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大战王境

越往深处行进,越是炎热,天地间都笼罩着一股炎热气息,像是走进了一个巨大蒸笼,四周都是蒸腾腾的白色雾气。

肖沐和幽冥公主汗如雨下。

肖沐还好一些,幽冥公主受到的影响更大。

她修炼的毕竟是恶之力,乃是由极阴之气演化而成,天生和纯阳之气有冲突。

肖沐趁机放出了鬼仆,鬼仆一出,却是如鱼得水,运起《化神经》的善之篇,开始吸收四周的纯阳之气。

微弱的流水声响起,一条小溪流出现在前方。

这是一处异常奇特的地形,到处都是崎岖的小山怪石,像是一个乱世林,给人一种险恶的感觉。

这小山怪石的形成材料显然不是普通的泥土或者石头,而是纯粹由纯阳之气凝固而成。

至于那条小溪流,显然就是传说中的纯阳之流了。

肖沐和幽冥公主他们,却谁也没有去关心那条纯阳之流,而是一起转头,望向小溪流旁边的一男一女。

从两人的体型来看,显然都是青鳞异族。

两人的实力都很强大,女子手拿乾坤圈,身上阴气弥漫,看样子已经融入了极阴真种,只差突破到第五境这一步了。

第四境突破到第五境,至少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短期内无法做到。

尽管如此,吸收了极阴真种的女子,其实力也绝非一般的异变者能比。

男子黑发绿肤,身周阴气流转,残缺的太极图时隐时现。

两人同时转头,向肖沐和幽冥公主望来,一开始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肖沐和幽冥公主会出现一样。

但紧跟着,这惊讶就变成了浓浓的恶意,充满了不怀好意的意味。

“你就是肖沐?”

黑发绿肤的男子目光凝注在肖沐身上,上下打量,侵略的意味十分明显。

“这是青鳞异族的赤火王,以极阴之力成道,是第五境初期的强者,现在自削修为,显然是有了阴阳合一的秘籍,想要阴阳同修。”

“在他身边的那个女的是赤澜,是赤火王的侍女,也是天才人物。”

幽冥公主传音,迅速对肖沐介绍了一下两名青鳞异族的身份,同时也猜到了赤火王和赤澜两人的打算。

“极阴之地的埋伏,是你们做的?”

肖沐不答,反问赤火王,同时露出杀意。

若非他提前警觉,现在肯定已经和幽冥公主一起被极阴之力炸死了。

这让肖沐对于暗算自己的人,极度痛恨。

“你们的运气倒是不错。”

赤火王露出笑意,一副根本没把肖沐放在眼里的随意架势,“极阴之地那么猛烈的爆炸,居然都没有炸死你们。”

“让你失望了?”

肖沐冷冷回应。

赤火王显然没把肖沐放在眼里,微微一笑,并不回答肖沐问题,悠然转头,望向幽冥公主。

此时赤火王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紧张着急,仿佛全局尽在掌握,自信无比,淡淡微笑道“幽冥公主,你身为冥岚鬼族公主,竟然和人间的人走在一起,下次见了幽冥王,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你们冥岚鬼族是否已经和人间合作。”

幽冥王,就是幽冥公主之父。

赤火王语气中,责问的意味一览无遗,同时显然以幽冥公主的长辈自居。

“我父正在闭关,修炼神通秘术,恐怕你见不到他。”

幽冥公主脸现冷笑,并不示弱,“倒是你赤火王暗算我,差一点将我炸死的事情,等我父王出关,我定要讲给他听。”

“不知我父王听了之后,会怎么对待你赤火王。”

赤火王微微皱眉。

幽冥王乃是第五境巅峰的强者,甚至很有可能已经步入真境。

这样的顶级强者,即使赤火王阴阳合一,重入第五境,也万万不是对手。

幽冥公主的话,对他显然还是有些威胁的。

勉强一笑,“幽冥公主,你也不用拿你父吓我,幽冥王再强,也不敢主动和我青麟族挑起战争。”

“平时自然不敢,但若有人想杀他的宝贝女儿,那可就难说了。”

幽冥公主冷笑回应。

赤火王脸色一变,随后渐渐阴沉下来。

“赤火王,你虽然是第五境自削修为的强者,却也吓不倒我。”

“你在极阴之地设下埋伏,暗算于我,将我炸伤,现在,我倒要和你算算这笔账!”

