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3恋爱脑校霸vs黑心莲班花(45)

“?”

沈昭慕一脸不解地望着好似说胡话的池芫,嘴角抿了下。

“沈昭慕,你还想骗我!王八蛋!”

池芫忽然脸色一变,从软软的小仙女立马变成凶巴巴的母老虎,从身后拿出同学录,朝沈昭慕展示着他写的那一页。

那,他下意识签得和校霸那扭曲的丑字不太符合的漂亮签名。

见面前顶着一张年轻的脸,一副“冷静面对掉马”的男人,池芫上前狠狠地踩了一脚他,抱着同学录就跑了。

沈昭慕:“……”

——001,你怎么不通知我。

对方不敢回应。

沈昭慕无奈,只好追出去,发现池芫并没有跑远,而是站在楼下——就等着他追下来的样子。

一副,随时听他胡诌的冷酷表情。

系统:宿主……

它的声音弱弱的,带着一股子扑面而来的心虚。

池芫:呵,狗东西。

系统:……宿主我冤枉!我可以解释的!

完了,宿主果然生气了!听听这个语气!

系统:我是无辜的!boss不让我跟你说——

它这边刚要说沈昭慕的坏话,就忽然闭麦了。

池芫抬头,看着那边清清白白一男的,呵呵冷笑。

“你能听见系统和我的对话。”

这不是疑问句,陈述句。

沈昭慕抬手,对方就继续冷笑,“别摸了,没眼镜。别想撒谎。”

“……”

这可就厉害了,她怎么这么了解他。

转念一想,这么多个位面以来,多多少少那些“沈昭慕”身上都有他本人的缩写,也就理解了。

“池芫,你这是对上司说话的态度么?”

池芫:“呵。”

沈昭慕:“呵?”

有点熟悉,又想不起来。

不过,这女人胆子也忒大了点。

“沈总,你看清楚,在位面中呢,你不是我上司——恰恰相反,现在我是你救命恩人。”池芫抱着手臂,顶着一张秀气小白花的脸,说出来的话却能气死人,“是你该搞清楚你的定位。”

沈昭慕只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忽然明白那天他醒来后,系统的提醒了。

——千万别惹女人,尤其是宿主这种睚眦必报的小女人。

他现在懂了。

“等价交换,你还是在完成你的工作。”

但在商言商的沈奸商却迎难而上,丝毫没有理会系统跳脚的提醒。

“等我回到现实世界,会给你奖金和股份。”

池芫一听,妈的,这个贱男人!

她眼睛一红,气的。

“好啊,沈总真会做生意,那还等什么呢,现在就进行下一个位面,咱们越快完成任务,您也能越快给我奖金股份!”

——系统,给我传到下个位面!

系统:……可素,任务还没完成呢。

呜呜呜它好惨,夹在两个魔鬼中间的小可怜。

池芫:是好感度没到还是进度条没到?

系统;……进度条吧。

这回,池芫愣了,好感度这么容易刷满了?

她和校霸也没怎么……

她咬牙切齿的声音和系统瑟瑟发抖的回答,叫对面的沈昭慕,有些站不住了。

他咳了声,“我刚,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好吧,他态度有问题,他改。

池芫挑眉,“是么?”

沈昭慕无奈,忽然有些想念那个看着自己这副皮囊时亮晶晶犯花痴的小姑娘了。

眼前这个牙尖嘴利又得理不饶人的……真实而难对付。

“嗯,为了救醒我,你和001辛苦了。”

自认为体贴又让步的沈boss,放下了自己尊贵的身段,向一人一系统表达了感谢。

系统打了个哆嗦:bbb……boss别这么说。

池芫欣然接受了,“你什么时候醒的。”

她问完,又皱了下眉头,“我揍老混蛋那天?”

是了,就是那天起,系统和他都变得怪怪的。

她没有那时候的记忆,系统又支支吾吾不肯给她提供视频。

然后那天医院醒来,她第六感发现沈昭慕变得有些……不中二沙雕了,面对她没有那种对着小仙女的紧张了。

还有一点,校霸不爱整理东西,那天医院里,他却像是有洁癖一样:)

试探了下系统,确认对方有事瞒着她后,便不再和系统说这些,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真正确认的是,那签名。

肖盼盼要不怎么说是这个位面的第一助攻呢?

加上那不可能完成的分数,除了那个现实世界中据说是世界前几名校毕业的奸商回来了,她怎么都不会相信是恋爱脑小沈考得出来的分数。

原本她是可以和他继续演演的,但一想到……毕业后,一个大学,没准还要住一起?

她想想自己是要和芯子里是奸商本人的校霸搞恋爱,池芫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不行,她受不了这个鸡皮疙瘩。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觉醒。应该是你忽然失控,而原来的沈昭慕也受到了刺激……结果,我醒了。”

这还真是个……曲折的展开呢。

池芫抿着唇,“那灵魂碎片还怎么收集?”

你都附身了。

沈昭慕看着她眼里的嫌弃,忽然心里就有些酸。

对着年轻气盛,又穷又冲动的少年就笑得那么甜那么软,对着他就是这么个嫌弃的嘴脸?

他不也给她买了牛奶,送她回家?

只不过比少年要聪明冷静理智很多而已。

他顿了顿,“关键是你这边,只要你完成了剧情,这具身体的灵魂碎片应该能收集到。”

而他,不知道意识会在下个位面什么时候又醒来。这点,他没敢告诉池芫。

“要不,我帮你剥离。”

池芫看着他,忽然露出一个善良的微笑,沈昭慕头皮发麻,默默退了半步。

“不用,寿终就寝便行,和从前一样。”

他想到这,又酸了。

好些个位面都是她完成了任务后,主动要求留下来陪着那些“沈昭慕”白头到老,等对方死去后,才收集灵魂碎片的。

怎么他醒了,她就翻脸无情,像是做任务一样敷衍冷漠?

沈boss似乎忘了,是谁刚刚下不来脸面,用任务和上司的身份试图压池芫的。

“寿终就寝?”池芫咬牙切齿,望着他冷笑,“和你?”

沈昭慕抿着唇,“可以不做夫妻……”

既然她这么嫌弃,就不做有名有实的夫妻了,可以,嗯,谈恋爱。

池芫继续冷哼,“夫妻?呸,你做梦!恋爱都别想。”

沈昭慕:“……”

这和他想象中的相认画面一点都不一样。

给读者的话:

沈奸商:掉马前——呵,这女人又被我倾倒。掉马后——抹掉她记忆的可行性方案我去了解一下。

池芫:开始翻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