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战血龙

扎克看到了周良看了一下信物,然后表情有些变化,问道:“怎么了,有人约你?”

周良点点头,把手中的信物交给了扎克,扎克接过来一看,道:“元稹,他的名声倒是不错,血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空间妖兽,品级甚至在地行龙之上,你去了应该有好处!”

“可是?”周良知道,扎克所说的都是对的,可他心中还是有些顾虑的,正要说话,却被扎克制止了,扎克笑了,道:“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你怕分不到你道则!”

周良点点头,扎克确实说到了他的心中,之前闭关了之后,炼化了那个道则,对他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足足节约了他5年的苦修,如果能够弄到更多的这个,一百个,甚至是两百个的情况之下,到时候的他有极大的把握,在目前的境界水准之下,把空间大道彻底的入门,然后静修一段时间,让身体凝练出更多的真元,那样的话,突破太乙金仙,完全没有一点的问题的。

只要突破了太乙金仙,这个空间营地,哪怕是再好,对于周良而言,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了,当然了,周良还是会把该体悟的都给体悟一下,不同的方法,体悟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完全不一样,这点,对于周良来说,也是很有用的,比如空间之屋,还有注入营地之中的一些传承。

上一次,周良恰逢岂会,算是解了元稹的困难。帮助他拿下了地行龙,可是这一次,对方是否会这么的大方呢,周良现在是防御有余,攻击不足,对上力量系的空间妖兽,或许还好说一点,一旦是对上更强的,比如元素系,或者特殊属性的空间妖兽的话。说不定就会被干掉。也就是在类似元稹这样,比较特殊的情况下,才能够发挥作用,这样在对比分配之上。周良就要处于弱势的地位。

“你放心。他会给你想要的!”

“为什么?”周良奇怪的问道。

扎克哈哈一笑。道:“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这个元稹,修炼的应该是血液类的功法!”

“血液类?”周良听说过许多的神奇功法。可是血继一类的,还是第一次的听到,迟疑了一下,问道:“是什么血继类的,是不是一些血脉传承之类的?”

“对,就是类似血脉传承一类的!”扎克笑着道:“你也知道,这个营地之中,很少有从真仙界来的,大多数都是地底各个世界之中挑选出来的!”

周良点点头,这一点,早在刚刚来到营地的时候,就已经清楚了,这个地方说白了,就是道祖们,用来培养强大军队的场所,借助着空间断裂带的特殊环境,培养出一批精锐的,实力强大的部队,对于地底各个世界的修士而言,他们拥有一种可能性,到外面的真仙界,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地底的环境,有些恶劣,能够有机会,从地底之中,脱身出来,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双方等于在一定程度上各取所需,道祖们,得到了实力强大,攻击力强横的士兵来源,而这些种族也多了一个可以出来的方法。

“元稹就是来自于血魂世界,那里的人,往往会在血脉之中,蕴藏着强横的力量,修炼快速,天纵奇才,但是有一点,就是一直需要强大的血液,作为提升的原动力,到了现在这样的层次,所需要的血液,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扎克的解释,让周良终于明白了,感情上一次,他真的是跟元稹各取所需,地行龙的肉身,对于别人而言,不算什么,对于元稹而言,却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好东西,而这一次的血龙,又是气血极为旺盛的空间妖兽,毫无因为,他肯定是会要尸体的。

扎克的话,让周良心中的阴霾,彻底的消失不见了,转头对朱鹮道:“那么我就去走一次,你在营地之中,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去找扎克大哥!”

“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扎克也匡然的一笑,道。

告别了二人,周良缓缓的前去穿着铠甲的,这些日子,如果他冲击积分的话,说不定可以换到更强的铠甲,只是没有这个必要,周良觉得,来到这个营地,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突破太乙金仙,其他的,比如荣誉了,名次了,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在没有掌握到一门强大的攻击手段之前,周良暂时还无法威胁到大部分的空间妖兽,去弄一个强大的铠甲,完全没有必要。

元稹约定了时间,没有告诉他,要在营地之中见面,周良没办法,只好摸索着,向着那里而去,落日泽,位置就在距离营地数万里之外的,几乎靠近营地的岩石边缘的地方,这里没有周天星斗大阵的保护,哪怕是从周天星斗大阵之中延伸过来的力量,也极为的微薄,空间乱流,成为了这里的主宰,周良小心的避开大部分的空间乱流,真的要是避免不了的,他用铠甲加上身体硬抗,这样到了落日泽的时候,身上,已经是横七竖八的伤痕了,营地的铠甲,都有自动回复的功能,只要别超过承受的额上限,都可以通过注入真元力来恢复,周良找到了一个略微安全的地方,试着给元稹发讯息。

这个传讯的范围,只有短短的2000多里,如果元稹没有到达落日泽的话,这个传讯,他是无论如何都收不到的,那样的话,周良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落日泽,已经靠近强大的空间妖兽密集的区域,以周良的实力,根本就对不不了的,跑到落日泽的深处,说不定把小命都给玩没了。

讯息发出去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的时间。没有让周良等待多少的时间,讯息很快的闪烁了的,元稹一如既往的简洁,道:“那里!”

