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有追求就是好样的

第五十六章有追求就是好样的

“其实你可以辞官不做的。”

云昭喝了一口茶水,似笑非笑的看着洪承畴。

洪承畴冷笑道“凭什么?某家十年寒窗,铁砚磨穿,这才混到现在的地位,进一步千难万难,你叫我退让,某家如何能够甘心呢?”

云昭笑道“洪氏老祖宗已经年迈,嫂夫人独守空帷多年,日盼夜盼你回归,你却一个人在外边漂泊,吃不好,穿不暖不说,还被贼寇殴打,这还是让人过的日子吗?”

洪承畴大笑道“总要混到一国宰执,青史留名才好回家。”

云昭道“那时候,你估计就生不出儿子来了,只有抱孙子的份,满头白发佝偻着身子回家,意义不大了。”

“听你的意思,似乎有招揽我的意思。”

“你要来,我有多大的权限,就给你多大的权限。”

洪承畴笑道“一字并肩王从来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我要是真的来到蓝田县,真的拿到了跟你一样的权限,不出五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绝对没有共存的可能性。

猪,你对权力的认知还是不足,以后招揽人家的时候呢,老老实实的把位置摆正,该给人家的莫要小气,不该给的早早地断绝他的念想,以谁为主呢一定要说清楚,讲明白,还要给所有人划下一条红线,越红线的人,伸手砍手,伸腿剁腿,不敢有半点仁慈。

一个人再有用,如果总是觊觎你的位置,这样的人就不能要,能力越大害处就越大。

你想招揽我也不是不成,一定要等我混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时候再伸手拉我一把,这个时候我才能死心塌地的帮你。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很清楚,只有你是真正想要我这个人,看上了我这一身的才华,到时候啊,投奔你也就顺理成章,心存感激之下呢,也就不会再生出什么别的念头。”

云昭满意的道“好的,我记住了,一定要等到你混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身败名裂的时候再招揽你来蓝田县享福。”

洪承畴正要点头表示同意,忽然皱皱眉头道“为何一定要等我身败名裂之后呢?”

云昭道“这就是你刚才教我的手段啊,你不身败名裂谈何山穷水尽,走投无路?

你那么大的名气,再加上亲朋故旧一大堆,你要是不身败名裂我一个陕西土著怎么敢用你?”

洪承畴想了一下痛苦的道“是这个道理啊,不过你也就是想想,我不会把自己混到那个地步的。

要不,我们继续打赌?”

云昭摇头道“我不跟你打赌,赢了你的赌注我一般会失去更多。”

“你在归化城的布置准备的如何了,能不能派上用场?”

云昭摇头道“归化城现在就是吸血鬼,不停的在吸允黄台吉的血,也在吸允张家口商贾们的血,当然,有时候可能还要吸一点我的血。

所有人都在期待归化城能够复兴,所有人都希望归化城周边出现沃野千里的局面。

这时候不可能对你或者朝廷有任何帮助。”

洪承畴道“有希望就好,有你在塞外,我们至少不至于眼看着建奴纵横塞外而束手无策。

听说你跟高起潜闹翻了?

答应给天雄军的炮子跟火药还有希望吗?”

云昭皱眉道“高起潜很是惜命,他一步都不肯离开西安城,这让我没法子对他下手。

所以,只好从他身边的宦官助手,张云汉,韩赞周两人身上下手,看看能不能架空这个死太监。

我觉得不出一月就该有好消息传来了。”

洪承畴点点头道“有办法就好,天雄军目前的处境很困难,我此次战败,他们身上的压力就会更重,所以,在被陛下革去我的职务之前,我把军中剩余的炮子跟火药全部转交给了卢象升,算是帮你完成了承诺,等你拿到那些炮子跟火药之后,记得连本带利的还我。”

云昭惊叫道“你这算盘打的太好了,留下一个空空如也的军营给新上任的人,等你重新掌控大权之后,只要从我家里拉东西,你的军营立刻就会满满当当,又成一支战力强悍的军队。

我问你,你们这些官都这么无耻吗?”

洪承畴笑道“猪,你既然怜惜这大明百姓,那就怜惜到底,军中有多苦你不是不知道,我把炮子,火药全部给了卢象升,你不会认为我这是在贪渎枉法吧?”

云昭笑道“换一个人我一定会这么认为。”

洪承畴挥挥手道“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好抱怨的?知道你很忙,走吧,下次来的时候莫要空着手来,看伤病人,怎么一点补品都没带呢……”

“秦王送了我两个秦王府的特产美人,我不敢带回家,要不,就送给你吧,好好地待她们,都是苦命人。”

“我才伤了腰,你就送我美人?这不是送礼,是在催命,钱财洪承畴不拒绝,美人就算了,毕竟刚刚才跟你说了思念寒妻的话,既然你没打算送,我也就不打算收了。”

云昭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绑的跟粽子一样的洪承畴道“我们都要保重,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黑暗时刻。”

洪承畴哀叹一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云昭离开了洪承畴在西安城的家,街道上人来人往的很繁华,加上不停地有商家用骂人一般的秦音叫卖。以至于云昭的马车走了一柱香的功夫才走出了那条繁华的大街。

这条繁华的商业大街,就是洪承畴跟云昭弄起来的专门跟蒙古人,乌斯藏人,回回做生意的地方。

到了每年五月底的时候,这里就会被人围的水泄不通,不仅仅有大批商贾进来做生意,更有无数的青楼在这里搭建戏台,上面有无数宫装美人在那里弹琴,跳舞,吟诗唱歌。

让人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大唐盛世。

云昭坐在马车里瞅着外面的景象,有一些欢喜,还有一些悲凉,他还记得自己在大雁塔前听着《双面燕洵》的曲子看一些古装美人在那里跳《丽人行》。

观者如山,掌声如雷,美人儿骄傲……现在,大雁塔灰啦吧唧的,没有彩色的灯光,没有绝色美人,只有一些穿的跟乞丐一样的僧人,如同睁着浑浊的双眼,希望能有一些虔诚的香客,能施舍给他们一些钱粮。

云昭抬手把一块碎银子丢进了老僧的钵盂里面,银子跟铜钵盂相碰的声音清脆,就像是敲了一下铃铛。

还以为修为精深的老僧会漠视钱财,没想到,老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碎银子,把空空的钵盂继续放在身前。

或许,这一刻他会感谢佛祖,至于丢银子的云昭,不过是佛祖派来施舍给他银子的一个冤大头罢了。

“会跳《丽人行》吗?”

云昭问面前两个瘦弱的小姑娘。

其中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疑惑的摇摇头。

“听过《双面燕洵》的曲子吗?”

小姑娘眨巴着无知的大眼睛显得有些恐惧。

“我们会唱一些水磨调,也会一些新曲《牡丹亭》,汤大家的嫡传弟子来西安的时候,我们看过,自己偷偷学了一些。”

小姑娘连忙说了一些她会的东西,她很害怕自己如果继续表现的没用的话,说不定会有恐怖的命运等着她们。

“我们要去蓝田县。”为了安抚两个不安的小姑娘,云昭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地。

“蓝田县?”

“没错,我是县令。”

“我会跳舞,什么样的舞我只要看一遍都能学会。”另一个脸色苍白,显得有些木讷的小姑娘终于开口说话了。“你可以把我们卖去青楼,我们能卖不少钱。”

云昭笑道“你们其实可以依靠织布就能养活你们。”

“我不织布,我就是喜欢跳舞,只要能跳舞,在那里跳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