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劲松见石静姝当着他的面还敢出神,大怒之下,一把抓过石静姝的手腕,“石静姝,你别太过分了”

石静姝蹙起眉头,想将手腕从苏劲松的手里挣脱出来,只是苏劲松抓得很用力,她没法子挣脱开。

石静姝也放弃挣扎了,直接了当地承认了所有的事情,“不错,夫君说得全对,将我的想法,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全都说了,毫无差错。不过夫君可否告诉妾身,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一切的。”

苏劲松听石静姝承认,放开了抓着石静姝的手腕,退后了几步,看向石静姝的眼神里满是陌生,“石静姝,你跟我说说,你是不是疯了我怎么看你,怎么就跟个疯子一样。”

可不是疯子苏劲松现在还开始怀疑起苏阁老的眼光,看看他给自己挑选的妻子,都是什么样的

石静姝揉了揉被苏劲松抓疼的手腕,眉头皱得更紧了,“妾身的脑子很清醒。妾身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呸你还有脸说自己很清醒,你还有脸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看你就是个疯子咱们还没分家,就是分家了,你跟我爹他们有深仇大恨啊,不害死他们,你不甘心是不是石静姝,我告诉你,我现在特别想掰开你的脑袋,我很想看看你的脑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夫君说错了,我并不恨公公他们。”

苏劲松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面上都带出了笑意,“你说你不恨我爹好,你给我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就在这里,我听着你说”

石静姝抿着嘴唇,过了片刻,才开口,“为了什么为了分家啊。”

“你想分家,大可以直接跟祖父提只要你说得有理,祖父不会不答应的。等等,你嫁进来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才想着要分家,这不对头。你可别说是因为烦了我继母他们。以你的手段,他们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这些年,只有他们怕你的,可真没有你石静姝怕他们的”

“夫君可真是高看我。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我是嫌他们烦,以后是个累赘二弟没本事,喜欢惹祸,这也就算了。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敢染上赌瘾染上赌瘾的人,以后能有什么好下场

自己没好下场也就算了,可是绝对不能连累咱们这个家所以我才想着分家。只是贸然跟祖父提,祖父会不会答应,这尚且是未知之数。而且”

苏劲松追问,“而且什么”

石静姝回答,“而且我要是主动提起分家,别人会如何说我难道我不要名声了不成只有父亲他们犯下大错,到时候再提分家,才不会有人敢说什么。”

苏劲松死死盯着石静姝,他笑了,“石静姝,我以前一直觉得你生成女儿,这真是可惜了。以你的聪慧才智,你如果是个男儿,你定然能在朝堂上有一番作为。你石静姝绝对是有这样的本事。现在,我跟替你感到可惜了。你可真是把所有的一切都想好了。

石静姝,我只问你一句,你做这些的事情的时候,你有想过跟我商量吗你问也不问我一声,就擅作主张,开始做这些。你把我当什么你可别说你把我当丈夫。真的,你可千万别说这话,我听着恶心。当丈夫当到我这份儿上,这真是悲哀。”

石静姝反问道,“我若是跟夫君你提前说了,夫君会同意吗”

当然不会。

“你明知道我一定不会答应,你还这么做。你可真是好。石静姝,那是我父亲,他要是出事,你以为我这个当儿子的能得什么好我爹那人是糊涂,他对不起我,但是他没有哪儿对不起你吧。

反倒是从你进门后,我爹对你这个儿媳妇可以说是很不错了。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甚至几次你跟我继母对上,我爹隐隐也选择站在你一边。你害爹的时候,就能眼睛都不眨一下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

石静姝毫不动容,“那是因为公公知道我有理,知道闹起来,吃亏的一定是婆婆。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需要感激的。”

“哈真是好的歹的,都在你一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行,我也懒得跟你继续争辩了。就一点,你要做的事情立即停下,不要再擅作主张任何事听清楚了,是任何事

