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好汉子谁都喜欢

第六十章好汉子谁都喜欢

云昭对红娘子没什么兴趣。

对李信这个人也没有多少好感。

或者说,身为贼寇的云昭基本上看不起天下贼寇,主要是觉得他们干事情的时候手法太糙。

争天下是一个高智商的行为,也是一个不破不立的事情,破的事情让李洪基这些人去做就足够了,云昭要是把自己的双手弄得血淋淋的以后就很难用正常心态来面对天下人了。

喜欢看史书的云昭认为,但凡是开国皇帝多多少少都有些心理问题,且杀心奇重。

这可能是长久处在高压之下心理发生了一定的扭曲。

人人都说红娘子很美,云昭不这么认为,蓝田县多得是跑江湖卖艺的组合,也没见云昭有兴趣把人家的漂亮闺女抢回家糟蹋了去。

一个跑江湖的能漂亮到那里去

如果真的到了钱多多的那个模样,这时候他们家早就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了。

至于一个女人为了追求自由,追求爱情从而努力奋斗的故事,在大明世界里,云昭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真以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句话是假的

如果真的在路上偶遇一面,便日思夜想永生难忘,估计八成是见色起意绝对与爱情无关。

后世人把红娘子跟李信的爱情传说的太美好了,身处大明世界的云昭,切实的认为,这两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对哪一个见色起意了,然后就成了爱情传说。

既然冯英要去联系红娘子,就说明这个女人远不是一个街头卖艺的那么简单

见冯英似乎不愿意多说她跟红娘子之间的交情,云昭自然不会多问。

让徐五想给她准备了足够的粮食跟粗布之后,冯英就带着小楚以及一干蜀中盗贼就踏上华县到洛阳的那条古道。

此时,李洪基与孙传庭一路鏖战,已经从河南厮杀到了山西,在侯马驿站大战一场之后,李洪基率领本部人马也就进了韩城。

潼关以东的地方被战火彻底的燃烧了一遍之后,就变成了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场面。

这时候出潼关,如果不害怕鬼魅的话,应该是最安全的一条道路。

所以,云昭还是比较放心的。

送走了冯英之后,云昭就留在蓝田县县衙专心处理公务,顺便等一个不,两个人来。

艾能奇这个人多少还是有一些底线的,至于孙可望,只要能干掉时时威胁他第一干儿子地位的人,他不在乎干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所以,当李定国带着货物还在武关道上艰难行进的时候,云昭已经知晓李定国要来了,不仅如此,云昭连他携带的货物都知晓是什么。

玉山,李定国是进不去的,所以,云昭就特意换了一个容易让李定国找到的地方办公。

“今天,李定国就要进武关了。”

云昭批阅着文书,一边提醒昏昏欲睡的云杨。

“过了武关,他还要走六天才能到蓝田县衙门,你让我打会盹,昨晚没睡好。”

云昭叹息一声道“我怎么觉得把我的安危交到你手里是一件很错的事情呢

要是李定国这时候从房顶跳下来我可能就没命了。”

云杨张着大嘴打了一个哈欠道“云甲在房顶睡觉呢。”

见云昭又在看窗外,就不耐烦的道“外边还有三十一个人。”

见云昭又在看脚下,就烦躁的道“他不可能挖洞进来”

听云杨这样说,云昭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埋头批阅文书。

对于李定国,云杨没有半点印象,云昭不同,他可知道就是这个目前名声不怎么响亮的贼寇,在十几年后,会有一个两厥名王的称谓,并且独自一人撑起南明半边天。

对于这样的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衣少年匆匆的走进县衙,在云杨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睡眼朦胧的云杨立刻就变得精神无比。

对云昭道“李定国的货物进了武关,李定国,张国凤两个人却杳无音讯,查问赶车的活计,他们却说货主一无所知,只是给了不菲的报酬,另一半要在蓝田县收。”

云昭停下手中的毛笔,敲着桌子道“我就知道,孙可望这种蠢货怎么可能是李定国的对手。”

