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老头,不知道你有没有整个红地毯什么的,或者敲鼓打锣的欢迎队伍啊?”

秦言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跟在后面的柳亭风脚步一滑,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红,红地毯?

还要敲锣打鼓的欢迎?”

杜天合满脸祈求的说道,“秦小兄弟,这都好说,马上来不及了!”

两人直接坐上杜天合的奔驰,朝着杜家赶去。

秦言有邀请柳梦雪乘坐。

可是,柳梦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坐。

毕竟,杜老先生重礼邀请的是秦言,而不是自己,可是她真不放心秦言在路上会说出什么得罪杜老先生的话。

柳梦雪开车紧紧跟在后面,柳亭风满脸担忧的问道,“梦雪啊,秦言现在的状态可谓是一朝小人得志,我怕他稳不住啊,你说杜家真的会红地毯迎接我们?”

想想都觉得滑稽和难以置信。

一开始,柳家连拿到邀请函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不仅杜家主亲自迎接,还红地毯?

然而,车子来到杜家门口的时候,柳梦雪愣在车上,迟迟没有下来。

柳亭风更是瞪圆了眼珠子,看着眼前的场景。

只见穿着整齐又鲜艳的迎宾队伍,敲锣打鼓的迎接着柳家众人。

不仅仅是杜家众人在门口迎接,甚至那些宾客们都站在门口,满脸的期盼。

柳亭风指着杜家院落中央的两把太师椅和中间的棋盘,满脸颤抖的念到,“打遍济城无敌手。”

柳梦雪看着另一个空着的椅子后面挂着的一面旗,念到,“扭转乾坤逞英豪!”

“秦言?

他们欢迎的是秦言?”

柳梦雪眼里除了不可思议,还有由衷的喜悦。

柳亭风赞叹道,“秦言,看来真的是欢迎秦言的,我们柳家跟着他沾光了。”

柳梦雪激动的双眼含泪,她比自己得到赞赏还要开心。

如此一来,柳家彻底坐稳东区第一家族的位置了。

柳亭风也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秦言会下棋么?”

柳梦雪茫然的摇了摇头,“我没见过他下棋啊?”

柳家众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杜天合率先从车上走下来。

周围的宾客连连欢呼,“杜老爷子,您请的高手呢,快让他老人家出来让我们看看。”

“对呀,能得到齐社长的认可,并且您亲自去接的大师,肯定绝非等闲!”

秦言从车上走了下来,对着周围的宾客和杜家的人挥了挥手。

周围的人都露出善意的笑容,“小兄弟,快,让你师父下车吧。”

“对,我们等不及了!”

后面的柳梦雪和柳家众人的脸色越来越不自然了。

车内只有秦言了,哪里还有什么大师啊!这时,院内的封艺怀走了出来,不爽的骂道,“来了就快点,输了赶紧磕头,老夫三两下把你解决掉,还有事要办呢。”

“死老头,现在大师来了,你就等着输吧!”

“就是!”

于是,众人都齐声对着秦言身边的车子喊道,“大师,请下车吧!”

秦言把车门打开,里边已经空无一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行了,大家都别那么热情了,其实,今天要扭转乾坤的人,正是我。”

刚才吵闹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显然很多人没想到让杜老先生亲自去请的人居然是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小家伙。

他可是承载所有人的期盼啊!“唉!”

柳亭风听到这句话,发出了绝望的叹息。

柳家众人感觉到脸上一片火辣辣。

他们是真的没想到,杜家会闹出这么大的阵仗。

柳梦雪有点不自信的说道,“大家别气馁,或许秦言能扭转乾坤呢。”

迎接的宾客们炸了!他们哪里想得到,满怀期望和热情欢迎的大师,居然是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杜老先生,你没搞错吧,这种人怎么能上的了台面呢?”

“我认识他,好像是哪个小家族的废物女婿。”

“咦?

对,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柳家的那个!”

秦言废物女婿的身份被人看了出来,顿时污言秽语满天飞。

杜天合刚开始还能劝两句,但是立即被人群淹没了。

而后边的柳家众人也被发现,顿时成了攻击的对象!“柳家的人也来了,居然来了这么大一群人,这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我听说他们是想得到杜家的承认,成为济城东区第一家族。”

“真不要脸,用一个废物女婿来忽悠我们!”

刚才的喜气洋洋顿时变成了喝骂!柳家很多人都想要退缩了,再不走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没了。

“我们走吧,本以为杜家主亲自来接,会成为座上宾,没想到...”“他们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羞辱我们。”

“还不是因为秦言的名声在外,还不是因为我们柳家太弱!”

“实力不如人啊!”

柳亭风厉声喝道,“走什么走,慌什么慌?

如果现在走了,柳家以后还能抬起头么?”

柳梦雪双眼坚决的看着前方的秦言,沉声说道,“无论如何,我柳梦雪跟秦言共进退,他荣我荣,他辱我辱!”

‘他荣我荣,他辱我辱!’八个大字铿锵有力!柳亭风心底暗赞家主巾帼不让须眉,顿时激动的捏紧了双拳,冲着那群辱骂不休的宾客,愤怒吼道,“都TM别吵,秦言不是柳家的废物,秦言是柳家的希望,更是你们所有人,还有杜老先生的希望。”

家主凛然的态度,老管事赤膊上阵,顿时让柳家所有人都坚定的站在了身后。

曾经,蜗居东区的小小柳家,此时与济城东区十大家族之一的明升集团的老总寿宴上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强硬对峙!秦言意外的看着柳家众人,这一战,让他看出了柳家新的一面!封艺怀看到时机成熟,立即站出来骂道,“你们都吵够了没有,到底还下不下棋,不敢来的话,老夫就走了!”

说完,夹起木箱子就要离开。

杜天合急切站出来,对着秦言说道,“小兄弟,你受委屈了,但是你千万不能退缩啊!”

秦言双眼冷冷的看着讥笑怀疑的众多宾客,“既然你们不信我,那我就跟你们打个赌,如果我赢了,你们所有人单膝下跪,恭迎我柳家赴宴!”

“如果我输了,我们柳家人全体下跪,给你们磕头道歉!”

柳梦雪不等柳家人表达反对意见,立即喝到,“此时关乎柳家荣辱,所有人不得有任何反对意见,秦言胜,我们昂首挺胸入场,秦言败,我们跪下磕头!”

自柳亭风到柳家所有人,立即抱拳说道,“谨遵家主之命!”

那些宾客当然也没有意见,这废物能赢得了棋艺高超的怪老头么?

但是如果秦言输了,柳家下跪道歉,不仅让他们解气,更能消减他们刚才输的人,给那老头磕头的屈辱!所有宾客吼道,“好!”

顿时,风云际会,杜家老爷子六十大寿的宴席上,上演了一场荣辱之战!齐社长和杜天合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里的震惊,这下要闹出大新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