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獐头鼠目李定国

第七十六章獐头鼠目李定国

“孙传庭来凤凰山大营看军演的时候,你在对面的山头埋了多少火药”

与孙传庭分别之后,云昭干脆视察了所有的流民收容站,十天之后才回到玉山城。

回来之后,见到云杨他就开问。

“没有多少,也就多了百十个炸点而已。”

“火油弹爆炸的地方呢”

“埋了两缸火油。”

“火炮展示呢”

“大部分都是链弹,发射之后显得炮弹密集一些”

“骑兵展示的时候你不会连驴子都用上了吧”

“没有,就有有三成是借来的骡子,怎么,被孙传庭看破了”

云昭揉搓一下面孔道“没有,效果很好,把孙传庭吓坏了。”

云杨点点头道“应该被吓坏,我都被这样的场面给吓坏了,阿昭,你说,我们的武器要是真的有这样的威力该多好啊。”

云昭道“探索无止境,武器的威力也不会有止境,迟早有一天我们武器的威力要比现在大十倍,百倍,千倍。”

云杨凝重的点点头道“我再去催催汤若望他们,这些人拿着我们的钱,整天屁事不干,就知道拿一只望远镜看星星。”

说完话,云杨就就走了,他是一个很勤快的人。

目送云杨大步流星的走了,云昭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说六年前云福将武库交给他,是他人生中一件很大的事情,这件事情从根本上催生了云昭的野心。

六年下来,那批在经历了大力度培训射击之后,已经逐渐被淘汰了,取而代之的是云氏自己制造的新的鸟铳,以及大炮。

对于这些东西,云昭永远都是不满意的

玉山书院的发展也一样的缓慢

地里的庄稼产量也没有突破性的发展

后山的钢铁厂依旧冶炼不出大量的好钢

什么都很慢,就连一封信也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从一个地方跑到另外一个地方。

大黄杏子吃完了,过了好久才有桃子吃,好在,有西瓜可以弥补空隙。

李定国抱着半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眼睛没有离开桌子上的书本,书本上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可惜,合在一起之后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上课的时候,我前边坐着一个痴肥的女胖子,她还对我放了一个屁,原以为她会羞愤自杀,没想到,她居然回头冲着我嫣然一笑,笑的我魂魄都要飘散了。”

李定国又挖了一口西瓜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跟张国凤聊天。

张国凤道“那个女人叫韩秀芬,你别惹她。”

“为什么爷惹不起她吗”

“也不是不能惹,惹了她之后呢你就要小心,听说那个女人最喜欢饲养毒物。”

“毒物”

“是啊,张晓雅说韩秀芬最喜欢收集霉烂的东西,什么烂杏子,烂桃子,烂西瓜,霉烂得越厉害她就越是喜欢,你想想啊,她整日里收集那些烂果子上青灰色的毛,据说那东西能制作药。

你信这种鬼话吗”

李定国摇摇头道“是在收集毒物,算了,我就不跟她一般计较了,哦,对了,那个张晓雅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的脑门那么大,眼睛那么小,国凤,你怎么跟这样的女人整日里有那么多的话呢”

张国凤阴郁的瞅瞅李定国道“叫花鸡你吃过没有”

李定国点头道“吃过啊,你做的。”

张国凤道“吃叫花鸡的时候是不是要把外边的泥壳壳敲掉”

“没错,谁吃泥巴啊。”

张国凤正色道“张晓雅那个女人的外表就是叫花鸡的泥壳壳”

“咦你脱掉她的衣衫了”

“滚我是说她的内心。”

李定国张嘴朝窗户外边吐了一口西瓜子,顺便坐在窗台上,瞅着一群人追着一个圆球不断地往一个没底的筐子里投。

就手上发力,将半个西瓜皮用力丢了出去,西瓜皮在半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最后咣当一声撞在篮板上,碎裂的西瓜皮就统统掉进那个没底的筐子里去了。

碎裂的瓜皮带着一些西瓜水弄了篮筐下面的人一头一脸,然后篮球架下就炸了锅。

在被人发现之前李定国从窗台上下来,指指外边愤怒而又不知道该把怒火发泄给谁的人群对张国凤道“丑人多作怪。”

张国凤似乎有些愤怒,这让李定国有些难堪,因为张国凤长得也不好看。

“这里的人都是云昭当年用四十斤糜子救下来的孩子,你指望他们能长得有多好

听这里的人说,在漂亮孩子跟丑孩子之间,云氏跟倾向于购买丑孩子,这些孩子虽然都是父母所生,可惜,在卖孩子的时候,漂亮孩子活下去的可能更大。

哪怕是易子而食的时候,父母都会优先把丑孩子拿去跟人家交换,像我这样的人,往往是父母第一抛弃对象。”

李定国笑道“所以,你来这里见到这么多的丑人,你就觉得到家里了”

张国凤点头道“是这样的,在这里待着我很舒服,走吧,就要上课了,今天是韩先生的课业,不可迟到。”

“今天讲什么”

“大学”

“韩先生今天可能要考教你对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这段话的理解,你准备了没有”

李定国打了一个饱嗝道“都是废话,懒得理睬。”

张国凤道“那你就完蛋了,韩先生的戒尺又粗又大”

李定国嘿嘿笑道“对我来说小意思。”

张国凤叹口气道“你不能每次学不会的时候都靠身体往过抗吧”

李定国跟着叹口气道“爷爷自从加入了义军,从未吃过大亏,两次损兵折将,义父也没有责怪我分毫,来这里才半个月,我已经挨了六次打,怪不得黄玉说他的手经常被打成猪蹄,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

张国凤吃吃笑道“我以为你会反抗,会把打你的先生按在地上暴揍一顿。”

李定国叹口气道“我本来想这么干来着,不知怎么的,瞅着那个丑先生义愤填膺的模样,我忽然觉得弄不懂课文好像真的是我的错。

听他打我一下,就教训我一句,就从心眼里觉得那个先生是在为我好,只是,为我好,干嘛要打我,你说呢”

张国凤笑道“因为先生打学生好像是自古以来传下来的规矩。”

“爷爷连皇家祖坟都敢挖,却不敢反抗一个打我的教书先生,真是怪哉,怪哉。”

张国凤一把拉起李定国,把一页纸塞给他道“快走吧,等铃铛响了就来不及了,如果先生今天问到你,你就用这张纸上的东西来应付,是我想的答案,要是不对,你别怪我。”

李定国继续叹息一声,抱起桌案上的书本,随着张国凤匆匆的去了教室。

两人进了课堂,还好,韩度先生还没有来。

李定国瞅着回头看他的韩秀芬同学,露出一嘴的大白牙笑道“今天没有吃韭菜吧”

韩秀芬闻言并无半点羞愧之意,摇头道“没有,今日吃的是莲藕,告诉你啊,有浊气就该排掉,否则会损伤身体。”

一句话就让李定国彻底安静下来了,韩秀芬继续道“你身上一定有很多伤。”

李定国道“何以见得”

韩秀芬指指他露在外边的小手臂道“你的两只小手臂上共有伤痕二十六道,且深浅不一,有些还是火烧后留下的痕迹,这是上战场之后留下来的痕迹,说说,你以前在哪里当山贼”

“为何是山贼难道就不能是官军”

“你长得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善类,怎么可能是官军”

“官军里就没有獐头鼠目的人”

“有可是,官军中獐头鼠目之辈绝对没有机会进入我玉山书院修行,你这班目不识丁,獐头鼠目的家伙只可能是某一处为我蓝田县立下功劳的贼寇,县尊想要提拔你一下,才给了你这个学习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