肖沐再次开口,直斥赤火王。

赤澜大怒,一扬手中乾坤圈,大声喝斥肖沐,“大胆!肖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王无礼?速速跪下,向我王道歉谢罪,否则我便赐你一死!”

肖沐望向赤澜,心中厌恶,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别急,赤火王死了,就轮到你了。”

“肖沐,这个女人归我了,赤火王是你的。”

幽冥公主冷笑走了出来,和肖沐肩并肩,盯着赤澜。

赤火王在极阴之地设伏,她也是受害者,和肖沐一样想要报仇。

“也罢!”

赤火王轻轻一笑,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谁也没有放在眼里的架势,大袖一挥,“本想过一会再杀你们,但既然你们一意找死,本王也只好成全你们了。”

“肖沐,你以为独霸五行之湖,将各族堵在外面,就天下无敌了吗?可笑,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有遇到真正的强者。”

“本王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强者到底有多强!”

说话的间隙,他又暗暗向赤澜传音,“击杀幽冥公主,不留活口!”

幽冥公主的话,让他起了忌惮之意。

幽冥王,真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在极阴之地设伏,他的主要目标,只是肖沐而已,如果知道幽冥公主同行的话,或许就要好好考虑一番,是否要采用炸掉极阴之河这种极端手段了。

但现在,既然已经招惹了幽冥公主,成了仇家,那就干脆斩尽杀绝,不留活口,杜绝后患。

否则真要被幽冥王这种顶级强者找上门来,族中高手真未必护得住他。

“是,王!”

赤澜恭敬答应。

随后,转向幽冥公主,脸色立刻就是一冷,杀气爆射而出,怒喝道“幽冥公主,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滚出来吧!”

“赤澜,你不过是赤火王身边一条狗罢了,本不值得本公主出手,但既然你敢冲本公主犬吠,本公主也不介意先打了你这条狗,再杀赤火王。”

幽冥公主冷笑踏步而出,拔出宝剑,直指赤澜。

与此同时,她双肩一抖,四只鬼兵同时飞了出来,悬在空中,随时都要击出。

此时的幽冥公主,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恶气、邪气,而是化作浓郁的阴气。

《化神经》的修炼,通往阴神,哪怕是恶之篇也一样。

事实上,恶之篇的修炼,不是让幽冥公主化恶,而是代表着惩罚之力。

善之篇相反,意味着福佑赏善之力。

轰隆!

幽冥公主的话,让赤澜气的脸色通红,大喝一声,“幽冥公主,我要杀了你!”

乾坤圈脱手,直接冲着幽冥公主扔了过来。

乾坤圈一出,立刻变大。

浓郁的极阴之气滋生出来,环绕在乾坤圈四周,整个乾坤圈立刻就被濛濛灰雾笼罩起来,根本看不见踪迹。

下一刻,噗……

乾坤圈突然出现,击打在幽冥公主的背上。

嗡!

幽冥公主身上黑光一闪,护身宝衣展现出来,爆射出黑光,带着一股强大的吸力,竟完全将乾坤圈的威力吸收。

“赤澜,本公主早就说了,你不过是恶犬一条,只会犬吠罢了,本身并没有任何本事,根本没资格和本公主一战。”

话落,幽冥公主直接出手了,左手一指,四只鬼兵夹杂着浓烈的阴气,变成十几丈长,对着赤澜横扫。

与此同时,幽冥公主本人更是握紧手中宝剑,一挥之下,惊起一条十几丈长的剑光,对赤澜头顶劈落。

“幽冥公主,你敢!”

赤澜怒极,一招之下,收回乾坤圈。

乾坤圈挥舞,变作巨大圆环,在赤澜手中转动,用来抵挡幽冥公主的鬼兵以及宝剑。

“鬼仆,你去帮幽冥公主!”

肖沐伸手一指,吩咐鬼仆出手,去帮幽冥公主。

“不必,对付这女人,我一个人就够了。”

幽冥公主开口说话,拒绝了鬼仆的帮助。

“你去吸取纯阳之力,凝聚纯阳真种。”

肖沐改口,让鬼仆前往纯阳之流。

他和赤火王的战斗,鬼仆根本帮不上忙。

“是,尊主!”

鬼仆答应,展开身法,往纯阳之流冲去。

“本王面前,也想汲取纯阳之流?”

