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从廖总管到最后面,所有人被强大的罡气震退数尺。

“这是七重天尊的力量么。”

廖总管惊呼。

“我若是七重天尊,你们此刻全死了。”

只见燕刀手持黑刀从里面走出来。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廖总管往大殿里看了一眼,“你们把城主怎么样了。”

“他已经不存在了,这个地方易主了。”

“你们杀了城主,我要宰了你们。”

廖总管一顿火焰流星拳打出来,叮叮叮~快如流星的火焰拳被刀光全部挡住。

接着,双方又发出攻击,顿时从地面打到天上。

“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

有人说道。

“廖天化统治天华城五千多年,也该换换人了,先让他们狗咬狗去吧,我们静观其变。”

“就是,姓廖的没干活什么好事,对我们几家也没一点恩德,死了也好。”

“那里面那位怎么办,看样子是在冲击玄关。”

“咱们是有道之士,不做趁人之危的小人,让里面的人出来再说。”

此刻天上的廖总管已经与燕刀交战了上千回合,已经渐渐落入下风。

“兔崽子,是老夫小看你了。”

“星光无痕!”

突然一片光华万丈的空间把燕刀笼罩起来,一瞬间,上千流星拳从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寂灭神刀,灭神斩!”

瞬间,无数白影以扇形切割周空,无奈与流星拳对攻后被粉碎。

砰砰砰~燕刀连续挨了上百拳,凭空乱窜了一阵猛吐了几口血。

“小子,法则之中攻力减半,任由你刀术高明,也无力发挥,最终还是归于死亡。”

身处法则中,一切活动都在敌人空间规律之中,自身实力自然被克制,如果自身底蕴深厚,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这也是在实力相差在一定范围之内,可是天尊境界,每一重实力相差太大,反杀机会很小,特别是相差了二重,更不可能,毕竟像叶落这种变态妖孽本就没几个。

“受死吧!”

一大波冒着烈火的流星拳,向内伤严重的燕刀围攻过来。

“破神裂魂大法!”

就在流星拳打中燕刀的时候,无数黑色星屑爆裂开来,散播在空间中不见了。

“踏马的,对付一个二重天尊耗费了我大半元气。”

只见廖总管慢慢从空中显化出来,俯视下方几个大佬,“你们也想背叛城主么。”

这几个天华城大家族大佬们相互看了看,这个廖总管的确厉害,而且后面也有大批城主府精英赶到,心里有些发虚。

“廖总管,你身后有人!”

几个大佬同时惊奇的看着天空。

“可笑,现在这个时候,跟老夫耍这种把戏有意义么。”

“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意义了。”

忽然,一片刀光从后面劈来,廖总管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支离破碎不见了。

只见燕刀收了手中刀,一步来到下方,“你们把城主府的人杀光,以后大家平分了天华城。”

这些大佬们激动的相互看了看,疑虑废话没有,直接掉头向城主府精英杀去,而燕刀猛的吐了一口血,回头看向后殿。

突然,一阵晕光从里面射出来,同时有个人影被顶了出来,直接穿进墙壁里,用力抖了一下才出来。

燕刀漠然对浑身灰尘的聂真人道,“她成功了!”

聂真人拍了拍衣服,“少主的实力越来越可怕了,三重天尊就有这么强大的破坏力,看来她体内的神血已经觉醒的差不多了。”

“差的远了!”

燕刀漠然道,“真正的觉醒,会达到更无上的境界。”

轰~一声巨响,整座后殿被震碎,城主府也剧烈摇晃几下。

此时,空中忽然汇聚了厚厚的乌云,接着就是电闪雷鸣,一串串黑色雷电肆虐的劈下来,集中在后殿之中。

“区区雷电就想阻止本尊晋升,给我回去!”

一股巨大的青红色光柱冲天而起,直接没入乌云之中,乌云又翻滚了一会,纷纷散去,天空又恢复清明。

随后,一身白衣的梦天玑傲然从废墟中走出来。

“少主,你成功了!”

聂真人激动的大喊。

“可也惊动了上面的人,以后的路途会更险峻。”

梦天玑忧虑道。

“少主不必担心,那些人现在自身难保,顾不得我们,只要咱们尽快达到那个境界,一切都来得及。”

此时,在一片星域中,有一个白光流转的星体,星体中有一个漂泊在空中的世界,空中世界中有一座流光溢彩的庞大城堡,城堡大殿中有四个老家伙,面色凝重的端坐着。

“竟然击破老夫的罚雷,果然是梦昆的后人。”

一个胡渣子老家伙气愤道。

“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神法,必是他的后人了。”

另一个瘦老头道。

中间的满脸皱纹的老家伙平静说道,“各位看该如何处置。”

“必须铲除他,这种人一旦上来了,对我们是莫大的威胁。”

胡渣子老头道。

瘦老头点头道,“梦昆一脉本就强大,绝不能让他的后人活着上来。”

左上角一个闭目不语的白发老头忧虑道,“现在天梦星域正四面受敌,咱们已经无力分心了。”

“大长老多虑了,对付一个小小天尊何须我等出手,随便下去一个至尊就能了断此事。”

瘦老头道。

“那好!”

中间的老家伙说道,“这事就由四长老处理。”

胡渣子老头随口说,“没问题,老夫让孟马下去一趟。”

“就是那个刚升到至尊的妖兽?”

瘦老头问。

“别看他只是个畜生,实力强悍的很,做这种事不费吹灰之力。”

此刻,在这片星域边缘的一个生机勃勃星体中,位于浑界东部的万剑宗偏殿里,宗主彦栀与景雪正相对而坐。

“还没到一百年,你就已经达到天尊了,我等自叹不如!”

彦栀感叹道。

景雪也没有客气,直接说道,“我走之前想拜托你件事情。”

停顿片刻,景雪严肃说道,“请你助叶三娘坐上浑界第一人。”

“为什么是她?”

彦栀疑问。

“这是那个人当年的承诺。”

景雪回道。

彦栀点了点头。

“拜托你了!”

景雪留下一句话身体就消失不见了。

“景雪!”

此时,在高等神界季神宫后宫宫房中,正在闭关的叶落突然睁眼,漠然看着前方。

她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