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越来越好的蓝田县

第五十四章越来越好的蓝田县

“事情理顺了吗?”

云昭看了一遍文书,合上之后,用手指揉按着眉心问道。

“蒲城县令张永,大荔县县令何永道盼我蓝田县进入如盼春雨。”

“用手段了吗?”

“用了一些,张永还算不错,何永道我建议撤换一下,此人太贪,且毫无廉耻,待此人被撤换之后,在他去职还乡的路上应该遇到强盗才对,他的钱财都是大荔县的民脂民膏,不能带走。”

“换什么人呢,你的同窗?”

“同窗们虽然能干,资历却是不够的,三两个年轻县令大明朝廷还能容忍,七八个,十几个年轻县令,上官不会同意,百姓也不会同意。

尤其是那些候补了几十年还没有当上官的候补官员,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疯。

所以,少爷,我开会之后决定,不能鄙弃那些旧文人……“

“等等,旧文人?这个词是谁告诉你们的?”

“还用别人说?我们自己琢磨出来的。”

“嗯嗯,要是传扬出去,你们会因为被人家口诛笔伐而死!”

“不要紧,我们找一些能扛得住的,且会说话的,喜欢辩论的人去带头好了。

比如韩陵山那种骂遍玉山无敌手的人,像他这种人根本就不害怕跟人对骂。

哦,说一件事,你别生气,韩陵山下山之后找的第一个对骂对象就是少爷的外公秦培亮,说他白白当了三任西安学政,却没有教导出一个可用之才,导致西安府的官员全是江西人,还说这就是江西填西安。”

云昭吞咽了一口口水道:“老头被气死了没有?”

徐五想笑道:“人家大人大度,把门关上了,韩陵山在人家门口喝骂了两天,这才去了西安府学,人还没进府学,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有一个疯子要来府学进学了。”

云昭继续捏着眉心道:“还有什么糟心的事情一并说出来吧。”

徐五想翻看了一下文书道:“有人想在蓝田县修建瓷窑,很大,很大的那种,据说是传承下来的耀州窑青瓷手艺。

如今,耀州那地方的人已经没法子过日子了,所以就想把全部家当搬来蓝田县。”

云昭皱眉道:“耀州窑离开耀州还能叫做耀州窑吗?耀州距离蒲城不远,让他等着,等龙首渠重见天日的时候说不定蓝田县的手脚就能伸到耀州了。”

徐五想摇头道:“他们快要饿死了,在耀州烧出瓷器来也没地方去卖,流寇来一次糟蹋一次,他们等不住。”

“我们这里的土能烧窑?”

徐五想道:“人家来蓝田县卖瓷器的时候,在蓝田县南边发现了瓷土,这才有了搬家的想法。

不过,人家说了,要来就一个村子全来,如果不要全村的人,村子里的手艺人也不来。

还说,他们以后只管造瓷器,至于卖瓷器这种事情他们是不管的,还说了,全村人只会烧瓷器,不会种地,也不打算种地!

少爷,大明的瓷器作坊历来是官窑的天下,南北占遍了,像耀州瓷这种手艺其实很不错,他们出产的青瓷堪称一绝,其中他们家的老祖宗手里还握着“青天釉”手艺。

据说釉中含有玛瑙,色泽青翠华滋,釉汁肥润莹亮,有如堆脂,视如碧玉,扣声如馨,质感甚佳,有“似玉非玉而胜似玉”之说,色泽素雅自然,有“雨过天青云”之誉。

我以为,可以答应他们,咱们蓝田县现在啊,生意不好做,除过粮食之外,没一样能拿得出手的。

那些蠢婆娘们织的老粗布,也就是草原上的人喜欢,问江南的客商,人家连瞅都不愿意瞅一眼。

要不是我们规定,进入蓝田县做生意一定要购买粗布,那些织布的蠢婆娘们早就饿死了。

所以啊,耀州窑这事一定要拿下来,既然那些工匠们不愿意种地,我们就不要他们种地好了,反正能种地的人太多,让他们长年累月的去烧瓷器,比种地划算。”

云昭越听,眼睛瞪得越大,因为他发现,徐五想这种人的思想似乎已经脱离了大明人的思想轨道,居然已经脱离土地束缚了。

他甚至敢打赌,

赌徐五想接下来一定会给他弄出一家硕大无朋的国营工厂出来。

果然!

