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刑侦大队,二中队办公室。

韩彬等人返回市局后,黄倩倩已经买好了早餐。

韩彬的早餐是两个肉夹馍和一个茶叶蛋,一袋奶。

韩彬早就饿坏了,几口吃了一个肉夹馍,心里才觉得踏实了。

包星含糊不清的说,“这对夫妻还真够混蛋的,害的咱们蹲守了一夜。”

黄倩倩问道,“他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嘛。”

包星答道,“八成是为了逃债假离婚。”

李琴叹道,“是挺可恶的,不光浪费了时间,还干扰了案件调查的方向。”

黄倩倩追问,“那高爱霞这算什么情况?怎么定她的罪?”

江扬也一肚子火,“我觉得怎么也得给她定个妨碍执法公务,要不然也太可气了。”

王霄擦了擦嘴,“定罪也是要有依据的,她一直没有跟警方接触过,要是只承认逃债,不承认报假警怎么办?”

韩彬想了想,“报警的是高爱霞父母,只有证明他们之间是串通好的,才能够定高爱霞的罪。”

黄倩倩摸着下巴,“高爱霞父母会不会真的不知道高爱霞还活着的事?“

韩彬摇了摇头,“不知道的可能性很小。”

之前给高爱霞父母做笔录时,韩彬就感觉他们有些不正常,似乎是有所隐瞒,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早就知道高爱霞失踪是假,逃债是真。

李琴说道,“我们在高爱霞身上发现了一部手机,手机有密码,我觉得可以拿去解锁,里面或许能有一些发现。”

韩彬点点头,吩咐道,“吃完饭后,大家分头行动,一是让技术科帮忙解锁手机,再一个,将高爱霞的父母带到警局问话。”

“是。”

……

下午两点钟。

市刑侦大队,第三审讯室。

高爱霞被带到了审讯室,塌着肩、皱着眉,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就连韩彬、李琴、包星三人走进审讯室她都没有发现。

“砰!”韩彬将资料往桌子上一扔,将高爱霞吓了一跳。

“诶呦,你们总算来了,我承认我就是高爱霞,警察同志,有什么问题你们问就行了,我愿意配合。”

韩彬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想通了?”

“是,想通了。早点说清楚,你们也能早点放我回去。早点把事情处理了。”

“你想处理什么事?”

高爱霞露出一抹苦笑,“当然是我欠债的事,我要是出去晚了,估计那群债主把你们警局的门都得围了。”

包星哼道,“别光想好事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想出去就能出去?”

高爱霞反驳,“为啥不能出去呀,我犯什么法了,我不就出去躲了几天债吗?要是躲债都算犯法,那得多少人被抓呀。”

李琴郑重说道,“躲债不犯法,但你涉嫌报假警、妨碍执法公务,我们原本在调查一个很重要的案件,就因为你故意冒充死者,影响了案件的调查进度,光是这一条就够判刑了。”

高爱霞急了,“警察同志,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就故意冒充死者了,死者可是不会说话的,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死了,我只是出去躲债而已。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韩彬翻了翻笔记本,“你父母报失踪的事,你也不知道?”

“知道。”

“是你给他们出的主意?”

“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去报失踪,是我老公后来告诉我的。”

“你老公是谁?”

“苏文通。”

“你们两个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离婚也可以复婚呀,再说了,这只是一个称呼,那些谈恋爱的小年轻,认识没几天,不也一口一个老公吗?总不能因为我年纪大了,就不能这么叫了吧。”高爱霞振振有词。

“5月27日之后,你和你父母之间还有没有联系?”

“没有。”

“你父母来警局故意冒认尸体是不是你的主意?”

高爱霞毫不迟疑,“不是,我事先根本不知道,还是昨天听我老公说的,我没想到她们会把我认错。而且我要郑重说一下,他们不是冒认,而是爱女心切认错了,这总不犯法吧。”

韩彬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戴着粉红色套的手机,“这是不是你的手机?”

“是。”

“里面的手机卡是不是你的?”

高爱霞微微点头。

“说话。”

“是。”

“我们查过这个手机号的主人,是你父亲侄子,也就是你堂哥的手机号,据你堂哥所说,这是你父亲5月25号给他要的,而这个手机号一直是你使用,你父亲在报失踪的时候,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一点。”

“换句话说,你父亲很清楚你失踪是假,逃债是真。”

韩彬顿了顿,继续说,“另外,我们还发现你用这个手机号注册了微信,跟你母亲的微信一直有联系,你们两人每隔几天都会发语音消息。”

高爱霞紧握着拳头,喊道,“不可能。”

韩彬说道,“你很小心,每次聊完后都会删除聊天记录,不过技术科已经恢复了聊天内容,其中就包括了你和父母之间商量冒认尸体的事。”

“而且,今天上午你父母就被抓到了警局,他们也已经招认了,凭着现有的证据我们可以直接定你的罪。”

高爱霞身体微微颤抖,带着哭腔,“你们不能这样,我只是逃债而已,我没有想过犯罪,你们不能把我关在这,我不要坐牢。”

李琴劝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你的认罪态度好,警方会给你提供一定的减刑政策。而你要是嘴硬到底、执迷不悟,只会让你的刑期更重。”

“呜呜……”高爱霞哭了起来,“我没想犯罪,我只是想重新生活,怎么就这么难……”

李琴走过去递给了她几张纸巾,“你父母和你老公都招了,你再扛下去也没有意义,你主动认罪争取减刑,你们一家人也能早点整整齐齐的出狱。”

不知是不是听到整整齐齐四个字,高爱霞哭的更厉害了,“出去了能怎么办,我欠了那么多钱,怎么还呀?”

李琴语重心长道,“逃避不是办法,就算你不主动认罪,加重了刑期,出去一样要还钱。”

高爱霞抹了一把鼻涕和眼泪,“还钱还钱,我要是能还钱,也不会跟我老公离婚,更不会玩失踪了。”

“你借了那么多钱,都干什么花了?”

“跟着朋友炒股,一开始挣了不少钱,就开始买车、买包、买化妆品都是国际名牌。后来被套住了,就跟周围的人借钱,为了能借到钱,我许诺了高额的利息,拆了东墙补西墙。越借亏空越大,再后来……股票也赔了,我根本就还不起了。”高爱霞越说越伤心,眼泪不住的往外涌,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把债都揽到自己身上,跟我老公离婚了。不过,我们两个感情还在,还住在一起。我还不起同事的钱,工作也辞了。再后来债主都找我要钱,我不得以才假装失踪逃债。”

韩彬顺势问道,“既然你已经假装失踪逃债了,又为何让你父母冒认死者尸体?”

“没办法的事,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多得是,我失踪的事大部分债主都不相信,经常去我父母和我老公的住处闹。我只是想一劳永逸的解决,让他们相信我真的死了。只要弄到了死亡证明,他们就会死心,债务也就能一笔勾销了。”高爱霞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一抹憧憬的神色,“那样,我就能有新的生活了。”

“你承认唆使父母冒认死尸的事?”

高爱霞犹豫了一番,点点头,“是,我承认,我是主谋,我父母只是听了我的话,他们二老已经跟着我遭了不少罪,请警方能对我父母宽大处理,我愿意承担主要责任。”

韩彬合上了笔记本,“你要是早就有这份担当,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高爱霞目光呆滞,语气感慨,“人活着真的很累,我只是想走一条捷径让自己活得轻松一些,没想到……却让自己和家人坠入了深渊,高额的债务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只能逃避。”

“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会给警方查案造成多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