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坚韧的民生

第七十三章坚韧的民生

“今年秋收之后,蓝田县将不再修整水利,铺设道路,开始修建堡垒,用两年时间,将蓝田县所辖变成一片堡垒。

我要让任何想要进入这片土地,想要劫夺这里百姓劳动果实的恶贼,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不管是谁!”

“你这是僭越。”

“建奴马上就要叩关,你马上就要被皇帝召回北京,保卫北京,你没时间,也没有机会来质问蓝田县的事情。”

孙传庭叹口气道:“没有五六年的时间,你建不成堡垒群。”

云昭若有所思的瞅着孙传庭道:“五六年的时间足够了,告诉你,之所以要建立这么一片堡垒群,不是为了防范别人,是为了用这片堡垒群锁住我自己的野心。”

孙传庭惊讶的道:“你能继续隐忍五六年?”

云昭极度不耐烦的道:“建奴不进关,我就会继续忍耐!”

“建奴入关之后又如何?”

云昭大笑一声道:“你们这些人全部都靠不住,老子只能靠自己,百姓们也不敢指望你们,到时候,我们自己的家园,我们自己来保护,我们要让建奴知晓,这片土地上有的是愿意舍命保家的人。”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愿意出兵配合杨嗣昌剿灭襄阳贼寇呢?除掉张秉忠之后,西北大定!”

云昭似笑非笑的瞅着孙传庭道:“你们安置好百姓了?

你们让百姓安居乐业了?

你们给百姓找到活路了?”

孙传庭摇摇头道:“此事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

你觉得那些正在锅里被熬煮的孩子能等到你们从长计议?

你觉得那些就剩一口气的饿殍能等到你们从长计议?

还是你们认为那些卖孩子,卖老婆等着吃最后一口饭吃的流民能等得住你们从长计议?

安置不好他们,杀多少贼寇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总有杀不完的贼寇。

宪堂,发如韭,割复生,头如鸡,割复鸣,这句话在大明不是一个传说,而是实实在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你是陕西的巡抚,上任之后没有问过一句国计民生,一过来就开始操练你的秦军。

一过来就向陕西百姓索要粮饷,用陕西人的钱粮去训练陕西人,然后再去用训练好的陕西人去杀死那些因为活不下去而揭杆造反的陕西人。

您就不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吗?

云氏是陕西人,所以,不太喜欢去杀自己人,只要他们不来祸害我们,我们对杀死他们没有任何兴趣。

我们在等,等他们发现造反依旧没办法吃饱饭,没办法过上好日子,他们就会自己过来。

这个时候,我们在给他们一点地,一点种子,一些工具,他们又会变成普通的百姓。”

孙传庭道:“他们造反杀人不用惩处吗?”

云昭笑了,指指孙传庭道:“你不懂贼寇,杀人见血品尝到甜头的贼寇是不会甘心回来种地的。

所以,但凡是愿意回来种地的人,都是些不想杀人的人,把这些人从贼寇中剥离出来,贼寇也就没什么力量了,了不起就是一群比较强悍的马贼。

这才是蓝田县剿匪的方式。”

孙传庭拱手道:“愿闻其详!”

云昭道:“天色不算晚,我们现在走一遭蓝田县的收容所还来得及,看看你治下的百姓的凄惨模样。”

“蓝田县有什么……收容所?”

“没错,流民收容所,所有进入蓝田县的流民都要接受审查,只要是老实的百姓,在这里停留十天之后,就能进入蓝田县讨生活。

一个隔离一下,免得有疫病被带入蓝田县,二来,鉴别一下流民,参加造反的可能要被区别对待一下,确定他不再想造反这种事了,就给人家一条活路。“

云昭洗了一把脸,就让仆役牵来战马,与孙传庭一道带着亲卫去了凤凰山左近。

刘茹剪短了自己的头发,用布带子缠住了自己的胸,穿上过世丈夫的衣衫,粗着嗓门说话,加上她身材本来就比一般女子高,因此,在流浪的路上,人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农家出身的刘茹虽然是女子,力气却不小,她全部的家当只有一辆独轮车,左面坐着瘦弱的婆婆,右边坐着年幼的女儿,独轮车中间堆着她们全部的家当。

随着道路越来越平坦,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刘茹悬了很久的心这才慢慢的放下来。

“爹,我饿!”

