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如果造不出来怎么办

“好!大家作证,如果我们能够为你们提供出重型曲轴机床,以后整个船舶行业的机床需求,将优先考虑国产机床,只有在国产机床不能满足的情况下,才能考虑从国外进口。”

唐子风大声地对旁边的人说道。他们是在康治超的办公室里谈话的,现场除了唐子风等人之外,还有康治超的几名下属,唐子风要找人作证,这几位下属也是被包括在内的。

康治超有些懵。他事先分明没有这个意思,而且也没有答应这个要求的权力,却不知为何与唐子风话赶话,居然就说到这个程度了。听唐子风这样叫板,他一时竟软下来了,讷讷地说道“采购机床这件事,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最多……我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多帮你们说话就是了。”

“闹了半天,仅仅是帮我们说说话?康总工的面子好值钱哦。”唐子风不无讥诮地说。

“不是,我们下属的船厂采购设备,是有自主权的,我们总公司只有建议权和审批权。”康治超硬着头皮解释道,他也知道这个解释与自己此前的强硬态度有些不协调,所谓羞刀难入鞘,指的就是这种情形了。他说道“我会努力说服各家船厂的,我在系统内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这一点你可以问他们。”

说到这,他用手指着自己的几个下属,想让下属替他背书。

几个下属也是好生无奈。有头脑机灵的,已经察觉出自己的领导被眼前这个小年轻给耍了,答应了太多的条件。人都是要脸的,尤其是到了康治超这个级别以及这样的学术地位,讲究的就是言行一致、暗室不欺。他如果答应了唐子风说日后要替他们说话,那么就肯定会兢兢业业地去做到。那种当面承诺背后爽约的事情,唐子风能干得出来,康治超是干不出的。

“唐厂长,康总工说的这些,前提是你们要拿得出符合我们要求的重型曲轴机床,如果你们拿不出来,那康总工承诺的这些,就不能算数了。”一位名叫刘振的下属抢着替康治超说道。

唐子风把胸一挺“那是肯定的,我们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把这种机床造出来。”

“那么,你们如果造不出呢?”刘振逼问道。

唐子风不假思索地说“如果造不出来,我今生今世不再踏进这个办公室!”

“好!”康治超赞了一声,却丝毫没有觉得唐子风答应的赌注里有什么破绽。他说道“只要你们能够造出合格的重型曲轴机床,我不管走到哪里,都给你们当义务推销员。还有,你们研制机床的过程中,需要我们提供什么配合,我们绝无二话。”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好。”唐子风表现得十分爽快,他用手一指罗道“小罗,你和这位刘工交换一个联系方法,这几天你辛苦一下,和刘工多沟通几次,务必要让刘工把他们对曲轴机床的性能要求详细地告诉你,另外还有刚才康总工说的,他们系统内需要的什么大型数控切割设备、六轴五联动啥的,都问清楚,以便咱们做好准备。”

“可是……”刘振胀红了脸,意欲争辩什么。他心说,我答应了吗,你就让这个小姑娘多找我几次,还什么让她辛苦一下,你怎么不说我辛苦一下呢?系统内对于机床的需求,我倒是知道,但要把这些东西都梳理清楚,有那么容易吗?你谁呀,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唐子风似乎是看出了刘振的想法,他盯着刘振的眼睛,问道“刘工,你想说什么?你是不相信我们的能力,还是不相信康总工的眼光?或者,你觉得康总工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刘振吓出了一身冷汗,直接来了个否认三连。待回过味来之后,他怒气冲冲地说道“唐厂长,你怎么这样说话啊!”

唐子风面露诧异“咦,我怎么说话了?我只是让我们小罗和你联系一下,确定一下你们需要的设备的性能指标,这有什么不对吗?”

“我……”刘振哑了,他分明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怎么三下两下就被唐子风给绕糊涂了。其实,他刚才是想说……,咦,自己刚才想说啥来着?

刘振被唐子风怼得无话可说了,康治超的另外几名下属见状,也就下意识地闭了嘴。自家的领导都没说什么,他们又何必多嘴呢?