石静姝,我都忍了你多久了我忍的真有发疯的冲动我现在完全是看在博儿的份儿上忍着你。等到什么时候,我不想忍了。我一定会休了你不信你就试试看”

“你从哪儿知道我做的事的。”石静姝仍然纠结于这个问题。

苏劲松冷笑一声,并没有回答石静姝。唐兄好意提醒,他可不希望唐兄被石静姝莫名其妙地记恨上,那唐兄岂不是太冤枉了。

在苏劲松要离开房间时,石静姝忽然问道,“你会告诉祖父吗”

“会。”回应石静姝的是,苏劲松没有片刻停顿的回答。

苏劲松事后果然将事情跟苏阁老说了。

说完以后,苏劲松再次感慨,“祖父,你说你给我选的到底都是什么妻子啊。”

苏阁老对石静姝做的事情,不是不生气的,苏大老爷再不争气,那也是苏阁老的儿子,轮不到石静姝算计他。

听到苏劲松的话,苏阁老难得沉默了一下,“她大面上还是没错的,也是有本事的。只是”

“只是太有本事了。像石静姝这样的女人,我敢断言,绝对不会有任何男人能忍受得了她的。比石静姝弱的,只能一辈子被她压制。比石静姝强的,她就会想方设法要强过去。这样的女人,怎么凑在一起过日子”苏劲松现在面对石静姝,除了累,就没有其他想法了。

苏阁老皱眉道,“你想休妻”

苏劲松承认了,“是,我想休妻。这样的妻子,我忍了她七年多了我快忍不下去了可是想到博儿,我又忍不住心软。那是我的儿子啊。”

“你想继续跟石静姝过日子,那就继续过下去。你不想跟石静姝继续过日子,想休了她,那也随你的意思。”

苏劲松挑挑眉,他真没想到苏阁老这么好说话。

苏劲松跟苏阁老吐槽完,心情好了不少。

至于苏大老爷他们给孝康帝的寿礼,就由苏阁老为他们准备了一份。

石静姝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苏家的事情算是这样过去了,可是韩王世子这里却不太平静。

燕鸿的身子好起来了,他当然不会再让韩王世子妃欺负唐晶晶了。只要唐晶晶去韩王世子妃那儿,燕鸿就跟着一起。韩王世子妃也的确是再也抓不到能磋磨唐晶晶的机会。

韩王世子妃也不恼,有本事燕鸿就什么也不做,一直陪着唐晶晶这样她才佩服呢

不过这一次,韩王世子妃面对燕鸿时,颇有些无语,“世子,你要不要想想清楚。唐侍妾给你出的主意,臣妾听着似乎不是那么靠谱。”

韩王世子妃想说的并非是“不是那么靠谱”,而是非常不靠谱。

燕鸿却道,“晶晶的想法很好,本世子觉得可行。你人蠢,想不到什么好主意,怎么,如今就开始嫉妒晶晶能想到好主意了霍舒茵,本世子就知道你是这样小肚鸡肠,毫无胸襟的女人。”

韩王世子妃嗤笑,“在世子眼里,唐侍妾是无论哪哪儿都好。至于我这个正妃,自然是哪哪儿都不好了。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我也没打算改变在世子你心中的形象。只是给皇祖父送寿礼,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咱们送的东西就算是不出彩,但是也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可是唐侍妾要送什么到时候让别人看到”

“够了本世子已经决定了”燕鸿不容置喙地厉声说道。

韩王世子妃自然是看出了燕鸿已经打定了主意,她轻笑一声,“行,世子既然打定主意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该劝的,妾身也都劝了。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也不是妾身的错。只希望世子你无论做什么都能一帆风顺,这就再好不过了。”

燕鸿自信道,“这点就无需你担心了。本世子有把握,这份寿礼,一定能让皇祖父喜欢,让所有人眼睛一亮的这份寿礼将会是皇祖父收到的最好的寿礼”

