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耀波的老婆被请进了屋子里。

孙耀波本人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围了一圈警察。

韩彬梳理了一下思路,开始第二阶段的文化,“孙耀波,你对体检中心的员工熟悉吗?”

“熟悉,我们体检中心人不是很多,我都认识。”

韩彬拿出了两份体检报告,“像这种体检报告,一般有多少人能接触到。”

孙耀波瞅了一眼,的确是自家体检中心的,心中稍许侥幸荡然无存,“我们的业务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体检。还有一种是公司组织的体检,这两份体检报告都属于后者,一般公司组织的体检,我们体检中心都有专门的人安排。”

“据我估计,能看到这两份体检报告的,大概有七八个人吧。”

韩彬继续问道,“这七八个人里面,有没有在琴岛郊区青光镇一带居住过的?”

孙耀波微微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没有。”

“这七八个人里面,有没有人开过白色丰田车。”

孙耀波迟疑了一下,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好像没有。”

韩彬在笔记本上记了一下,追问道:“有没有人在1月11号,1月18号,1月31号都请过假或者休假?”

孙耀波右手抚着额头,而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记不清了。”

韩彬一直盯着对方,通过微表情分析,发现对方有撒谎的嫌疑。

很多人在撒谎的时候,会表现出一些特征或肢体动作。

还有人说,我撒谎张口就来,没有任何小动作,微表情分析屁用没有。

在韩彬看来,那是因为你没遇到事。

两个朋友见了面,甲问乙吃饭了没。

乙没吃饭。

但是他随口回答,我吃了。

这期间,乙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这算不算撒谎?

一开始韩彬也无法解答。

随着他对微表情分析的深入学习,觉得用这种问题去评判微表情是没有意义的。

原因很简单,不管吃饭,还是没吃饭,都是小事,张口就来,不会对说话人的有任何影响,甚至可以不过脑子。

说白了,这件事撒谎也好,不撒谎也罢,没有关系到切身利益,撒谎的成本极小。

没有撒谎的成本,也就没有心理负担。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水池上放着一块木板,下面是浅水,让人从木板上走过去,大家都可以很轻松的办到。

假设,在水池里放十几条大鳄鱼,依旧让人从木板上走过,不要说有几个人能过去,就问有几个人敢尝试?

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个道理,没有鳄鱼的时候,掉到水池里也无所谓,没有关系到自身的安危,所以很自然、很轻松。

而水池里有鳄鱼的时候,掉下去就是死,这时候,每一步都是沉重的,甚至绝大多数人都不敢踏出第一步。

撒谎也一样,没有成本的时候张口就来,被揭穿也无所谓。

但关系到切身利益,尤其是在警察面前撒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很多人平常口灿莲花,真要遇到事了,在警察面前话都说不利索。

当然,也有少数人心理素质极好,或者提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和练习,也可以做到临危不惧。

但孙耀波显然不是这种人。

韩彬脸色的神色渐冷,利用微表情分析,他可以明确的感觉到孙耀波在撒谎。

“拷起来,抓走!”

李辉和赵明二人一左一右,直接将孙耀波摁倒了茶几上,给孙耀波戴上了手铐。

孙耀波喊道,“韩警官,为什么抓我,你们放开我……”

听到声音,孙耀波的老婆也跑了出来,指着韩彬等人,“你们凭什么抓我老公,赶紧放开他,要不然,我去警察局告你们,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们也有熟人。”

“想找熟人好说,我带你一程,一块走吧。”韩彬笑了笑,神色渐冷,“拷起来!”

关系到连环杀人案,哪个熟人敢沾手?

强龙不压地头蛇,韩彬一点都不担心。

田丽二话不说,直接摁住孙耀波老婆。

孙耀波老婆想挣扎,又如何是田丽的对手,直接被戴上了手铐。

看到自己老婆也被抓了,孙耀波彻底怕了,“韩警官,有话好好说,你们不能乱抓人呀。”

“乱抓人?”韩彬哼了一声,“你满口谎言,故意隐瞒案情,我不抓你抓谁?”

孙耀波扭头望向一旁,“我老婆是无辜的,你先放了她。”

韩彬说道,“这起连环凶杀案是团伙作案,只要你涉案了,你老婆一样有嫌疑。为了避免她向其他的同伙通风报信,我们只能先控制住她,等到证明了她的清白,自然会放了她。”

“我是清白的呀,我根本没有杀人,更不知道什么连环凶杀,你们抓错人了。”孙耀波梗着脖子,大声喊道。

韩彬厉声道,“你敢说自己没撒谎!”

“我……我……”孙耀波急得满头大汗,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

“你撒谎了,故意替嫌疑人隐瞒,说明你也是涉案人员,还敢说自己冤枉!”韩彬一挥手,

“带走!”

孙耀波老婆双眼通红,一直在盯着自己的丈夫,他们夫妻结婚近二十年,他很了解自己的丈夫,从丈夫的表现来看,他的确是撒谎了。

“耀波,到底咋回事呀,你跟警察说清楚。”

“砰!”的一声,孙耀波跪下了,“韩警官,我刚才口误,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这一次我一定好好说。”

李辉大喝一声,“站起来,看你像什么样子,还是个男人嘛。”

有些人平常看着牛气哄哄,一遇到事就怂了。

韩彬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我刚才是撒谎了,体检中心有一个人符合您说的条件。”

“什么人?”

“他叫杨志超,是青光镇杨马村人,我见他开过白色的丰田车。而且,1月11号、1月18号他都休假,1月31号我们还没有上班,他有时间,三天他都有时间。”

韩彬质问道,“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他1月11号和1月18号都休息?”

孙耀波解释,“我记不住具体日期,但是我们体检中心倒休,我知道他是周六休息,1月11和1月18号都是周六。”

“你是不是也参与了这起案子?”

孙耀波摆了摆手,“我没有,这件事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今天是第一次听到的。”

“砰!”李辉一拍桌子,黑脸总得有人唱,呵斥道,“你既然知道他是嫌疑人,又跟你没有关系,为什么要替他隐瞒?”

“我……我不是替他隐瞒,我是不想惹上官司,杨志超是体检中心的员工,如果真是他泄露了信息,我们体检中心也有责任。嫌疑人家属肯定要告我们,到时候不光得赔钱,一旦事情传开了,谁还敢来我们体检中心,我这生意就砸了!”

孙耀波叹了一口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他也不想撒谎,但是他没办法。

李辉厉声呵斥,“你的生意比人命还重要,这个杨志超可能关系到三条人命,为了你所谓的生意,你就隐瞒他的嫌疑,你这是在包庇,是在犯法知不知道!”

“我真的没想替他包庇,我只是不希望体检中心倒闭,我还有个女儿要养,她在国外读书,我的压力很大,我是没办法,没办法……”孙耀波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

田丽哼了一声,“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你这个当父亲的居然包庇嫌疑犯,你女儿就算去再好的学校,又能学的了什么好?”

“我真知道错了,韩警官,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配合警方……”孙耀波双手合十,不停的说好话。

韩彬根本不信他的话,有些人记吃不记打,只有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他才知道害怕,才能认识到错误。

“把他们两个带回去。”韩彬摆了摆手。

对于这种满嘴跑火车,连凶杀案的嫌犯都敢包庇的人,必须去警局走一遭,经过严格的审讯过程,否则,警方不会再轻易采纳他们的口供。

谁也不敢保证,他现在说的就是实话,万一孙耀波也是涉案人员,那岂不是放虎归山。

韩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