云杨道“现在麻烦了,我们成了千日防贼的人了。”

云昭笑道“不要担心,不要担心,只要他进了蓝田县就好,对于一个自幼颠沛流离的少年人来说,幸福生活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五月底的关中正是麦子黄的时候,天气晴朗,且酷热难当。

李定国停下手里的镰刀,熟练地将刚刚割倒的麦子打成捆,堆在一起,方便牛车来装。

捆完麦子,他直起腰,用的胳膊擦一把头上的汗水,瞅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滚滚麦浪,恨不得大吼一声。

抓过一个麦穗在手里揉碎了,吹掉麦芒谷壳,黄褐色的麦粒就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把麦粒丢进嘴里慢慢的嚼着,冲着隔壁的还在割麦子的张国凤道“我们比比看。”

张国凤似乎也很有精神,听李定国这样说,手里的镰刀挥舞的更加起劲了。

农忙时节,人不如牲口。

直到天色逐渐变暗,主家这才大声的吆喝一声,让这群麦客停了手中的活计,回去吃饭。

回到麦场,一干麦客们一个个哎哟哟的呻吟着,向主家宣示自己这一天是多么的勤劳,多么的能干。

一个中年婆姨端着两个大碗找到靠在麦子堆上看热闹的李定国跟张国凤道“谁能干,谁是懒驴,地里割倒的麦子可是会说话。

你们两个是好后生,这是两碗油泼面,放心出,吃完了还有。”

中年婆姨的一番话立刻就引来了一干麦客的不满,看妇人的打扮就知道这可能是主家娘子,嘴里不干什么话都往外飙,一番取消李定国,张国凤的话却是不要钱一般的喷出来。

“你们这群驴日的,干了一天的活计,还没有两个后生半天干的多,还有脸在这里学驴叫

老娘的儿子都有这两个后生大了,爱惜后生有什么不对,你们要是明天干的跟两个后生一样多,老娘把你们当儿子稀罕”

说完话,还从篮子里取出两个鸡蛋,剥好了放在埋头吃饭的李定国,张国凤的饭碗里,拍拍李定国的头道“好后生啊,这些天就在我家干活,你婶婶我给你四处瞅瞅,要是有招女婿的人家,第一个就便宜你们兄弟两,馋死那群懒汉”

李定国瞅瞅碗里的鸡蛋,再抬头瞅瞅一脸慈祥模样的中年婆姨,给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可惜了,我闺女许了人家,要不然把你招进门也是一个好的。”

张国凤在一边嘿嘿笑道“您有儿子怎么还招女婿”

中年婆姨干脆坐在李定国身边道“养那个儿子不如下一颗蛋原本好好的,他爹爹非要让他去念书,念了几年书,也不知道哪里不对了,偷偷考了玉山书院。

上书院也是好事,以后考状元也有个盼头,可是呢,这个小崽子去年冬天回来的时候,居然嫌弃家里的地租要的高了,非要他爹爹再给佃户放一分利,他爹爹不肯,居然闹脾气离家出走回玉山书院了,还发誓说他老子要是不减租,他就不回来了。

差点没把他爹爹活活气死,天可怜见蓝田县的地租已经降到三成了,他居然还嫌弃家里收得多。

我看啊,这是念书念傻了,书全部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听中年婆姨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原本笑嘻嘻的听热闹的李定国,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了。

丰收的年景里,地主家的儿子嫌弃家里的地租收的高,还继续降低在李定国看来已经很低的地租这非常的不真实。

“婶婶,您说您家里的地租只有三成”

中年婆姨脸上带着骄傲的笑意,叉开手又收回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个三道“这可是我蓝田县独有的,后生,你去打听打听,蓝田县的粮户,那一家不是只收三成租子

这些年,眼看着那些穷措大,在我蓝田县种地都种成富户了。

好后生,在蓝田县讨生活容易,你这样能干,模样又俊秀的后生,找一个招女婿人家容易。”

中年婆姨将手在鼓腾腾的胸口拍的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