悦城幕后老板及这次发布会没那么重要,反而江雨薇这个人比较重要。

韩东早料到这种情况,无心掺和,车子远远靠近之时停下,打电话让内里安保人员过来接人,自己则先一步走了进去。

等在门口的黄莉已有些着急,见状忙迎前而上,不无埋怨:“东哥,怎么才来。”

韩东抬了下手腕:“迟到了么?”

“那倒没有,怕这些媒体着急。”

“我看你挺急的。”

黄莉笑笑:“主要说好了江小姐会到,一直等不到具体消息。”说着,视线往后找了找:“她人呢?”

“后面呢。。”

“这就好,这就好。对了东哥,你要是没问题,我先让主持人上去了。”

等到肯定答复,黄莉待要用对讲机安排几句,不放心又转头打量,仍不免絮叨:“等下到媒体提问环节,一定要记着稿子上那些顺序。”

韩东摆了下手:“知道你担心什么。问题是,从江雨薇到这,其实发布会的主题已经偏了。还有就是这些记者对夏总丈夫的兴趣,也比发布会本身的兴趣大。”

“一部分记者的提问会代表大部分人,我尽力吧。让发布会回归到它的根本上来。”

“啊,东哥你是不是没看稿子”

韩东不耐:“当然看过。行了,我心里有数,赶紧安排,早点顺利结束。”

黄莉心下惴惴,可瞧着自家老总气定神闲的样子,倒也慢慢跟着平静。他本身就不属于规矩中的人,自个认为天大的重要事情,可能在他眼里,仅仅是一次普通的公司会议。

韩东的确没将发布会看的太重。

常规的宣传方式而已。圆满完成,顺带制造一些利于后续宣传的点,这是结果。至于其它,他有他自己的节奏,在稿子基础上放松应对的节奏。

两点,韩东在主持人精准的卡点介绍下。信手理了下衬衫,抬步走了上去。

简单的自我介绍,绕过了媒体最关注的话题。两分钟内,话题轻描淡写的转到了公司本身。

初次在完全焦点的聚光灯下,韩东熟络操作着屏幕上的公司蓝图,言辞跟随。没有紧张和局促,先谈及了公司创建的过程。

比主持人也不差多少的标准普通话,随性而清晰的透过话筒传遍整个多功能厅。

“最开始,海城上一任的白市长乍然提及想邀请我来这里投资,我是当成一个玩笑在听。”

“海城适合旅游吗?它不适合。这种不适合,是它所处的地理环境,气候特点,基础建设等等方面。我妻子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等了很久,没打到车子。零下二十度的气温,又临时没能打通我的电话等我见到她人的时候,已经把最后一丝耐心冻没了。”

“当晚就直接跟我说,不要在这座城市浪费时间,我们两个也因此频繁发生过数次分歧”

“讲出来的挫折就不再是挫折,现在的海城大家住在这里。良好的治安,独特不缺爽利的民风,特色的美食,新修的道路我相信这些,是每一个来这座城市的人,都能真切感受到的。”

划了下显示屏,话锋再度毫无征兆的跳转:“这场发布会我的助理给把时间定的很严谨,五分钟的自我介绍加暖场,四十分钟的公司优势介绍以及最后的媒体朋友提问,等等方面。这样似乎太死板了些,我觉得,可以简单一些。”

“这样,我谈我的。大家中途感兴趣,有疑惑的话,随时可以把手举起来,我随机挑选媒体朋友来进行对话,答疑,回应。”顿了顿,不无调侃:“举过的就不要再凑热闹,我争取不让每一位来这里的媒体朋友失望而归。顺便,江小姐如果有问题,也可以主动提问,做一把当记者的瘾。”

“我唯一的要求是,大家要清楚。今天是悦城集团所召开的发布会,而不是我个人及私事杂事。希望问题可以停留在这个主要范围内。”

气氛,不知不觉间轻松。

江雨薇坐在第一排,拳头抵着下巴,一眨不眨的看向台上的韩东。她早知道这人健谈,善谈。可竟也不知不觉拿一场明明枯燥的单人讲诉,当成了故事在听。

清楚有刻意的夸大跟不真实,但话连成整体,假的也成了真的。

介绍仍在继续,暂无记者贸然举手打断。江雨薇看着,听着,由衷叹了口气。

她察觉看似最轻松的男人,应该真的是压力大到了极致。因为她从他言行里看到了野心,他这种人,竟也会故意去讨好媒体。

明明在堂弟的口中,在她观察中,韩东的特立独行属于他最明显的标签。很显然,此刻台上的男人,把标签给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