韩王世子妃对此不置可否,她总觉得唐晶晶的主意很是不靠谱,最多只能称得上是哗众取宠,登不了大雅之堂。也就是燕鸿的脑子有问题,因此才处处觉得唐晶晶好,唐晶晶就是放一个屁,燕鸿也觉得是香的。

韩王世子妃想了想,要是出什么事,也不会碍到她,那她还担心什么。

韩王世子妃悠悠然离开了。

燕鸿在韩王世子妃离开后,就去找了唐晶晶。

因为唐晶晶受宠,所以她还有一间专门的房间。

至于已经成了燕鸿妾室的唐欣茹,韩王世子妃担心她被燕鸿和唐晶晶两个人给弄死。别以为韩王世子妃有多好心,她就是想留着唐欣茹,好好膈应唐晶晶。

燕鸿敲了下门,屋内没有任何的反应。

无奈下,燕鸿只能直接推门进去。

唐晶晶一看到燕鸿,立即别过脑袋,她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现在唐晶晶最恨的人就是燕鸿了在唐晶晶心里,燕鸿就是一个背叛感情的渣男

如果可以,唐晶晶多想直接一脚踹了燕鸿这个渣男然后再找到一个比燕鸿好的男人,再让那男人带着她来到燕鸿跟前,狠狠打燕鸿的脸

可惜,唐晶晶想象得很美丽,可是哪有比燕鸿强的男人愿意像燕鸿一样的爱她。

唐晶晶真想不通,她不是穿越女主吗为什么日子越混越差,这哪里是女主待遇,连十八线女配都过得比她好

亲人没有一个可靠的,就连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唐欣茹也背叛了她。父母就更别提,那更是两个白眼狼。其他人其他人比唐立忠和李氏两个更糟糕。

唐晶晶想着,悲从心来,眼底迅速聚满了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簌簌落下。

燕鸿看到唐晶晶哭,痛得心都要碎了,于是连忙来到唐晶晶身边,想要伸手为唐晶晶擦眼泪。

唐晶晶别过脸,“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燕鸿强硬地将唐晶晶搂入怀中,“晶晶,你该理解我的。唐欣茹的事我可以跟你发誓,我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唐欣茹是你的妹妹,我也一直将当成妹妹看待。我是做梦都没想到唐欣茹居然会恶心无耻到”

呸燕鸿现在只要一想起唐欣茹,他也是恶心膈应得不行。

唐晶晶低垂着头,眼底满是嘲讽。

唐晶晶固然恶心唐欣茹,但是她更恶心燕鸿男人要是真的不想,女人再主动又有什么法子肯定是没法子的

“晶晶,马上就是皇祖父的寿宴了。你给我出的那主意,我觉得很是不错。等到咱们献上的寿礼,得了皇祖父的欢心。到时候我就跟皇祖父讨赏,让你当侧妃。”

唐晶晶才不稀罕什么侧妃呢。可是想到她现在只是一个贱妾,侧妃怎么都比贱妾要来得强吧。于是唐晶晶不说话了,算是默认了。

“晶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委屈你了。可是你一定得相信我,这些都是暂时的。你等着,我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等到我不需要再顾忌任何人,任何事的时候。我一定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捧到你的面前。我的尊荣也全都会与你共享。我跟你保证。”燕鸿喃喃诉说着对唐晶晶的爱意,勾勒出未来美好的生活,仿佛那都已经近在咫尺了,只要伸伸手就能得到。

唐晶晶自然是心动了,可是这样的话燕鸿说过太多次了,可是至今没有一样实现过。

在唐晶晶自己也没发现的时候,其实她对燕鸿的信任真的是大不如从前了。

因为唐晶晶正依偎在燕鸿的怀里,因而燕鸿没有看到唐晶晶眼底的不信任。

在燕鸿心里,唐晶晶和他是心心相印,两心相知的。

转眼就到了孝康帝的寿辰,满朝文武齐聚。

唐瑾睿只是五品官职,所以顾明卿的位置居中,不算近,也不算远,不过前面的人和事,大体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男女席位是分开的。

