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你赢了

“不过那家伙倒也不是没有本事。”青禾细细琢磨了一会,发现在自己的愤怒背后,倒也是有几分偏见,那个叫做徐帆的小弟子,在天赋上面,似乎不低于自己。

甚至可是说,还要高于当年的自己。

这是妒忌吗

“哼,我就不信,我还会输给你,小毛孩。”

在远离了众人的目光,青禾忍不住像小孩似的赌气说了一句,从小在安玄学院长大,师傅的严厉教导下,这样随着性子的话,倒是没有机会说。

云海之中,只见那道白光突地调转方向,往乾元峰方向疾飞了过去。

徐帆将手中的麻袋撒了撒,将剩余的药粉全部倒入了最后一个木盆之中,拍了拍手,满意地点了点头,嘿嘿笑道“嗯,大功告成,嘿嘿,仙兽大哥们,这几天就好好补补睡眠吧。”

“嗯”

他说完转身就准备开溜,惊鸿一瞥之间,发现漆黑的夜空突地闪出一道白光,直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不会这么巧吧”徐帆不敢相信地咧了咧嘴,刚刚心中一直担心被巡逻的青禾发现,这时候一人飞来,这也太巧了吧

徐帆此刻也不想管到底是谁来了,撒腿就准备开溜,可那白虹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就来到了乾元峰,他跨出的步子只得尴尬收了回来。

只听得背后一人轻盈从空中跃下,随即一声龙吟般的剑啸声响起,徐帆只觉得背后一阵极强的气势压来,背脊不禁感到一阵严寒。

“你是谁”

“干,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徐帆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这一声清脆的呵斥声正是自己最怕的那个大师姐,更让自己心惊胆战的是,这大师姐已经把剑拔出来了,自己的实力,遇到她,怕是怕也跑不了了。

“哈哈,哈哈,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本只是我一人,没想到这位小娘子也睡不着呢,哈哈,好巧,好巧。”

只听得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青禾顺着顺着白虹剑往前看去,只见那人转过身来,拿着一个麻袋折成扇子状,自作潇洒地扇着,不禁皱了皱眉。

“你是谁大半夜的蒙着面做什么,还有,你掐着你的嗓子干什么”

“咳咳”

徐帆被她这么一说,掐着嗓子的手也不好意思地撤了下来,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心中暗自庆幸,这大师姐虽说性子有些骄傲,但好在还是有几分稳重的。

要是换做红菱那个不喜欢用大脑思考的家伙,哪还会管对面的是敌是友,早就提剑杀过来了。

“额,现在该怎么办呢”

“怎么回事”

突地只见那个奇怪的家伙目光落在一边,似乎看到了很害怕的东西似的,青禾不禁感到一丝疑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仅仅是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嗯”

待到她再次回头的时候,那个蒙面的古怪家伙已经不见了踪迹。

青禾微微挑眉,自己不过稍微转头而已

这人的实力未免也太骇人了吧,要知道,自己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瞬间遁走

难道说白天那个叫做徐帆的师弟说的是真的。

真的有魔教中人潜入安玄学院了

看到青禾不解地摇了摇头,徐帆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这大师姐平日里都是与安玄学院弟子进行光明正大的比试,没和真正的敌人交过手,平日里见不着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嗯大师姐,你可别怪我啊,我可教了你一招呢,要知道若是遇到的是魔教中人,可不会像我这样躲起来了,而是一剑朝你刺过去。

徐帆低头看了看脚边的遁影香炉,还好自己有这么一件宝贝,稍微一点点灵力的支撑,就可以使得前方的人看不到这边的情况。

当然,这遁影香炉却也有着最大的弱点,只要敌人一过来,穿过遁影之雾,就会发现自己。

徐帆托着下巴琢磨道,自己一没露出杀气,二没灵气波动,就连呼吸都停住了。只要青禾不再往前走,自己就可以躲过一劫。

哼哼,她肯定以为我是一个极强的高手,瞬间遁走了吧,嗯这么自信的人,是不会怀疑自己的判断的啦。

什么

徐帆自信地摆了摆手,心中满是得意,抬起头来就要想要目送青禾离开,却是眼睛瞪得老大,只见青禾淡眉微微蹙起,那柄长剑紧紧握在手中,竟踱步往自己走了过来。

“大姐你可千万别往前走了,会死人的。”

看着青禾越来越近,徐帆只感觉自己眼睛都快从眼眶内掉出来了,只可惜自己的眼神并没有法术,不能用眼神将她的脚步给停下来。

黑夜之中,御兽坊附近一片寂静,青禾的脚步声显得额外地刺耳,徐帆不断地晃着脑袋,嘴唇不断颤抖着,像是在喃喃念着什么。

“十步大师姐,别过来啦,这么晚啦,你快回家啊。”

“九步大师姐,别过来啦,后面风景那么好,你回头呀。”

“八步大师姐,别过来啦,我这么一个小师弟,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嘛。”

“三步大师姐,真的不能走了,你要再走,我我我”

十步的距离,徐帆也不知道自己的脑海之中做过多少的思想斗争,青禾也不知道为什么,脚步走得特别地缓慢,闲庭信步似的。

他甚至认为,青禾是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小把戏,是在故意戏耍自己。几经努力,他才将心头冒出的投降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可青禾现在只需要再往前走一步,便可以穿过遁影之雾,到时候,自己的那些小把戏可都没有用了。

“好吧我投降,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