徐五想见云昭瞪大了眼睛,立刻就明白县尊对这事情很感兴趣,就继续用诗歌一样的语言继续蛊惑道。

“我蓝田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县尊虽然年纪不大却是胸有沟壑之人,玉山更是集天下钟秀于一身,如果……”

云昭瞅着徐五想那张精致的麻子脸哀叹一声道“有没有法子把你脸上的麻子全部去掉?”

正在拍马屁的徐五想一时间跟不上云昭跳跃性的思维,不过,玉山书院大比第三名终究不是白给的。

立刻道:“这就要麻烦聋二帮我把这张脸皮掀掉,看看能不能再长出来一张脸,我估计是不成的,脸皮掀掉后估计更难看,反正我这个人是您四十斤糜子换来的,要求不能过高,您就将就着看?”

云昭又叹息一声道:“卞和为了一块璞玉丢了两只脚,你这块璞玉想要让我妹子们发现,你觉得你该付出什么代价呢?”

徐五想摇摇头道:“没想娶您妹子,她们的长相也不好,更没打算让您弄得满天下人都是您妹夫,这一点用处都没有,当妹夫的该背叛的时候还是会背叛。

我还想要一个绝色美人呢,等我攒够了钱,就托人去扬州给我买一个,以我的本事很快就能攒够钱,不着急。

多多姐说了,扬州尽出美女,像她那样的只是一般般!”

“她这么跟你们说嘛?连她出身都不放过?”

徐五想瞅着云昭道:“师姐师弟的,跟我们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是四十斤糜子买来的,谁都知道,我羞愧了吗?”

云昭咳嗽两声,拿起文书飞快的签了字,署上名字,用了印信,然后递给徐五想道:“去办吧,龙首渠的事情还是交给水官去做,军队上的事情云猛带人去查,你们现在不要树敌。”

徐五想点点头,就抱着文书离开了书房。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云昭也就在书房坐不住了,起身去了内宅,他总觉得自家姐妹的眼睛是瞎的。

高杰这样的混账也配算是良配?

开头就开错了!

回到后院,云昭看看母亲的样子,就对自家姐妹择婿的事情有些绝望。

“嫁人啊,就一定要看准喽,不能委屈自己,咱家现在还不用看别人脸色,尽量挑自己喜欢的。

好过一辈子,难过也是一辈子,鞋子合不合脚自己清楚。

就像你兄长,找来的两个女子我都不满意,一个风尘气太重,名头不好听,一个又太刚硬,不像是一个好生养的。

可是呢,你兄长喜欢,我就只好装聋作哑,我这个婆婆将来难做喽!”

“可是,多多漂亮啊,冯英不好!”也不知是哪一个姐妹在乎乱插嘴。

“不是多多不好,是她的心里面总装着一股子恨意,这就让人很难亲近起来,这孩子要是转不过这个弯子,这一辈子没好日子过。

冯英呢,也不错,就是这个孩子比较傻,如果她肯放下手里的弓箭,刀子,脱掉劲装,整日里把自己收拾的像一个女子,我还是很喜欢的……“

云昭偷听了一会就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这个时候是母亲每天最舒服的时候,坐在后宅,被姐妹们簇拥着,臧否一下身边的女子,这种成就感,让她快活。

云昭刚来的时候,夜晚的玉山上是一片死寂,现在,多了无数的灯火,这些灯火被白雾笼罩的朦朦胧胧的,比不上天上的明月,却是人间的灯火,很温暖。

蓝田县变得越来越好,给了很多人希望,云昭不想让这些人的希望破碎,即便是梦,他也要把这个梦从梦境里照进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