顾明卿所在的一桌坐的大多也是四五品官员的夫人。

顾明卿唯一的就是霍舒玲了,正巧,她就坐在顾明卿身边。

霍舒玲看到顾明卿也高兴,低声道,“没想到咱们可真是有缘分,居然坐在一块儿。”

顾明卿点点头,“嗯。”

说话间,就开始给孝康帝献寿礼了,按照身份高低,最先上去献寿礼的自然是皇太孙和太孙妃了。

皇太孙送的是一副王羲之的真迹,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皇太孙献了寿礼后,就是赵王世子还有楚王世子。

不出意外,他们送的礼物也都是十分珍贵,但是没什么出彩的。

顾明卿知道燕锦送的礼物也是珍贵有余,出彩不足。

顾明卿从唐瑾睿那儿知道,燕锦也没打算送什么稀奇玩意儿讨孝康帝的欢心。作为一国之君,孝康帝见过的好东西不要太多,想找到能让孝康帝眼前一亮的好东西,那真是太难了。所以费那功夫不值得,就随大流,送珍贵的礼物,但是不出彩的就行。

轮到韩王世子了,他送的东西倒是有些稀奇了,用大红的绸布包裹着,是由燕鸿亲自抱着,踏上台阶,缓缓走向孝康帝的。

众人对燕鸿要送什么礼物,纷纷开始猜测起来。不是大家大惊小怪,实在是看燕鸿的样子,他要送的东西,看着就不同寻常。

顾明卿从中看到了唐晶晶的影子,燕鸿怕是不会有什么别出心裁的心思,但是唐晶晶一定有啊所以说

顾明卿也忽然好奇起来,燕鸿要送什么,更准确地说是唐晶晶有什么心思。

顾明卿正想着,耳边就响起了霍舒玲奇怪的声音,“韩王世子这是要送什么啊”

顾明卿笑道,“等着看呗。很快就能知道了。”

霍舒玲点点头,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燕鸿的方向。

很快,燕鸿来到了孝康帝跟前。

孝康帝忽然也好奇燕鸿打算送什么。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燕鸿一把揭开盖着礼物的红绸。

很快,大家就看清了燕鸿送的是什么礼物了。

靠的近的人,在红绸被掀开后,一眼就看到了燕鸿送的是什么了,可不就是一桶的生姜。

顾明卿和霍舒玲离得稍微有些远,但是死死盯着,仔细辨认后,她们也看出来燕鸿送的是什么了。

霍舒玲满脸的不可思议,“韩王世子送一桶生姜给皇上做什么生姜有什么稀奇的谁家没有。”

“一桶姜山啊。”顾明卿淡淡道。

在知道燕鸿送的是什么东西后,顾明卿立马就明白了。

“一统江山这跟一统江山有什么关系”

“木桶的桶,姜是生姜的姜。一桶姜山,谐音不就是一统江山。”

不止是霍舒玲听到了顾明卿的话,坐在这一桌的人都听到了。

她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韩王世子送的礼物还有这意思。一桶姜山就是一统江山。”

霍舒玲撇撇嘴,“投机取巧。”

楚王世子看到燕鸿送的东西,顿时笑了,“韩王世子送的礼物有意思,送了这么一桶生姜。难道是想送给皇祖父做菜不成如果是,韩王世子可真是有孝心了。”

燕鸿朝着楚王世子的方向,淡淡看了一眼,完全没有跟楚王世子计较的意思。

燕鸿高声道,“启禀皇祖父,这生姜摆成一座山的形状,就是一统江山。这一统江山是象征着我大晋国富民强,山河壮丽。正如这姜山一般,千秋万载,高山仰望。”

