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回答正确

岳繁京接受他的这番心意,用心的听着林捕头等人的回话,除去林捕头,还有其它的老公事。

有些在荒丘侍候的已回京,但是英王这里不缺老公事。

岳繁京暗想,三殿下李陵凭什么和太子殿下争,光是从人手上来说,膏梁纨绔和经验丰富可怎么相比?

晚上,夫妻就寝后,岳繁京就很有底气的和英王讨论。

“我还真没有发现楼冰清相中殿下?”

“我何曾正眼看过她。”

“我还没有见过宣玉清,在城外欢迎的人太多了,她是谁?”

英王沉思“这个答案,你自己去找,她是谁?与我何干。”

岳繁京笑着扑倒他“哈哈,你就不能回答错一步吗,这样我就可以教训你了。”

“我从来不说错话,也不会做错事情。”

高王妃那件事情,孝敬贵妃,并不能算英王出错。

李威回答完,自己也笑“我瞒下繁京,相当正确。”

夫妻两个互相扑倒,这一夜其乐融融。

王小古过得不那么好,他睡下来,身边空无一人,妻子一时的不在,王小古倒不会哭天喊地,妻子一时的不在身边,和谢表妹过夜,王小古先警告岳父“您老提着点心吧,又要出事了。”

然后,他自己提着心,翻来覆去的推敲谢表妹的想法,无迹可寻。

其人以不按套路出牌出名,别人负责担心,而她负责捣乱。

呻吟道“如果不是在内宅里,才不管她是个姑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还可以去偷听。”

这个时候,伍婉芬也在呻吟“素娟,你确定要这样做?”

“对啊,王妃遇到很困难的事情,你我若是不出马,说不定英王殿下就抱上别的美人,说不定英王殿下被撵走,就像三殿下李陵那样,到时候你们一起送我回京,我虽然觉得面子大,却不想要。”

谢素娟兴致高涨,面上全无病态,摊开一张手绘的地图“这是小蔡帮我查看的楼家院落,有鬼呢,咱们不去看看?”

她向往的道“我这辈子没有见过鬼,我想见一回。”

“抱上别的美人,殿下被撵走”伍婉芬对于表妹的措词功底从不看好。

所以挑剔一下,并不指望她纠正。

“见鬼?”好像不错。

“一定要见鬼?”好像有点奇怪。

“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到鬼我决不罢休。”谢素娟又无限的期盼“见鬼,我喜欢。”

伍婉芬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发现一件事情“楼家院落的地图在外面出售吗?小蔡是从哪里弄来的?”

“他啊,为了我,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绘出来的。”谢素娟夸奖着蔡永益,没忘记把王小古捎带上。

“谁像你家的王小呆,虽然成亲也只是面子上功夫。”

伍婉芬不高兴了“王小呆也是你帮我找来的。”

谢素娟立即转风向,打个哈哈“是哈,那叫他王聪明吧,王聪明当官顶顶聪明,所以在表姐身上就忽略了,幸有表妹弥补一番。”

“看你这么懂事的,我就陪你吧。”伍婉芬重新高兴。

两个人看着地图,牢记楼家的院落,伍婉芬又想到一个问题“表妹,楼家闹鬼,不管是真鬼还是人鬼,难道白天就任凭人进出?小蔡现在哪里?”

“嘻嘻,不愧是我的表姐,嗯!王聪明的老婆也叫聪明,”谢素娟笑得缩起头,又是得意又是嚣张“他现在楼家绘地图啊。”

夜静更深,花草也睡去。

花丛里,两个人互相瞅着。

一队上夜的护院走开后,林捕头冷笑“光州蔡大人的公子怎么跑来做贼?”

蔡永益漫不经心地回他“刑部里捕头也做贼,我就跟来了。”

“我查案。”

“我也查案。”蔡永益不慌不忙。

林捕头质问“你可有公文?”

“在我怀里,我爹写的,这里没有灯烛无法观看,我背几句给你听听,着蔡永益公干,一切便宜行事,上面有爹的官印。”

林捕头无话可说,过一会儿,喃喃道“这么惯着老婆,还是男人吗?”

“英王殿下就宠王妃,捕头的意思,殿下是个太监?”

林捕头恼火“好,算你嘴硬,不过这不算本事,有能耐的,咱们今天比一比,谁先找出楼家所有能藏人的地方。”

蔡永益严肃地道“我已经查过了,楼家大大小小有六个地窖,十五个仓库,城外另有仓库,在我看来唯一能藏人的地方,就是楼冰清的绣房。”

他送上敬佩的眼光“林捕头出马,一定进得去。”

林捕头狠狠的盯着他,蔡永益无辜相对,有一队上夜的人走来,两个人蹲低身子,蔡公子的眼神不离开林捕头,他摊开双手再次表示,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吃人一样的看着我。

上夜的过去,林捕头决定好说好讲“您进绣房做什么?”

“谢姑娘让我看看楼冰清的内衣里有没有藏人?”蔡永益还是那么无辜,他仿佛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林捕头气乐掉“你是想拿姑娘的内衣吧?”

“正是。”蔡永益还是一张正直的脸儿。

“好吧,你直说,拿她内衣做什么。”林捕头不是好奇,而是这足以引出一桩大案吧。

采花大案。

“谢姑娘说听完王妃说的话,对楼家最出名的姑娘深表怀疑,拿她一件内衣以后用得上。”蔡永益的语气仿佛他办一件严谨的公事。

林捕头接着乐“以后栽赃人家姑娘相中你吗?”

“不,栽赃她喜欢殿下,意图接近殿下,这样殿下就会发脾气,避所有美人如猛虎,王妃就要承我们的情,把我和谢姑娘送回京成亲。”

蔡永益诚恳的语气,揭出谢捣乱的诸葛妙计,他的眼神里甚至露出钦佩。

林捕头不忍心再看他,再看怕自己暴起伤人,偏偏蔡大人颇有权势,林捕头惹不起。

他想来想去,找到一个可以嘀咕的人。

“永清侯啊永清侯,你家姑娘这几年不在京里,全京的人有福了。”

林捕头自然也听过谢捣乱的名声,只那一件左右英王妃的亲事,就足够其人名震全国。

真相一般不是好听的,接下来,蔡永益磨着林捕头“一起去?你也拿一件,以后你也可以救驾,搏一些王妃的感激。如果你高风亮节不愿意拿,你帮我照看,我自己去。”

林捕头无语问苍天,这与高风亮节挨得着吗?

永清侯啊永清侯,你实在太不招人待见了。

------题外话------

仔想,慢慢的会找回感觉的话,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