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得漂亮!哈哈。”

李显下台以后,冯书源忍不住就和他击掌庆贺了。

因为,李显刚才台上所进行的那个动作,事实上就等于是给陶军也挖了不小的一个“坑”了。

毕竟,现场的宾客们现在既然已经是知道了他陶军的联系方式,到时候也就没有必要再经过刘开了。

这么一来,到时候无论陶军到底是答应帮忙或者是不答应帮忙,事实上都是很困难的。

答应帮忙吧,可是像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那样子的大医院,很多的“忙”,还真的不是他想帮就能帮得了的。

比如是,在外头被“炒”得非常火热的专家号。

毕竟,全国的大小病号,只要是遇到了疑难杂症的,基本上通通都是想往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这种大医院跑的。

这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像这种大医院的专家号真的是非常非常“抢手”的,由此甚至还催生了一群专门做这种“帮抢号”生意的“黄牛”。

这些情况,陶军原本来其实也并不是不清楚的。但是,他刚才在礼台上发言的时候,却仍然是“鬼话连篇”。

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他原本来是根本没有想过真的要帮什么忙的。

而且,他原本还以为,压根就不会有人求到他的头上。这么一来,他也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结果没有想到的却是,李显上台了之后,却直接“将”了他一军。

现在,他的联系方式已经是被公布了,到时候人家如果真的是联系他,求到他头上的话,他再不帮忙,丢的就是他的脸了。

毕竟,是他自己在礼台上这么胡乱“承诺”的。

当然,这其实都是后话了。而且,到时候就算真的是有人求到了他的头上,他直接不认帐就好了。

反正,这些也仅仅只是刘开的一亲朋好友而已。和他可是没有什么有关系的。

虽然,这么做到时候确实会有那么一点点丢脸。可是,相比起他现在装的“逼”,他倒是觉得,还是挺值得的。

毕竟,现在在场的人,可是有他原本大学时代的很多同学。

当然,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因为张宸他们这几个牲口都在场。这是陶军他今天之所以不请自来的主要原因。

而且,他还“生怕”张宸他们是不知道他已经是当上了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的这个事实。所以他刚才才会主动要求上台发言,并且还在发言中透露了这样子的一个信息的。目的其实不就是想在张宸他们的面前“显摆”一下吗?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李显的“反击”来得那么快。

而因为李显的那一个“反击”,他现在等于是多少惹了一点“麻烦”了。不过,相比起他刚才在张宸他们面前“显摆”而获得的“成就感”。他是自我感觉,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了这里,他原本已经绿了的脸色,没有多久就恢复正常了。

接下来时间就又回到一般的婚礼比较普遍的流程了。也就是一对新人到各桌上去“敬酒”的时间。

而到了这个阶段,陶军他们总算是没好意思再继续跟着刘开他们的身后一同去敬酒了。因为,他事实上也真的是怕有在场的宾客和他套近乎,马上就请求他帮忙了。那他当场还真的是不好意思回绝的。

“来,来!陶班长,到我们这里坐,到我们这里坐!”

因为终于是不打算再跟在刘开他们的身后了,所以陶军他们就直接来到了张宸他们这些原班同学所在的区域。结果,在座的其他的很多同学,这时候就非常客气地上前来招呼他这个“前班长”了。

毕竟,陶军现在已经是进入了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事实,确实是挺“刺激”他们的。他们现在已经是离开了校园,并且早已经是进入了社会有那么几年的时间了,他们的心里自然是很清楚,所谓“人脉”的重要性的。

而在他们现在的眼里看来,陶军就是一条非常好的“人脉”了。所以自然是都不愿意“得罪”他的,甚至他们之所以那么“热情”,多少还有些“讨好”的成分在里面。

这一点,还真的是让李显、冯书源他们看到了,心里多少是有点不是滋味的。毕竟,在当年还在学校里的时候,陶军可都只是他们的“手下败将”而已。

没有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了,陶军进入了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这一点,还真的是让他们的心中,多少是有些羡慕妒忌恨的情绪在里面的。

“呃。这人,是不是认识我?”

“嗯。对了,应该没错。她是第一医院肿瘤科的护士,当时应该是在场的。”

相比较之下,此时的张宸的心里就完全没有那样子的一种情绪了。甚至他此时还为突然看清楚了陶军的那个所谓的“女朋友”模样而感觉到挺“苦恼”的。

因为,他是已经反应过来了,这个人,他之前应该是见过的。虽然,他当时是完全没有怎么去注意这样的一个“无关人员”。

可是,得益于他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他只要一回想当初在第一人民医院的那一段经历之后,马上就找到了相对应的记忆了。

陶军的这个所谓的女朋友,果然就是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的护士,至于她到底是不是什么副护士长之类的,张宸倒不是很清楚。

不过,可以很明确的一点是,他当天带着赵炳红回去第一人民医院做复查的时候,她确实是在场的。也就是说,她应该是清楚,他和苏幂真正的关系。这一点,是张宸目前比较担心的一点。

主要是因为,他现在还完全没有做好在他的这些曾经的同学的面前,公开自己和苏幂的真正关系的准备。

好在的是,此时的温雅,似乎也正处于刚认出他来的极度“震惊”的状态之中。所以一时间竟然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只是顺从地跟着陶军从一个桌前走到另外的一个桌前,到处去跟所谓的同学“寒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