孝康帝挑挑眉,盯着眼前的“一统江山”,东西虽然是古怪了一点,但是燕鸿的话听着还算是不错,叫人心里舒坦。

孝康帝正打算开口夸夸燕鸿时,皇太孙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咦”

皇太孙的位置是距离孝康帝最近的,孝康帝朝皇太孙看去,“怎么了”

“启禀皇祖父,韩王世子的一番话说得可真是太好了。只是”

孝康帝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按照韩王世子说的,眼前的姜山象征的是我大晋江山的话,那似乎就有些不妙了。皇祖父看看这里的生姜。若是孙儿的眼睛没出问题的话,这些生姜是发霉发烂的。”

皇太孙边说,便伸出手指指着。

众人立即朝着皇太孙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皇太孙指的地方的生姜,有好几块是发霉发烂的,如果不仔细看,一时间还真是不能立即找到。

燕鸿的眼睛猛地睁大,怎么会这样他记得挑选出来的生姜是个个好的,绝对不会有一个坏的可是眼前发霉发烂的生姜该怎么解释

楚王世子的脑子,别的时候不好使,可是这时候好使得很,“哎呀韩王世子这是什么意思你说你送的姜山是象征着大晋姜山,可如今这姜山有那么多是烂的。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大晋姜山也已经开始腐烂生霉,根基不稳,甚至随时可能”

“大哥”燕锦高喊一声,压过了楚王世子的声音。

楚王世子不满地瞪了眼燕锦,没看他挤兑燕鸿挤兑得正高兴嘛他插什么嘴

顾明卿对楚王世子也是无奈了,这个傻子,你这是在挤兑燕鸿吗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你是在诅咒大晋的江山好吗今天可是孝康帝的生辰,你这不是在给孝康帝添堵嘛

孝康帝彻底没了夸奖燕鸿的心,在他生辰宴上闹这么一出,他简直是膈应死了

燕鸿不懂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但他知道,他必须辩解否则

燕鸿当即就要下跪,韩王世子妃自然是要跟着一起。

孝康帝却在他们要下跪时,淡淡开口,“罢了,这礼,朕收下了。你们下去吧。”

燕鸿连辩解都不能辩解,显然孝康帝是不想听。

燕鸿原以为能在孝康帝的寿宴上大放光芒,扬眉吐气。现在好了,什么大放光芒,扬眉吐气,他在孝康帝心里的地位怕是更低了,形象怕是更差了。

燕鸿只能带着韩王世子妃闷闷下去。

韩王世子妃在心里将唐晶晶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她在知道唐晶晶要是要送一桶生姜时,就觉得不妥。如今果然是不妥了吧送发霉发烂的生姜,还以此寓意大晋江山,在文武百官,宗室皇亲的面前丢了大脸。

韩王世子妃只觉得有无数道视线正投在她身上,让她的脸火辣辣的烫,从小到大,她都不曾如此丢脸过

要不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必须保持着礼仪风度,那短短的距离,韩王世子妃甚至恨不得直接跑过去。

顾明卿自然将前面发生的事情全都看在眼里,知道燕鸿送的一桶姜山里出现了发霉发烂的生姜。

顾明卿不相信燕鸿会如此不小心,那就是有人在其中做了手脚了。

谁呢

韩王世子妃吗

当顾明卿看到已经回到位置上,满脸羞愧,恨不得地上能裂出一条缝,她好钻进去的表情时。顾明卿就知道事情跟韩王世子妃一定没有关系。

韩王世子妃固然是恨唐晶晶和燕鸿,但是她不会在这样的大事上做什么,因为丢的不止是燕鸿的脸,更是她的脸。

那是谁呢

霍舒玲在一旁忍不住说了一句,“皇太孙的眼睛可真是尖啊,一眼就看到发霉发烂的生姜。”

顾明卿眼睛一亮,是了,皇太孙的眼睛怎么就那么亮呢,一眼就看到了发霉发烂的生姜。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太孙早就知道了,甚至那发霉发烂的生姜,有他的功劳在。

