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血腥后果

随后这方天地间,变得极其阴森可怕。

一缕缕音波从悟道山中震出,无量的杀伐气息惊世绝伦,所过之处,虚空炸开,原本已经退到远处的几名帝级天神,脸色大变,纷纷催发至强手段对抗。

魔祖本就主杀伐一道,但如今这种杀道对于这些帝级天神来说也异常陌生,这种道法像是一个全新的层次,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凌驾于一切之上。

远处一名帝级天神大叫一声,滚滚音波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惊恐,身躯蓦然间崩碎。

他虽然避过了那道音波,但这方天地间杀机四溢,每一寸空间中都有一缕缕杀光迸发而出,而且那杀光也犹如大帝出手一样,狂暴无比,一道劈落,那所谓的天神战体压根就抵挡不住,一瞬间崩碎。

“先退走,杀伐之音一共才有九道,还剩三道,最后三道最是可怕,无法抵挡!”

退到远处那名无上皇族看到这一幕,满心的胆寒,如今在外界,这种杀伐神音比上一次似乎还可怕几分。

他急忙朝一众帝级天神大喝,因为他经历过,知道这九道杀伐之音越往后越可怕,特别是最后三道,纵然是无上皇族,也无法抵挡,一旦被杀伐之音拂过,根本无法阻拦,谁都不能安然无恙的承受。

他已经是第二次开口提醒,因为他也不敢继续停留了,如今才震出六道杀音,之后还有最可怕的三道,若是不远离,他根本就无法抵挡,身躯会如上次那样直接崩碎,因为那种杀意太过恐怖。

其他帝级天神也早已变色,听到那名无上皇族的提醒,不敢像之前那样迟疑了,直接抽身暴退,一位位帝级强者,寻常时候修者眼中的无上存在,但这一刻却没有了丝毫至强者的风度,看上去一个个都慌乱无比,有的甚至直接崩碎虚空遁离这片区域,尽可能的远离这里。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恐怖的杀伐之音比遇上魔祖本人还可怕几分,因为这种道音是无差别攻击,而且太过突然,一旦被音波覆盖,根本就无法躲避过去。

如今这方天地间,漫天的杀机,没有了那祥瑞的霞光笼罩,没有了那宁静祥和的光雨洒落,烈阳之下,反而像是一片昏暗,如同被一片阴森森的阴影所笼罩。

而一位位帝级天神刚闪身离开,悟道山上音波便响起,尖锐刺耳的音波像是能直接破灭人的灵魂,这缕音波刚刚震出,虚空崩碎,音波拂过的地方,万千杀机在流转,恐怖的杀伐气息横扫八方,像是要将这天地都撕裂那样。

高空中,一缕缕道痕闪烁,连目光看去都能感受到那无边的刺骨的杀机,昏暗的天空下,大道之花绽放,但这种大道之花并非以往那样祥和,同样透发出无边的杀意,消散的瞬间,无声将四方虚空都湮灭成虚无。

在远处,一道道怒吼声响起,那音波荡开,也不知能扩散到多远的距离,但所过之处,但凡生灵,皆是避无可避,显然有退走的帝级天神被追上了,否则也不会发出那样凄厉的嘶吼声。

数十里外,一些天神城池中,那杀伐之音扫过的瞬间,成片成片的血雾爆开,虽然那些王族准帝已经离去了,都回合在一起去追击夜峰了,但城池中还有不少大圣境以及各个境界的王族强者,然而,在那杀伐音波之下,却犹如烈阳照射下的雪花,瞬息消散,唯有一缕缕血雾残留。

连大帝都无法阻拦,更惶论其他修者。

最后这三道杀伐之音,一道比一道尖锐刺耳,像是盖世战兵的颤鸣,一道比一道可怕。

而且,越是可怕的杀伐之音,覆盖的范围越庞大。

如今夜峰在那虚影世界中闭眸盘坐,聆听那大道神音,有所领悟,但他并不知道此次他将悟道山推出须弥界,引发里面封印的大道神音,造成了怎样的结果。

在南荒神域这片区域上,最后两道音波荡开,几乎波及到了南荒古地处,那里成片的王族城池中,被扫过的音波瞬息间化成了一片废墟。

里面也不知多少王族天神,但凡被音波笼罩,无一幸免,一瞬间就被斩灭。

甚至就连相隔南荒古地不远处的神圣山脉也是受到了波及,虽然最后一道杀伐之音传出之后才扩散到那里,但那巍峨巨峰犹如被一剑劈开,扩散的音波从半山腰的位置拂过,将其直接切开。

甚至就连蛰伏在里面的帝级天神也被殃及,有的被那音波扫中,身躯崩裂,而有的提前察觉,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

之前退走的那些帝级天神,有几名终究没能幸免,他们也万万想不到那音波扩散的范围会那样庞大,最后一道音波几乎覆盖了整个南荒神域。

这一片区域上,这一天,有亿万生灵被殃及,无法逃离。

夜峰原本无意如此,他如今也不知道此番手段造成的血腥后果,但有些事情终究无法避免,这样的盖世大战中,对方再弱小也是敌人。

九道杀伐之音过后,悟道山上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虽然那翠霞中浮现的那道神秘门户没有隐去,但不再有音波震出。

魔祖留下的仅有这三种道音,除此之外,至于那门户后面到底藏匿着什么,连夜峰也不清楚。

音波散去之后,夜峰悠悠转醒,心中波澜滔天,难以平静,那种杀伐之道越是仔细去体悟,越感觉高深玄妙,而且很多时候他领悟之时都能感觉到那无边的杀戮气息,感觉灵魂都冒着寒气那样。

他吃惊过后,也急忙散开神念探查情况,之前他闭眸领悟,虽然也知道外界的情况,但那些天神退走,如今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只是神念散开之后,夜峰就愣住了,在那神念中感知到的画面中,那些王族城池,皆是废墟,里面唯有浓浓的血雾飘散,那些林木间,兽类也无疑幸免,但凡被音波扫中,似乎都被斩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