双方立了赌约,又商定未来要就开发重型曲轴机床一事进行更为深入的合作,唐子风便带着自己的几个随从离开了。到了这个时候,康治超也不好意思再端着架子,只能亲自把唐子风等人送出公司大门。看着唐子风等人的身影渐渐走远,他心里隐隐有了几分期待。

“唐厂长,其实刚才你不该和康总工打赌的。”

离开船舶公司的大门挺远一段距离之后,关墉怯怯地向唐子风提醒道。

“为什么?”唐子风诧异道。

关墉说“重型曲轴机床的技术难度非常大,而市场需求却比较小,也就是几家柴油机厂可能会感兴趣。上次谢局长到我们普机去,的确说过这件事,但我们厂讨论过之后,觉得难度太大,又有点得不偿失,所以就没有做。我想,临一机搞铣床有一定基础,但也不一定会有兴趣做吧?”

“有兴趣没兴趣,倒在其次。关工,你觉得以临一机的技术实力,或者再加上你们普机,能不能把这种机床研制出来?”唐子风问。

关墉想了想,说“如果研究经费能够保证,再从国外引进一些关键部件,我觉得要搞出一台这样的机床,还是有希望的。”

“那就好。”唐子风点点头,“我回头让厂里评估一下,值得搞就搞,不值得就算了。”

“可是,你跟康总工打的赌,怎么办?”关墉问。

唐子风反问道“我打啥赌了?”

“你说如果我们造不出来,你今生今世都不进康总工的办公室。”

“是啊,那就不进呗。”

“呃……”

关墉被噎住了。转念一想,可不是,如果搞不出曲轴机床,大不了唐子风就不去找康治超了,这算个啥损失呢?别说唐子风完全可以不在乎船舶公司的业务,就算想从船舶公司开拓业务,他也可以让其他人去联系,或者他自己去联系船舶公司的其他领导,谁说必须在老康这一棵树上吊死的?

说得更远一点,老康今年也是五十出头的人了,还能干几年?等老康退休了,也就不存在他的办公室了,届时唐子风再去船舶公司,谁又能说啥?

这个唐厂长,实在是太阴险了!

关墉在心里涌上来一个念头。

唐子风的两个直系下属沈卫浩和罗小璐,自然知道自己的领导是什么德行,对于唐子风这种毫无节操的作为丝毫没有觉得惊讶。刚才那个阵势,如果不是唐子风嘴硬,老康会向他们低头吗?相比灰溜溜地被人赶出来,玩个心眼耍一耍老康,又算个啥呢?

“唐厂长,那么,我还要和那个刘工联系吗?”罗小璐问道。

唐子风说“当然要联系。你盯着那个刘工,务必把他们系统内需要的各种机床的细节都问清楚。老康发了话,他不敢跟你炸刺。”

“明白了。”罗小璐爽快地回答道。她也的确是想明白了,有唐子风与康治超的赌局在前面放着,刘振还真的没法跟她为难。以往联系其他单位,想了解一下系统内的机床需求,人家多少都有些敷衍,现在到了船舶系统,没准还是合作性最好的,这算不算是塞翁失马呢?

唐子风又转头向沈卫浩吩咐道“老沈,你也要跟进。船舶公司下面那些船厂是有设备采购自主权的,一旦小罗这边了解到了他们的机床需求,你就通知韩部长,让他安排业务员去这些船厂联系,捡到篮里都是菜。”

“明白。”沈卫浩也响亮地应道。

“苍龙研究院这边,要盯着客户的需求。如果是以咱们现在的实力可以研制出来的设备,就要积极推动。如果是现在还有难度的,也要记录在案,条件一旦成熟就启动研制工作。中端市场也好,高端市场也好,我们肯定不是一口就能够吃下的,要一点点地蚕食。”

“我明白,我会和小罗一道去和刘工探讨的。”关墉答应着。唐子风把他带在身边,就是让他负责把信息带回研究院的。临一机擅长的只是磨床和镗床、铣床,如车床、钻床、刨床之类,还有压力机床,都是机二零的其他成员企业所擅长的,这些信息也需要与他们分享。

“好吧,今天咱们就先到这,你们各自回去休息。明天早上8点半,咱们到化工部门口碰面。”唐子风说。

“唐厂长再见!”几个人一起向唐子风道别,然后便一同向附近的公交车站走去。

唐子风站在原地,看着几个下属走远,这才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道“清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