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天合上前拉着秦言的胳膊,朝着杜家门口走去,“秦言兄弟,来,这下全靠你了!”

封艺怀冷笑,不屑骂道,“就是多一个磕头的人,瞧把你们激动的!”

秦言脚踏在红地毯上,承载柳家人所有的希望,坐在了写着‘扭转乾坤逞英豪’七字大旗下的太师椅上。

顿时,周围拥堵了近百号人,热切的盯着战局。

柳家有人低声说道,“加油啊秦言,你一定要赢啊!”

立即,就有宾客听到,骂道,“一个废物居然成了你们的希望,柳家,哼哼,不过如此!”

封艺怀眯眼看着对面的秦言,满脸嘲弄的说道,“小子,老夫下棋五十年,就算你从娘胎里开始算,也不过是练了二十来年,胜你不武啊。”

“这样,五十年减你二十年,我三十步内将你绝杀,如果做不到就是你赢,怎么样?”

柳家人顿时面露喜意,这样再好不过了!杜天合也兴奋的搓了搓手。

他才不管胜之会不会武,只要能拿到玉质象棋就行。

周围的宾客顿时不愿意了,“老头,你是故意让他的吧,这不行!”

“你们肯定是串通的!”

秦言轻轻敲了敲桌子,迎向封艺怀的眼睛,淡声说到,“我年轻你三十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理该我让你才对,三十步内,我必绝杀于你,不然,我输!”

秦言的话,犹如一颗巨型核弹引爆!所有人都陷入了极度的沉静之中!随后猛然爆开!“疯了,秦言疯了,他怎么能这样?”

“秦言,你是不是傻了,你被激将了!”

柳家人难以置信的瞪着秦言。

柳亭风狠狠一掌拍在秦言肩膀上,“秦言,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你知道梦雪为了让柳家所有人支持你,付出了多少么?

你怎么能这样!”

秦言看着柳梦雪苍白的脸色,沉声说道,“梦雪,相信我!”

可是这话,太苍白了,根本难以让柳梦雪有一丝丝的温暖。

杜天合身子摇晃了一下,愤怒的对着秦言吼道,“小子,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我亲自去迎接你,让你柳家来赴宴,不是因为你有面子,而是玉质象棋对我极其重要,你快改口!”

周围的宾客也传来一阵阵嘲笑。

“果然是年轻,老先生简单的激将,就让他入了圈套。”

“不然怎么会称为柳家的耻辱呢。”

“哈哈!”

秦言对所有人的指责,仿若未听见,目光深深的看向对面的封艺怀。

封艺怀也看向了秦言。

两人的目光撞击在一起时,迸射出一团火花。

师徒两人曾有约定,三十步内定生死!只是,当时秦言从秦家走的匆忙,两人今日才遇到一起。

这一战,不受任何人的影响!三十步之约,今日必将完成!“请!”

秦言比任何时候都认真,他很想将‘老师’两字说出来。

“好!”

封艺怀手持棋子,声音也在微微的颤抖。

封艺怀手持棋子的刹那,平地刮起一阵狂风,身后大旗迎风飞舞。

旗面上的‘打遍济城无敌手’七个大字,映入所有人视线。

这也是天公作美,如此声势让周围的宾客齐声欢呼!杜天合满脸的担忧。

柳家更是萎靡不振!封艺怀落子,周围宾客传来一阵掌声。

“大师果然风度不凡,难怪刚才能把我们这群人杀的哭爹喊娘!”

反观秦言,拿起棋子的时候,封艺怀那边旗帜招展,而秦言这边旗面耷拉着,太寒碜了。

气势都弱了一大半!有人讥笑的看着秦言,“你说杜老家主费尽心思请来的大人物,能在老先生手下撑几步棋啊?”

“嘘,闭嘴!”

在秦言落棋的时候,周围的空气仿若都凝固了!虽然,只是普通的开局,但是让深谙棋道的齐社长和杜天合,都禁不住也随之凝重了起来。

尤其是双方进行到第五步之后,局面开始变得扑所迷离起来。

齐社长满脸震惊的喃喃说道,“老杜,你看到没,老先生这一步棋下去之后,他这方的局面顿时出现了重重的变数,让秦言难以应对!”

杜天合哪里会看不出来,他手心都是冷汗!秦言手持棋子,目光从所有棋子上快速扫过,努力收集整片棋局出现的尽可能多的变化。

这时候,就连对秦言极其不屑的宾客们,都收敛了轻视的表情。

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出该走那一步棋,才能解开处处潜伏危机的局面。

“啪!”

棋子落下!四周细可听闻的呼吸声才缓缓传来。

这下,压力又到了封艺怀这边,盼望着他赢的那些宾客,都禁不住替他担心起来。

就这样,一老一少将周围的气氛带入到周围的人连呼吸都需要压制的地步。

齐社长深深出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如此精彩的对弈,我从未见过,我甚至不知道我能在如此局面下,撑得住几步!”

杜天合苦笑一声说道,“昨天,秦言说二十步绝杀的时候,我肺都气炸了,现在我才明白,他至少十五步内就能将我绝杀!”

很快,局面已经来到了十五步,离秦言约定的三十步绝杀,也只有十五步了!秦言手持棋子!“呼!”

刚才刮起的西风,突然变幻了方向。

东风起!秦言身后旗帜招展,凛冽风声朝着朝封艺怀呼啸而去!背后旗面上的“扭转乾坤逞英豪”七个大字也是迎风狂舞!柳梦雪不懂象棋,此时禁不住脸露惊喜,“柳伯伯,秦言是不是要赢了!”

柳亭风叹口气说道,“两个人比拼棋艺,这风居然来凑热闹了,这也太邪乎了,如果真按照气势的话,秦言有胜算了,但是棋局仍然看不清。”

这时,棋局已经来到了二十步,两人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

纵然秦言天资卓绝,毕竟封艺怀是他授业恩师,两人的对决远不是旁观者所看的仅仅只是诡谲迷离那么简单。

“二十八步了!”

有人禁不住轻呼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秦言!周围的宾客没人再敢对满头冷汗的秦言嘲笑轻视半分。

杜天合身子微微抖动着,玉质象棋,那是他的命啊,决不能丢!如果没了,定要让柳家付出惨痛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