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蓝田县的大数据

第七十章蓝田县的大数据

“江山如画。”

李定国指指正在弹琴的明月,寒星两位姑娘似乎有些感慨。

“在你的眼中,她们不该是财货吗”

李定国点头道“是财货,也是江山。”

“你那个义父就是一个烂怂这才是我不愿意跟你走的原因,我只要一想到要在他的麾下听令,明天都要见到他那张令人恶心的嘴脸,我可能会被活活饿死。”

对于云昭的出言无状,李定国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道“就是这个你口中的烂怂给了我第二次性命。”

云昭笑道“你欠他一条命而已,还他就是了,算得了什么大事。”李定国道“你们读书人都这么薄情吗”

云昭道“是啊,这是一个大问题,书读的多了,就会发现天地很大,人间的事情错综复杂远非简单的有恩报恩所能说的清楚地,也就有了给自己找借口的法子。

道理总是不怎么近人情的,人情是盲目的,帮亲不帮理就是这么出来的,他不合理,却让人心里舒服。

定国兄,你一腔热血要给天下穷苦人打出一条活路,你那个烂怂义父可不这么想,他准备投降了,准备接受招安了。”

李定国嗤的笑了一声道“就算我义父想要招安,明皇帝能愿意我们掘了他的祖坟。”

云昭笑道“明皇帝会愿意的,此时此刻,只要能让天下安定,让朱家王朝能延续下去,他一定会愿意的。

而且,这是你义父目前唯一能走的一条路。”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如何得知接受招安是我义父唯一的路”

“玉山书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沙盘,沙盘上标注了天下地理,也标注了天下势力,我们在沙盘上模拟了数百次,给你义父找了不下一百条出路,可惜,最后我们所有人还是认为,你义父会选择接受招安。

蓝田县甚至做好了跟你们做生意的准备,用除过粮食之外的东西把你们手里的财货通通交换出来,从而让蓝田县变得更加的富裕。”

李定国有些感慨的道“很想去玉山书院看看,我很想知道一群读书人是怎么用一个沙盘来揣摩天下人行事规则的。”

云昭笑道“用算学。”

李定国皱眉道“驭神算而测无常”

“云昭把这种事情称之为大数据”

“大数据”

“所谓的大数据就是尽量的搜集一个人的生平以及他做事情的方式,尽量从这些行为方式中总结出一个人思考事情固有的习惯。

然后尽量的考虑到周边的影响因素,最后从一堆乱麻中理出头绪,预测出一个人对一件具体的事情的判断。”

“很准吗”

“放在普通人身上只有三成,由于你义父乃是天下巨寇,所以,对他的数据就比较多,也更加的详细,所以,准确率就更高,再加上一些前瞻性的判别,我以为对你义父的行为方式,玉山书院可以预测到八成左右。

也就是因为我在上课的时候对你义父有深刻的认知,所以,我才称呼他为烂怂义父。

他的行为永远都遵从自己的兽性,而非人性,他出身军伍,所以对狼文化极为推崇,所以就表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

别的也就罢了,仅仅从他占有女人的数目来看,这就绝对是兽性的,很少有人性表现出来。”

“你为何不说他残暴”李定国的脸色难看至极。

“残暴对玉山书院研究室来说,是一个没用的状物词汇,他们只要冷冰冰的数字,不要任何带着情感的东西。”

“有专门针对我的大数据吗”

云昭摇摇头道“每次建立起一个人的大数据,就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搜集这个人的日常,以及他的行为方式,不但危险还艰难。

所以,他们目前的目标是最重要的人物,你虽然英勇善战,还排不到这个名单上。“

“你知道云昭为何要出十万两银子买我吗”

云昭笑了,指着李定国道“当初县尊提出这个要求之后,玉山书院立刻就做出了研判,他们认为目前的你,其实不值十万两白银,准确价值应该在四万三千两左右。

也就是说,蓝田县付给你四万三千两的银子邀请你来蓝田县是一个合适的价格,你来蓝田县做事,也会创造出这么大的价值。

县尊考虑到你今年只有十七岁,认为你还会有成长,所以就把价格开到了十万两。

定国兄,不妨考虑考虑,真的很优厚。”

“我一直认为孙可望要强过我,为何你们会认为他只值五十两银子”

云昭皱眉道“五十两银子已经不少了,一个县令一年的俸禄只有银子三十四两,禄米四十一担,盐十一斤,以及柴炭五百斤,公中还要担负他以及家眷的住宿,公车,骡马,杂七杂八的算下来很丰厚了。”

“孙可望长于内政”

“玉山书院里长于内政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像孙可望这种的,说实话,在玉山书院大比中估计连三百名都排不进去。”

“你算老几”

云昭羞愧的揉搓一下面孔道“惭愧,惭愧,兄弟位列第一百三十七位,不是我实际操作不成,而是我理论基础太差,我从八岁起开始背诵三十卷大明律,到现在,都背不全。

为了这东西,我的手曾经被先生无数次的用戒尺打成了猪蹄,背不下来就是背不下来,这没办法。

你知道不,整部大明律有这么厚一摞子。”

云昭抬手比划了一下大明律的厚度,即便是心如铁石的李定国,也端起酒杯敬了云昭一杯酒以示怜悯。

“我治理内政不如孙可望,说实话,上了战阵武力也不如艾能奇勇猛,为何我会价值十万两不,四万三千两”

见李定国终于不认为被人贴上十万两的标签是一种羞辱了,云昭笑道“据我所知,你有成为名将的潜质。”

“名将潜质”

“没错,艾能奇比你勇猛的原因是因为他敢让部下去送死,你不会,你怜惜部下,总想方设法的希望自己的部下能少死几个,在这种想法下,你还能达成目标,这就是你值钱的地方。

蓝田县里的人命金贵,云昭消耗不起,如果选一些人来当将军,你这种人就很好,艾能奇不成。

如果仅仅是找艾能奇这种人,云氏多得是,不论是云虎,云豹,还是云蛟,说实话都不比艾能奇差。

驱赶着流民成群结队的去城下消耗官军的箭矢,炮子,守城器械,等流民死光了,大军再一拥而上,这种作战的法子,蓝田县不会要。”

“你真的不担心我把你与我合伙抢劫明月楼的事情告知官府吗”李定国在听了很多蓝田县的秘闻之后,心中虽然惊骇,面皮上却不起波澜,继续威胁云昭。

“刚在很担心,现在不了,一来呢,你是李定国,你做事需要我这种无名小卒当助手吗

二来,我是玉山书院的人,我有无数的先生跟长辈以及同窗,他们是了解我的,知道我不会干这种事情。”

云昭摊摊手似乎有些心安理得。

“你确实参与了。”

“没错,当我把抢劫来的钱,安排进扶持农夫专项钱财里之后,我的先生,长辈,同窗,还是认为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玉山书院要求每一个学子都要为蓝田县的发展建功立业,你也知道,我家出身绿林,不用抢劫,难道要去经商不成”

“你到底是谁”李定国坐的很标准,腰背挺拔,气如青松。

“我小平山黄氏一族长子黄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