周良把位置给元稹发了过去,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元稹的身影出现在了山谷之中,看起来跟10个月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可是隐隐的,周良感觉到一股血脉而来的充沛力量。显然。在过去的10个月之中,元稹在地行龙的血液之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血龙就在不远的地方,我们去吧!”

“不用准备什么?”周良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应该不用了吧。以你的力量。足够挡住血龙500息的时间!”

500息。周良的心中一震,按照之前跟地行龙对战时候的经验,去除一些不必要的损失。元稹发出六道轮回,是在800息,甚至之上的,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0个月的时间之中,他的速度,起码提升了四成,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实力的大幅度进步,六道轮回的强大威力,之所以有些鸡肋,原因就在于他的准备时间太长了,如果有一天,六道轮回可以提升到50息,甚至更低的层次,在修士之间的对决中,就可以起到相当的作用,到时候,元稹的实力,必然会极为强大。

压下了心中的疑惑,跟着元稹,元稹似乎对于这里非常的熟悉,那里有空间风暴,甚至是哪里有妖兽,他都了如指掌的,避开了一些妖兽密集的地方,随手的除掉了几只不长眼睛的妖兽,然后到达了血龙居住的地方。

血龙喜欢阴冷潮湿,故而他在落日泽沼泽地最中心的地方居住,这里常年阴冷,到处都是腐烂的落叶之类的,要想找一个落脚的地方都非常的困难,但是这里,却成为了血龙的了乐土,要知道他是以物理攻击见长的,在一个无落脚地方战斗,这是极大的优势。

周良之前,也把血龙的情况给摸清了,但是没想到是这么的一个场景,他微微的有些迟疑,对着元稹道;“在这里,怎么打!”

“这里,不是全部都是沼泽,在西侧一点,有硬土地,用来对战是够了!”

“那是不是,我必须要把血龙控制在西侧!”

元稹点点头,道:“不错,最少是500息的时间,是这样的,过了500息之后,剩下的就交给我了,战胜血龙之后,我要血龙的尸体,道则交给你了!”

元稹一脸的傲然,让周良苦笑了,一个血龙的道则,这个诱惑真的不可谓不大,成功就得到最少减少五年苦修的道则,不成功的话,也不会损失多少,只要那里面没有沼泽,下面是实地的话,最起码,周良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仔细的向着元稹,辨别清楚了西部硬土地的范围,其实非常的好认,在都是沼泽的黑色背景下,那里略微显得淡黄的颜色,是最好参照,周良不多时,就把这个地方记清楚了。

元稹这才道:“好了,老规矩,我把他引过来,你顶上去,我准备六道轮回,有问题么?”

周良要摇头,接下来,元稹就已经冲上去了,丝毫不给周良时间,周良苦笑一下,连忙向着西面而去,还没有等他到达,远处,传来了血龙狂暴的怒吼,血龙已经被元稹惊动了。

元稹的空间能力,已经达到了相当的程度,在酥软的沼泽地上,却如同轻灵的小鸟一般,灵活的运转,偶尔脚下落到沼泽之上,又应声而起,丝毫都没有停留,一直浑身上下,都是赤红色的巨大血龙的,追着元稹冲了过来。

血龙算的上落日泽附近的霸主,霸主威能岂是随便可以挑衅的,在加上元稹对于血龙极为的了解,直接上来,一下子,就把血龙引以为傲的龙须给干掉了,当然第一时间激怒了血龙。

周良跟元稹,再跟血龙,是三个方向,元稹已经向西面引了过去,周良这边,就不能够怠慢了,耽误太多的额时间,也不好的,加快了速度,堪堪在元稹引到血龙的时刻,赶到了硬土地那里。

