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人间,我无敌

枉死城剧烈地震动起来,整座城池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震感,虚幻与现实的界限破碎成无数的碎片,虚空在颤抖。

巨大的失重感笼罩着整座城池,让枉死城从虚空之中坠落如破碎的交界之中。

枉死城被拉入了现实之中,一座巨大的城市像是凭空一般出现在夜色之下,整个城市之中的妖魔被震的七零八落,数不清的建筑崩塌。

多少年了,即便是仙门也只能将枉死城逼入那虚幻的空间之中,但是现在枉死城最大的后手被打破了,那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彻底粉碎了虚幻与现实。

璀璨的星空之下,夜风呼啸,吹低了看不清种类的草木,一座巨大的城池从虚空之中落下,大地震动,黑暗之中无数的灰尘冲天而起,如同沙暴一般。

大地之上崩碎出一道道的裂缝,从枉死城的脚下蔓延到远方秦军的脚下。

“杀!”随着蒙恬一声令下,十二万秦军动了起来,像是移动起来的山岳,朝着枉死城撞了过来。

枉死城的大门已经碎了,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一切。

李春秋站在虚空之中,看着这一场战斗,战鼓的声音震动天宇,火焰在大地之上燃起,到处都是厮杀声。

枉死城之中的妖魔还没有从惶恐之中回过神来,数不清的身着甲胄的秦军士卒便已经冲进了枉死城之中,蒙恬从容地将军阵展开,巨大的白虎在虚空之中咆哮。

战!

秦军士卒如同从高山之上奔涌而下的洪流,将一切妖魔冲散在枉死城之中,有备攻无备,有心算无心,没有经过训练过的妖魔直接溃散了。

被数不清的秦军士卒裹挟着朝着枉死城的深处冲去。

在秦军背后的虚空之中,大秦巨大的气运黑龙自虚空之中盘踞着,它冷冷看着世间的一切,双目之中的神韵灵动。

千里之外的北郭郡,嬴政右手按在那大秦传国玉玺之上,霸气无匹的黑色光华将之彻底包裹,他的双目之中黑龙游走,远隔千里窥探着战场。

李春秋站在枉死城之外,淡淡地看着这一切,衣袖随着夜风飘舞着,他缓缓从虚空落下,数不清的秦军为这位大秦的真仙留出了余地,如同避让高地的流水。

踩在大地之上,李春秋抬了抬头,瞥了一眼远处的战场,便收回了目光。

这是他徒弟的战场,不是他的,念头即此,李春秋一步踏出,消失在虚幻之中。

他也有他要做的事情,阴世轮回确立需要那鬼蜮之主寄居的深渊,只要这深渊到了他的手上,这轮回也算是成了。

他立着漫天神佛,成那就那道祖,他徒弟征万界,成就天帝之位,岂不美哉!

枉死城深处的禁地之中,李春秋凭空浮现在那诡异的雕塑之前,那雕塑还是漆黑而诡异的模样,在雕塑的身前是那悬空的无数棺材。

这叫做葬虚,是将无形的虚幻寄居在现实的一门高深的道法,而要想成就这么一座阵法的要求,便是必须要有一脉同血缘的人们共同祭献。

“是你!”一道惊恐的声音在李春秋的身后响起。

枉死城鬼王黑气缠身,已经遮蔽了自己的身形,可他的身子却在不断地颤抖着。

李春秋是来过枉死城,当时是为了将这些人间大妖禁足,他自然给这些大妖留下了足够深刻的映像。

轻轻瞥了一眼这位枉死城的鬼王,李春秋轻轻地挥挥手,那枉死城鬼王周身的空间忽然扭曲了起来,下一刻瞬间,他便消失在了远地。

枉死城鬼王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出现在了战场之上,他的耳边只出现了一道冷淡的声音。

“你对手可不是本座。”

就在枉死城鬼王出现的下一刻,盘踞在虚空之中的黑龙就如同活了过来一般,从虚空之中跃出,巨大的黑色龙躯遮天蔽日。。

吼!

龙吟虎啸,百兽浮沉。

远在千里之外的嬴政一瞬间将自己的神驾凌到了战场之上,一瞬间就像是他自己真正来到了战场一般,他注视着那枉死城的鬼王。

恐怖的气运黑龙一瞬间暴涨起来,巨大龙尾狠狠地拍下。

虚空破碎,枉死城的鬼王一瞬间激射出去将枉死城厚重的城墙撞出来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黑色的气运黑龙在这一刻越发的凝实起来,似乎要由虚化实,一片片鳞片越发具有金属的光泽,整个龙身充满了钢铁一般的力量感。

“朕说了灭了你,你便逃不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凡四海之地,皆是他的子民,他说要谁死,谁就必须死。

枉死城城墙之上的巨大坑洞之中,漆黑如墨的身影从其中飞出,战在虚空之中一双猩红的双目与气运黑龙远远地对视着,鬼王咬牙切齿地从自己的口中蹦出来了五个字:

“大秦始皇帝!”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既然来了,就死在这里吧!”

枉死城鬼王嘶吼道,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没有杀死这位大大庆始皇帝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来到了枉死城。

枉死城可不只是隐匿在虚幻之中那么简单,它本身便是一件恐怖的杀器,由与封阴村先祖有关的鬼蜮之主经营了不知道多少年。

鬼王身上黑气忽然从虚空之中,滋生了出来,黑色的雾气像是点燃了大地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蜂拥而去。

赤红色的阵纹从大地之上蔓延开去,世间阴阳开始摇曳起来。

在枉死城的深处,那诡异的石雕亮了起来,一道道的赤红色道纹从诡异石雕的底部朝着那狰狞的雕塑头顶蔓延而去。

李春秋望了望那石雕,然后重新将目光放回到了那悬在半空之中的棺材之上。

师如父,但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出去闯荡的,没有人可以守护孩子一辈子。

这阵法终究还是让他自己闯吧!

“装死吗?”李春秋抬着头望向了那虚空之中的铁棺,铁棺被锈迹斑驳的青铜枪穿过,像是被钉在了虚空之中。

“我们无冤无仇!”锈迹斑驳的铁棺轻轻摇动,似乎里头真的躺着一个活人,沉睡了千百年。

李春秋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要深渊,至于你的命,可以留给那封阴村的可怜人,骗了人家千年,总是要还的。”

“真仙不是无敌的。”这似乎是警告,虚空之中数不清的棺材轻轻摇晃着,像是在诉说这什么。

“但是在此世,我是无敌的!”

李春秋笑了,虚空之中那数不清的棺材一瞬间炸裂,时空像是被碾碎了一般,恐怖的压力狠狠压在了那铁棺之上。

人间,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