女儿已经习惯叫她爹了,这让刘茹很是心酸。

“儿啊,还有半块饼子,拿给囡囡吃。”

刘茹瞪了一眼闺女对婆婆道:“娘,她能撑住,您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到了前面那棵大树底下,我们就歇歇脚,您也吃点东西。”

婆婆虚弱的叹口气道:“总是不死,跟乖孙女抢东西吃。”

刘茹笑道:“娘,我们已经进入蓝田县境了,听说到了收容所,就有吃的东西,我跟囡囡饿不着。”

婆婆道:“怎么能不饿哟,孩啊,如果到了蓝田县还找不到活路,你就带着孩子在去找找看,娘一个人讨饭也能活。”

刘茹咬咬牙不做声,用力推着独轮车继续前行。

终于到了大树底下,刘茹就是通过这样一个个小小的目标硬是一步步的从襄阳走到了蓝田县。

放下独轮车,刘茹坐在地上,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抱起水葫芦咕咚咕咚的喝了半葫芦水,才让咕咕叫的肚子安定了下来。

瞅着婆婆跟女儿在分着吃最后的半块饼子,刘茹站起身对婆婆道:“娘,我去找当地人打听一下,该怎么去收容所。”

“莫要走远了。”

“晓得了,娘。”

距离大树不远的田野里长着一些刘茹不认识的高大庄稼,见地里有一个老汉正在日头底下锄地,就高声道:“老丈,小子有事询问。”

老汉抬头看看刘茹,面无表情的道:“去收容所从这里向西走两里地也就到了。”

不等刘茹道谢,老汉又低着头继续给玉米松土,看样子问他路途的人多,老汉也习惯了。

刘茹才要走,老汉又直起身子道:“等等。”

刘茹奇怪的看着老汉,只见老汉抬手从玉米杆子上掰下两棒子玉米,也不扒皮,递给刘茹道:“庄稼还没有熟,现在掰下来糟蹋粮食,拿去充充饥,到了收容所也就有粥喝了。”

刘茹接过这种奇怪的庄稼,施礼感谢老汉,就听老汉道:“这叫玉米,是我们蓝田县的新粮食,现在没长熟,不过呢,也能吃了,别扒皮,就这么穿在树枝上烤熟吃,味道好着呢。”

说完,就挥手示意刘茹离去,并没有靠近她的意思,即便是刚才送玉米给她的时候,两人也尽量不接触。

刘茹还以为自己女扮男装被人发现了,仔细看了老汉的表情,又觉得不像,就一头雾水的回来了。

“娘,我们有粮食吃了,刚才那位老丈给的。”

婆婆也不认识刘茹怀里抱着的两棒子玉米,却高兴地对刘茹道:“我们到好地方了,这里的人,心善。”

瞅着闺女饥渴的模样,刘茹迅速在路边点燃了一堆火,用树枝穿着玉米就放在火上烧烤了起来。

此时日头渐渐升高,关中的大太阳白晃晃的挂在天上炙烤着大地。

烤玉米的甜香味逐渐散开,一家三口的肚子都咕咕叫唤起来。

直到玉米外皮被烧焦,里面黄灿灿的玉米粒就暴露出来,刘茹灵巧的转动着玉米,不让玉米粒被烤焦,直到玉米彻底被烤熟,刘茹这才分给了贪吃的闺女跟饥饿的婆婆,自己吃了一小半。

仅仅吃了一口烤玉米,刘茹就对婆婆道:“娘,我们以后就以烤玉米当活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