赤火王冷笑,右手一伸,一只巨大太极图阴图出现,横推往前,直指鬼仆。

以鬼仆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赤火王的对手,三招两式之下,就会被击杀。

“赤火王,当着我的面,还想对我的属下出手,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肖沐开口了,脸色一沉之余,右手抓着门神图猛的一抖。

门神图震荡,当场铺展开来,从空中向赤火王覆盖过去。

“哦!这就是你的宝物?倒是件不错的宝贝,本王收了!”

看到门神图,赤火王大喜,立刻放开鬼仆,向肖沐攻来。

“哈哈!拿过来吧!”

随后,赤火王直接出手,伸手一抓,一股极阴之气弥漫,护在手掌之上,就将门神图的另一头抓在手里。

“还不撒手?”

赤火王大笑,抓着门神图用力夺取,紧跟着一抖之下,一股极阴之力从身上弥漫出来,顺着门神图蔓延,向肖沐的身体冲击过去。

受到极阴之力的影响,肖沐全身都是一震,五脏六腑都仿佛翻了过来,全身难受到了极点。

赤火王的实力,的确不是一般的异变者能比,一招之下,就几乎将他打伤,将门神图都夺走。

“镇!”

肖沐咬牙,立刻祭出了镇魔塔。

嗡!

金光闪烁,镇魔塔凌空而起,突然变大,对着赤火王罩落。

“又一件上品法器,难怪你的实力这么强大,连鬼族的天才金沭都击杀了!”

看到镇魔塔出现,赤火王惊讶之余,脸上喜色更加浓郁了。

“不过,你的宝物越多,本王收获也就越大,此塔本王也收了!”

说完,赤火王空着的左手单手画圈,一只太极图的阴图出现,旋转着凌空直上,轻轻松松就挡住了镇魔塔。

不仅如此,这阴图中还发出一股强大吸力,化成灰黑色丝线,拉扯住了镇魔塔,将镇魔塔往阴图中那只白色鱼眼里拉扯。

肖沐脸色再次一沉。

这赤火王的实力太强大了,简直超出想象。

第五境自削修为的强者,其实力绝对不是普通的第四境强者能比的。

“宝物归我,你可以去死了!斩!”

赤火王悠然的微微一笑,左手再次画圈,又是一只阴图出现,横推直前,向着肖沐推送过来。

此时,他右手抓住了门神图,一只阴图拖住了镇魔塔,一下子就拖住了肖沐的两件宝贝。

肖沐脸色微微一变之余,伸手一指,“收!”

彩光闪烁,从肖沐的身上,飞出一只七彩花篮。

七彩花篮横倒,释放出七道彩光,彩光蔓延而下,拉扯住了阴图,要将阴图收走。

“区区一件中品法器,也想收走我的阴图,可笑!”

赤火王冷笑之余,左手再次画圈,又是一个阴图出现,突然飞出,下一刻就到了七彩花篮上方,猛烈砸下。

轰隆!

肖沐的七彩花篮,被赤火王的阴图一砸之下,直接碎了。

“垃圾罢了!”

赤火王望着碎裂的七彩花篮,撇了撇嘴,现出鄙夷之色,望着肖沐,淡淡微笑,“肖沐,你还有多少宝物,一起拿出来吧,来多少本王毁你多少!”

七彩花篮被毁,肖沐脸色并没有多少变化,而是再次伸手一指,道法灵气激射之下,残缺的山河印飞出,向横推而来的阴图抵挡过去。

“又一件上品法器?”

这一次,赤火王是真的惊了,这么片刻的时间,肖沐就拿出了三件上品法器,一件中品法器,宝物之多,简直惊人。

“可惜,是残缺的,不过无所谓,本王并不嫌弃。”

阴图旋转,同样将山河印挡住。

“本王看你有多少宝物!”

随后,赤火王左手再次画圈,又是一个阴图出现,再次向肖沐身上砸来。

失去七彩花篮,并没有让肖沐慌乱,其脸色依旧淡定,低喝一声,“大令旨,出!陷!给我缚!”

道道金光闪耀,彩霞漫天,噗啦一声,大令旨在空中展开,一道道旨意发出,赤火王的脚下一沉,立刻陷落,与此同时,从地下出现几十只泥土所化的怪手,将赤火王整个人都抓了起来。

赤火王淬不及防,不由一惊,右手一松,门神图立刻挣开,被肖沐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