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多喝热水

关于茶,杨修远还真跟张安平聊过。

杨修远研究不深,在老家的时候,从小到大都是喝茶。

但张安平从一些极端现代主义那边了解到,茶并没有那么好。

抛开农残不说,还有一个热水的问题。

对于暖男,有一句搭配的话。

多喝热水。

可多喝热水好吗?

有一个数据,喝超过六十五度的热水,会提高得喉癌的概率。

喝茶,大都是能入口就开始喝。

所以,很多人喝茶都是超过了六十五度的。

在鹏城这边,小老板喜欢泡茶这一套,来人了来客户了,坐下来泡杯茶,边喝边谈事。

但是玩这一套的人杯子小的可怜,一嘴就没了。

大老板大都是备比较好的矿泉水,真解渴也不用担心杯子有没有人用过,讲实际和效率

当然,在杨修远看来,也就张安平这种“无所事事”的人才把生活过的这么与时俱进。

杨修远的生活哲学是千金难买一个我愿意。

袁航和杨真真开始汇报工作。

虽然有点奇怪老板怎么突然关心起工作来了,但杨真真还是说道:“几个小家伙的音源录制已经搞定了,现在就是的拍摄,发行暂定明年,从那边了解到消息,四个人要么全部可以去春晚,要么可以去一个”

春晚也在与时俱进,好几年前就和互联网合作了。

也就是找收入,和阿里都会和春晚合作。

有些消息也就提前知道了。

作为去年到今年选秀节目比较正能量的一档节目,偶像学院完全有机会去几个人。

当然,杨修远要是能去更好,但杨修远不愿意去。

如果多人去大概率就是串烧,单人去有独唱。

这得看后续的安排,毕竟那个节目变数太多。

“我这边没多少事,彩英的那档节目表现出乎意料的好,涨粉了,现在网上有闲话也是你们几个”袁航说道。

当下需要注意的公关是关于周子安的,有个三巨头解散的热搜词,但这个不属于袁航的处理范围内的事。

“对了,还有件事,华影奖对你和曲总都发来了邀请,诚意十足。”

袁航提了一句诚意十足,是因为不仅发来了邀请函,那边的负责人还亲自打来了电话邀请,站在公司的立场上,袁航希望杨修远能去。

这是一种诚意,华影奖和龙爵奖这两大圈子在华语电影界影响力很深,这对于旗下的艺人发展也有好处。

“行,回复吧,到时候我会到场的。”杨修远点头回道:“今天叫你们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想跟你们说。”

杨真真和袁航都抬头,什么事都到要杨修远请客吃饭的地步了。

“我要当爸爸了!”杨修远的语气中有难以掩盖的喜意。

“噗!”杨真真正在喝水,没忍住,喷了。

“对不起,太惊喜了!哇塞,恭喜杨总!”杨真真赶忙道歉。

杨修远没在意,继续说道:“所以,以后你们要是有处理不了的事就发到我的邮件上,我来处理,你们曲总还是会上班,不然她会无聊,但需要操心的事全部发给我,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真真和袁航对视,皆有种吃狗粮的感觉。

“明白”

“还有件事,就是婚礼的一些事,这件事航哥帮我操心一下”

婚礼小办,不公开的那种,暂定在渝州。

这需要有人操心,杨修远想到了袁航,如果工作上有事需要安排,他可以处理。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可能都要插手一些公司管理的事。

老婆孩子为大!

昨晚上和曲绣衣商量,要不就在家养胎?

但那种日子曲绣衣过不了,太过无聊了。

据说孕反是越闲着越严重

不查不知道,一查,有些人怀孕能得抑郁症。

大都是这些东西折磨的。

带着吃的回家,曲绣衣正在跟她妈妈视频。

“修远回来啦?”

视频里,易兰问道。

杨修远凑了过来,叫了一声妈。

这给易兰乐呵的。

“你也别太辛苦了,要是怕没人照顾,跟我说,我过来。”

“不用了妈,你们就好好等着抱外孙吧。”杨修远笑道。

包括杨修远的妈妈周小红也这么说,要过来照顾曲绣衣。

现在还早,肚子都没大呢。

而且怀孕期间最好不要让家人来照顾,当妈的有当妈的想法,一个眼神不对,她觉得你嫌弃她。

所以,杨修远和曲绣衣商量,全程不用双方的妈妈过来照顾,生孩子前后可以请专业的护工过来。

只是杨修远会辛苦一点,但杨修远不怕,他乐在其中。

曲杨文化,曲绣衣最近好几天都没事做了。

传到她手里的要么就是简单的报表,要么就是需要签字的一些存档文件。

其余时间全没事。

这让她不太习惯,她工作有她工作的态度。

这是她当律师的时候就养成的。

“我们这个小公司现在就这么平稳吗?”吃饭的时候曲绣衣问杨真真。

杨真真笑道:“杨总接了一部分事过去了,而且事情本来就不多。”

曲绣衣问清楚前因后果后哭笑不得,杨修远参与公司管理这件事没跟她说,可能在杨修远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让她别那么累。

“不行,现在才多早呢,你跟老袁说一声,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真到了那个地步我不会矫情的,而且你们老板也不轻松啊,周子安那边说不在意,时不时还看看新闻,你看旗下这几个小家伙,都快给你们老板榨干了,还有剧本,整个公司的制作端都在他身上,马上平凡无声也要上映了”

杨真真无奈摊手,这咋办?

“听我的,公司我负责,这是一开始就定下的基调,怎么,趁我怀孕要夺权?”

“噗”

杨真真无语:“好好好,听你的,回归原样,反正现在我大部分时间也呆在公司,看你情况不对劲我就跟老板打小报告。”

“嗨呀!还真开始夺权了!”曲绣衣瞪眼。

杨真真认怂,天天吃狗粮,她都快习惯了。

心底微微叹息一声,现在人家要结婚了,小青一那份少女情愫大概永远都要埋藏在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