果然是硬土地,跟其他的沼泽不同,有一种落脚的踏实感。这样,对付血龙起来,又多了一点信心。

差不多100息不到的时间,元稹把血龙引了过来,在周良的身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对着周良道:“交给你了!”然后飘然而去,周良看着越来越近的血龙,在他巨大的口里,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庞大的身躯。不知道比周良的身体。大出了多少倍,这是一只成年的,实力强大的血龙,浑身上下。都展现着力量。血龙似乎也注意到了周良。几乎是随手一挥爪子,想要把周良如同毛毛虫一样的打死。

周良凝练力量,所有对于道的理解。都化为了巫族的功法,融入到了身体之中,骤然间,一股强横的力量,在周良的身体之中,被开发了出来,单手撑住血龙的爪子,一点都不对称的两个,撞在了一起,力量对抗产生的罡风,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吹了过去,血龙被直接震退了十余步。

周良也同样,飞出了数丈,很快的就站定,摆开了架势,盯着血龙,他的任务是拖延时间,刚刚的初次接触,他发现,血龙的肉身力量,远在地行龙之上,最少也是5倍的差距,10个月之前,他对上地行龙的时候,轻松的对阵,甚至可以大幅度的伤害到地行龙,如果不是地行龙拥有强大到了极点的恢复能力,他说不定就可以独身干掉地行龙,而血龙更强,如果不是这10个月的时间,周良在肉身和大道的感悟之上,更上一层楼,他说不定真的要败给了血龙了。

远处,飘身而去的元稹,也在观察着这边的占据,看到了周良跟血龙硬拼了一击之后,他这才放下了心,本来还担心周良挡不住,现在看来,没问题,血龙啊,比地行龙气血旺盛十几倍的强大的空间妖兽,即便在这个空间裂缝之中,也是数得着的存在,一旦他炼化了这个血龙的血脉,他的血继功法,必然能够登上一个台阶,到时候,别说是进入到前30,甚至是前15,前10 ,都未必不可能的。

此时的血龙,在元稹的眼里,只是一个补药,在利益的驱动之下,他调动了全部的力量,开始准备六道轮回。

血龙猝不及防,被周良打出了几十步,这是从来都未曾受过的羞辱,血龙站定了之后,一双血红的大眼睛,直接的盯着周良,似乎想要看明白,这个小小的家伙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在力量上,血龙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周良乐得逍遥,他的任务是拖延时间,血龙不攻击,那就更好,可是血龙的停顿,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差不多的5息之后,血龙再一次的上来的,这一次,是正面攻击,血龙不再用爪子了,而用他的头,尖锐的牙齿,似乎带着义无反顾,冲向了周良,似乎要把周良一口两断。

周良那里肯,一个错身,冲向了血龙,正好在他的口落下之前,闪过了他这一口,血龙庞大的身躯,此时的却抓不到周良,被他跑到了后面,顺带着,对着血龙的腹部,就是一拳。

任何动物的腹部,都是最柔软的,防护能力,也是最低的,血龙比一般的,要强大的多,可是腹部还是比全身布满了龙鳞的地方差了好多,一阵剧烈无比的疼痛,充斥在了血龙的身上,血龙狂吼了一声,尾巴,爪子,甚至是身躯,疯狂的向外攻击,带着阵阵罡风,似乎要把周良给撕碎了。

周良怎么会让血龙抓到,在打完腹部之后,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向着元稹相反的方向而去,刚刚周良仔细的观察了血龙的速度,似乎不算太快,如果带着他兜圈子,应该能够浪费掉这500息的时间。

事实上,果然如此,血龙狂暴的追击着周良,可是身法就是差了一线,周良也没有彻底的甩开血龙,毕竟,如果真的脱节的话,血龙对着元稹攻击,那可就不好了,这样最好。

500息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么一追一逃之下,多次周良几乎陷入到了险境,可是周良都用强悍的实力,躲开了,终于,差不多快到时间的时候,周良把血龙引到了元稹的附近。

此时,元稹的身上,六种不同色彩的光芒,凝聚在一身,他的六道轮回的气势,比之前的更加的强大了,血龙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停下了脚步,不再追寻周良了,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元稹的身上,可惜对于血龙来说,最后的机会已经错过了,元稹已经吟唱出六道轮回的最后一个音节,以身体为引导,六大属性跟空间力量,在血继之力的引导之下,一个宏大的六道轮回,向着血龙笼罩而来过去,血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惧怕,他想要准神逃跑,可是六道轮回之力牢牢的锁定着它,让他无从逃窜,眼睁睁的看着六道轮回,把他的笼罩在其中,开启了六道之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