没错,这样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顾明卿不禁朝皇太孙的方向看去,这个男人

顾明卿看到了皇太孙,不期然地就看到了顾明月。

七年多过去了,顾明月的容貌愈发盛开了,就像是完全盛放的牡丹花,绝美动人。

顾明卿真是不能不承认,顾明月真真是一个绝色美人,老天爷的确是给了她一副极美的容貌。

顾明卿欣赏了片刻顾明月的容貌,正要收回视线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楚王世子。

原本顾明卿是打算直接收回视线的,只是她发现楚王世子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总是时不时地朝着一个方向看,似乎是在偷看什么。

顾明卿不禁定睛看向楚王世子,循着他偷看的方向看去,那似乎是

顾明卿的眼睛猛地睁大,楚王世子偷看的是顾明月

顾明卿以为她弄错了,又接连确定了好几次。

没错,从楚王世子看的方向,还有那里的人,除了顾明月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楚王世子就是再看顾明月

顾明卿发现楚王世子看顾明月的眼神还有些含着爱慕

在发现这一事实后,顾明卿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天啊楚王世子居然爱慕顾明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什么时候发生的,顾明卿自然不会知道了。只是顾明卿的心里还有一深深的疑惑,那就是楚王世子对顾明月有这样的心思,那顾明月对楚王世子呢

顾明月倒是正常得很,连个眼角余光都没有往楚王世子那里飘过,正襟危坐,十足的太孙侧妃风范。

顾明月多心高气傲啊,能看得上楚王世子顾明卿觉得有些悬乎得慌。

顾明卿正想着的时候,霍舒玲忽然拉了一下她的袖子,低声道,“你在看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吗”

顾明卿很快收回视线,对着霍舒玲一笑,“没什么。哪里有什么好看的。我就是随便乱看。”

顾明卿就这样心神不宁地一直熬到了寿宴结束。

等到寿宴结束后,燕锦也去找了楚王世子,将所有人都清了出去,甚至就连楚王世子妃也请了出去。

楚王世子的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几年前被燕锦打的浑身骨头疼的那种感觉又产生了。

楚王世子哆哆嗦嗦道,“燕燕燕锦,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可是在宫里我是你兄长,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要你好看”

“呸你还知道这是在宫里啊你还知道你是我兄长啊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糊涂混账事我倒是不知道,我有个情种兄长啊这都几年了,你还惦记着太孙的侧妃呢啊”燕锦是咬着牙,压低着声音说的。

楚王世子顿时头皮发麻,想要高声抵赖,但是想到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也死命压低着声音,“燕锦,你少胡说八道败坏我的名声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会让你好看”

“呸燕理,你真当我是瞎子啊你在皇祖父的寿宴上,时不时偷看顾明月,我告诉你,我全都看在眼里你当我时不时喊你喝酒,是做什么我就是担心你那样明目张胆,会叫别人发现不对燕理啊燕理,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痴情到这份儿上那么多年都没忘记顾明月。”

燕锦都不知道是该称赞顾明月的容貌绝色,还是该称赞楚王世子是个痴情种了。

楚王世子一惊,有那么明显吗他觉得他做得已经很隐晦了

楚王世子是真的很想顾明月啊那么多年了,偶尔午夜梦回时,楚王世子都会想起顾明月,有时候会想得心都疼了。

好不容易来了京城,进了皇宫,平时又没机会见顾明月,也就只有在孝康帝的寿宴上能看看人,他也没做什么啊。不就是看了一下人吗这怎么了

可惜美人是只能看得见,摸不着,让他心里痒痒的。

燕锦要是知道楚王世子心里在想什么,怕是连生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我警告你,在宫里给我规矩老实一点要是再敢跟几年前一样,打探顾明月的消息,还堵人,我会狠狠揍你,我告诉你,我一定说得出,做得到不信你就给我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