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五百二十七章 辰宿列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忘老的耳边,响起了日月域主那充满了愤怒的声音道“在那万幻的记忆之中,根本就没有你的存在!”

日月域主已经从那条血龙爆炸所形成的恐怖力量之中走了出来。

虽然没死,但是他的身体之上却是血肉模糊,好几处的伤口都是深可见骨,七窍之中,汩汩的往外流着鲜血,苍白的脸上带着狰狞之色,死死的盯着忘老。

显然,血龙的爆炸,让他受了不轻的伤。

他的旁边,那被他护住的流月,同样受了些伤。

虽然都是轻伤,但她的面色也是颇为苍白,用充满惊惧的目光,盯着忘老。

日月集域之所以敢在域战开始之前,提前攻打诸天集域,就是因为自认对诸天集域的情况,尤其是大致的实力,有了详细的了解。

但不管是他们之前派出去的少日少月二人,还是万幻天尊的记忆之中,都没有忘老这个人的存在。

而忘老施展出的一条血龙,自爆之下,就能将日月域主和流月这两位最强者震伤,足以说明,忘老的实力,至少也是准帝强者!

在不能有大帝诞生的集域之中,一位准帝强者,真的有可能改变一场大战的最终结局。

因此,此刻日月域主和流月两人是有些心慌了。

如果诸天集域还有像忘老这样隐藏起来的准帝强者,不要多,只要再有一位,那他们就必须要好好考虑一下,是否还要继续对诸天集域,提前发动攻击了。

忘老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看向不灭老人逃走之处的目光,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日月域主和流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到底还是老了!”

“不然的话,刚刚那一击,我至少也能够杀死你们中的一个!”

那条血龙,乃是忘老用自身血脉凝聚而成,也可以看做是他的最后一击,威力自然不会弱。

而按照忘老的意思,是希望能够借那一击,杀死日月域主和流月中的一个,为诸天集域减轻点威胁。

只可惜,他实在是衰弱的太过厉害,仅仅只是将日月域主震伤。

而此刻的他,更是已经接近于油尽灯枯的状态了。

忘老根本都没有理会日月域主的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那出现之后,就始终不言不动,也没有出手的年轻男子道“看你的穿着打扮,你应该是姜氏一脉的族人吧!”

一听这句话,那年轻男子的面色陡然一变道“你怎么知道?”

他的确就是在旁观。

因为他督战使的身份,让他除了是在自身安危受到了威胁,在有人对他出手的情况下,可以出手外,其他时候,是不能随意出手,干涉集域之事。

而像眼前两个集域之间修士打斗的局面,他是更不会出手的。

当然,即便他能出手,但哪怕是日月域主和流月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屑于出手。

忘老现在直接挑明了他的身份,却是深深的震撼到了他。

毕竟,他始终认为,忘老肯定也是来自诸天集域,委实不应该认出自己的身份。

不过,他的眼中旋即就露出了寒光道“我明白了,你不是诸天集域的修士,你是苦域修士!”

男子的这句话,让日月域主和流月的面色也是随之一变,脱口而出道“他难道是诸天集域的督战使?”

年轻男子没有理他,冷冷的注视着忘老道“你到底是谁?”

忘老微微一笑道“反应倒还不慢,能想到我是来自于苦域。”

忘老突然将脸一板,冷喝出声道“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是姜氏,辰宿列张四脉之中的哪一脉族人!”

此刻的忘老,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他的身上,却是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使得在年轻男子的眼中,忘老就仿若变成了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让自己都只能仰望。

而在这种气势的影响之下,年轻男子竟然不敢不回答忘老的问题,犹豫了一下道“晚辈姜鸿志,乃姜氏‘张’字一脉的族人!”

“姜鸿志!”忘老冷冷的道“域战明明还未正式开始,你为何同意让日月集域攻打诸天集域?”

“难道,你姜氏已经敢于无视域战的规则了吗?”

按照域战规则,的确是不允许集域之间,提前发动大战。

但,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

身为督战使,一百零八座集域在他们的眼中又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所以这规则,他们并不在乎。

至于苦域向来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督战使不是闹得太过分,那么违反点规则,根本也没人追究。

可是,如果苦域之中有人将此事捅出来,尤其是督战使所属势力的对立阵营的话,大可以借题发挥,使得违反规则之人,有可能要受到严惩。

因此,面对此刻忘老的指责和质问,这名为姜鸿志的姜氏族人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脑中快速的思索起了忘老的身份,会不会是自己姜氏的仇人。

日月域主和流月,则是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他们同样不知道忘老到底是谁,但他们知道一点,那就是哪怕从苦域爬出来一只蚂蚁,他们也不敢得罪。

片刻之后,看着忘老那愈加苍白的面孔,姜鸿志忽然笑了起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的状态应该很差。”

“这种时候,你不想着赶紧逃走,还敢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应该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好让刚刚那个人能够逃的更远一些。”

“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追那逃走之人。”

“既然我已经同意日月集域攻打诸天集域,那在域战开始之前,这两座集域,势必要有一个消失的。”

“只可惜,那一天,你恐怕是看不到了!”

话音落下,姜鸿志蓦然抬起手来,一条金色的河流,赫然从他的手中飞出,向着忘老席卷而去。

那河流看似平常,但是出现的刹那,让一旁的日月域主和流月二人,都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迫之力,使得两人不得不急忙向后退出一步,拉开了和这河流之间的距离。

这也让两人的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原先他们不敢对这姜鸿志下手,是因为来自于魇兽分魂的提醒。

但抛开姜鸿志苦域修士的身份,他们却从未将其放在眼里,更不认为对方的实力能够有多强。

尤其是姜鸿志在日月集域作威作福的时候,他们还曾经想过,要不要冒险将他杀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终于知道,这姜鸿志的真实实力,或许是不如自己等人,但差得也不会太多,自己二人想要杀他,恐怕会反过来被他所杀。

面对姜鸿志突然发起的攻击,忘老毫不意外,甚至还大笑出声道“杀人灭口吗?”

忘老很清楚,姜氏一脉,或许有些跋扈嚣张,但没有傻子。

提前开战,违反域战规则之事,姜鸿志不可能让自己泄露出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自己,或者囚禁自己。

至于让他送自己回苦域,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即便被囚禁,以自己现在的状态,也根本撑不了太久了。

“嗡!”

金色河流直接包裹在了忘老的身上,赫然直接就将忘老给拖入了河流之中,并非重新飞回到了姜鸿志的手中,消失无踪。

姜鸿志冷笑着道“管你是谁,杀了你,就没有人再去告我的状了。”

说完之后,姜鸿志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日月域主和流月道“那个人,你们也不用去追了,现在抓紧时间,立刻发动域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