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是一次不错的抢劫

第六十七章是一次不错的抢劫

等待特定的时间到达,是最无聊的。

云昭沉默许久之后对闭着眼睛养神的李定国道:“我觉得你好像要杀我。”

李定国道:“你有这种感觉最好,这会让你在坑害我们兄弟的时候,多一重顾虑。”

“我以为劝服你还需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你一口就答应了,这让我心里惴惴不安。”

李定国道:“我也在想你准备用什么法子来坑害我们兄弟,并且在想怎么避开,并报复回去。”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答应参与这件事呢?”

李定国将腿搁在赌桌上双眼瞅着漆黑的屋顶抽抽鼻子道:“赌场里的人现在都死了吧?”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我是绿林出身,却很讨厌拍花子,贩婆娘,的人,这家银钩赌坊就是干这种事起家的。

苦主找到我要我做主,加上银车到时候要从这里经过,就顺手处理掉这些人渣。”

李定国正眼看了云昭一下,笑道:“这才是绿林手段,看着让人舒服,至少我现在开始相信你确实是绿林中人。”

“你喜欢抢劫?”

“以前喜欢,后来就不怎么喜欢了,开始抢劫的时候很舒服很痛快,后来你越是抢劫就越是害怕。”

“担心被人捉拿住?”

“不是,到了那时候你会发现你能抢劫的对象越来越少,就像虎豹豺狼在捕获了牛羊之后,突然发现,草原上的牛羊不多了,而虎豹豺狼却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大问题。”

云昭点点头道:“看来云昭说的是对的。”

李定国听面前的青衣少年提到了云昭,就立刻问道:“他说了些什么?”

“云昭说,天下财富是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不是抢劫出来的,抢劫,只会让世人变得穷困。

因为那些被抢走的钱财并没有重新投入到百姓身上,所以,拿走了一块,天下财富就少了一块。

导致世界越来越穷,这是一个死循环。”

李定国仔细听了这番话之后瞅着云昭道:“你从哪里听到这番话的?”

云昭叹口气道:“我家本来是强盗,家里人却让我去玉山书院读书,然后就装了一肚子的这种学问。”

“书院教这些?”

云昭耸耸肩膀道:“别处不知道,反正玉山书院是一定教这些东西的,也不知道云昭从哪里得来的道理。”

“你是说云昭会去玉山书院讲课?”

云昭点点头道:“他一个月讲两堂课,时间安排在初一跟十五。”

“平日里他在那里,蓝田县县衙?”

“不是这样的,他喜欢留在玉山城,没有大事一般不出去。你问这些做什么?”

李定国笑了,淡淡的道:“听人说他才是我辈少年中第一人,我不服气,想去看看。”

云昭摇头道:“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人家现在身娇肉贵的那里是一般人能见到的。

他家的玉山城门禁森严,我们这些玉山学子进城都要搜身,你这样的没机会进城。”

李定国笑道:“总会遇见的。”

话说完了,李定国重新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他就听到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屋子里的人立刻变得喧闹起来,不断地有人喝骂,有人划拉牌九,弄得屋子里人声鼎沸。

“这是先头的哨探,等这些人过去之后,我们就能布置了。”

“你就这么信任我们兄弟?”

“我找不到比你们兄弟更合适的人!”

耳听得步伐声远去,云昭站起身瞅着李定国道:“怎么逃跑我不管,得手之后,半柱香的时间一定要记住,我在城外只等你一柱香的时间,过时不候!”

李定国笑道:“我会先到。”

云昭点头道:“如此最好!”

两人说完话,就一起出了赌坊,其余人等迅速的跃上了房顶,李定国瞅着这些人手里的弩弓有些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些人手里会有这东西。

张国凤低声道:“将军,我们是不是太儿戏了?”

李定国道:“只要能把云昭从玉山城引出来,这件事就该干,原本,我也是准备干一件惊天的大案把这里的水搅浑,现在,有人帮忙我求之不得。”

张国凤道:“这里是西安城,我们两个对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陷在里面,就真的无路可逃了。”

李定国道:“我们那一次不是死里逃生?官军是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吗?走不了就不走了,把这座城搅个天翻地覆。

等一会不要拿钱,只要发现不对,我们立刻杀出去!”

张国凤顿首道:“遵命!”

说罢,两人就隐身进了黑暗之中。

云昭进入对面的一座房子里,云杨立刻走过来道:“此人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为何不捉拿呢?”

云昭摇摇头道:“这个人对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我希望他能够心无芥蒂,心甘情愿的加入我们。

如果他真的不愿意,我宁愿放他走。”

“啊?为什么?此人是我们的敌人。”

云昭苦笑一声道:“再过几年,我们可能就很难分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了。

这片大地上的苦难太多,很多人的命运太苦,我们就不要雪上加霜了,而且,这世上的很多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再说了,此人匪性不改,需要时间跟苦难来慢慢雕琢。”

“为什么要安排这次抢劫明月楼呢?”

“是为了掩盖我们以前的事情,我们需要洗白了,至少要让人家把目光从我们的身上挪开。

至少要让转运使,布政使,秦王府知晓,我们没有跟他们为难的意思,让他们明白,云氏即便是再强大,也不会抛弃昔日的盟友,最多让他们退出这个世界的舞台。”

云杨咬咬牙道:“我不知道你这样做对不对,反正只要是你要干的事情我一定会支持你。”

云昭拍拍云杨的肩膀道:“相信我,没错的,我只是在追求一种可能性,能得到李定国是我的幸运,也是他的幸运,不能得到是我的命,也是他的命,至少我们努力过了。”

“张国凤呢?”云杨刚刚把这个名字说出来,就见云昭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遂呐呐的道:“我说错话了。”

“他永远都是李定国的副将,以前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他这一生都不会改变。

你把这事忘了吧!”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远处传来囔囔的靴声以及车轮碾压石板的声音,云昭穿上软甲,淡淡的对云杨道:“看好我的后路。”

说完,就拉上面巾提着长刀,靠近虚掩着的大门。

云杨握着一柄弩弓紧张极了,比他自己上战场还要紧张,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极度惜身的云昭这一次为了那个该死的李定国为什么一定要亲自上阵,他的武功并不好啊

随着马车越来越近,云昭的心跳的如同战鼓,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不仅仅他能听见,靠在他身后的云杨一样听见了,忍不住道:“还是我去算了。”

云昭笑道:“我总要面临阵战的,总要有第一次的,这一次是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心这样做,下一次,我担心我会退缩。”

云杨咬咬牙道:“你去吧,我会照顾好你的。”

耳听得外边弩箭机括声密集的响起,云昭长吸一口气推开大门冲了出去,与此同时,十几个蒙面黑衣人也纷纷从屋顶上跳下来吗,一言不发的向街道中间被弩箭射的东倒西歪的官兵冲了过去。

躲在黑暗中的李定国吐掉嘴里的草茎,对张国凤道:“出手吧,是一次不错的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