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将军威武

钱少少仔细的看着薛国才传来的密信,看完之后对张国柱道:“满清派来了三个牛录一千一百人。”

张国柱道:“目标是谁?”

“高杰他们。”

张国柱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不是我们。”

钱少少看了张国柱一眼道:“你觉得那些人盯高杰就是好事?”

张国柱笑道:“高杰,云卷一定会这样认为。”

钱少少皱眉道:“打败这些建奴容易,难的是不走漏风声。”

张国柱嘿嘿笑道:“我们这里还有五万多大明百姓呢。”

“这些人可用吗?”

张国柱冷笑道:“你以为我们这些人都是吃白饭的?”

钱少少笑道:“刘炳香一家子你怎么解释?”

张国柱道:“不仅仅是刘炳香一家子,这种人家一共有六十二户!”

钱少少皱眉道:“怎么多出来这么多?”

张国柱苦笑道:“他们觉得对蒙古人忠心,能获得更多的好处,比如成为庄子的头头。”

“我记得你的人才是各个庄子的头头吧?”

“没错,有很多人不服气,又不能让大家伙心服口服,然后就投靠了蒙古人。”

“咦?刘炳香的例子摆在那里他们不知道?”

“知道啊,人家觉得刘炳香愚蠢,没有他们来的精明,你还别说,还真有几户人家投靠蒙古人之后日子过的不错。

我们调查了一下,发现蒙古人里面也有心善的好人。”

钱少少砸吧一下嘴巴道:“那就给他们换到凶恶的蒙古人家里,现在啊,这里的土地名义是属于蒙古人的,我们再忍忍,到了明年就该好起来了。

总之啊,要所有的流民都要明白一个道理,当了人家奴隶就没有好日子过,这要形成一个普遍的认识才成。

要是一个个都觉得跟着蒙古人能过好日子,我们岂不是在干肉包子打狗的事情吗?

以后还怎么在蒙古草原立足?

张国柱,这六十几户人投靠蒙古人,这是你的事情没有做好。”

张国柱叹口气道:“嘴皮子都磨破了,可惜老百姓们只讲究一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不论我们把蒙古人,建奴说成什么样子,在没有被这些人摧残之前,他们总觉得人不会那么恶毒。

相对的,他们在大明的时候可是见识过土豪劣绅以及官员的种种卑劣手段,这个时候,猛然间换了一批人来统治他们,他们就满怀希望的认为这些人要比以前的土豪劣绅们要好。

对于这些百姓来说,跟他们说家国天下完全就听不懂,他们在意的是锅里的食物,身的衣衫,说别的全白搭。

蓝田县的百姓其实也是这个样子的,县尊让他们尝到了过好日子的滋味,这才能在关中形成一呼百应的效果。

现在,我们在这里要做县尊在蓝田县做的事情,也让百姓们真正得到好处,这样才能把这些人真正的捏成一团。

做百姓工作你不懂,这里面有很深的门道,跟你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不能总是依靠手段来遏制他们,一旦事发,我们就成了恶人,后果更加的严重。

县尊说过,农人的事情最难办啊,主要就是他们被人家欺骗,压榨了成百千年,这么长的时间里永远都是官府,富人在夺取他们的劳动果实,眼看着自己种植的食物,果子都被人家白白的一筐筐拿走,人家天生的不相信官府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我们要做的就是重新树立百姓对我们的信心,只要这个信心形成了,我们就能立足在蒙古草原。”

钱少少被张国柱长篇大论的呵斥了一顿,遂挖挖耳朵道:“你的意思是说不能骗他们,也不能害他们?”

张国柱点头道:“先待人以诚吧,我们不是李洪基,张秉忠那种流寇,我们要做千秋大业。

千秋大业你连基础都不打好,还盖个屁的楼阁啊。

告诉高杰他们,他们负责作战,我们把人手都撒出去,我就不信,前边有三千大军等着跟建奴作战,后面有四五万流民等着抓他们捡便宜呢,就不信,他们能逃出去。

我一定要这一千一百个建奴在大草原消失的无影无踪。”

钱少少叹口气道:“我忽然发现玉山书院出来的人里边,就我一个人是王八蛋是吧?”

张国柱嗤之以鼻的道:“你的外号就叫王八蛋你不知道?”

钱少少忧伤的摇摇头道:“没人当着我的面叫过。”

张国柱恶毒的道:“我们这些人每次跟你说话的时候,都会在心里喊你一声王八蛋,然后才正式跟你说话。”

“跟我把酒言欢的时候也是如此?”

张国柱大笑道:“从不例外。”

钱少少摸摸自己俊秀的脸庞长出了一口气道:“我以前觉得坏了大家的姻缘很是内疚,现在看来不用了。”

张国柱瞅着钱少少的脸跟着叹口气道:“多多师姐长得国色天香的也就罢了,她是女人,长得再美丽我们也能接受,你一个男子汉,偏偏长成这个模样,书院里的女子可以为你去死,去跳楼,我们大家要是还跟你亲近,岂不是要把你捧天?

一声王八蛋是在咒骂老天啊。”

钱少少嘿嘿笑道:“我知道,我知道。”

相比钱少少什么都知道的模样,鲍承先就非常的郁闷了,从明人流民中提拔来的小吏孙国信,带着五百两黄金已经离开归化城五天了。

墨尔根大喇嘛的法驾已经快要到归化城了,眼前这座红艳艳的城墙就像一座山一般压在鲍承先的心头,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老友宁完我给他的密信中屡次提到范文程这个家伙,还说这个家伙此次领着一千多建州精锐离开了盛京,目的地就是归化城。

鲍承先很是担心范文程此次前来归化城就是来取代他的。

以前担忧墨尔根大喇嘛,现在,鲍承先更担心范文程,他甚至认为墨尔根大喇嘛其实就是范文程的一个棋子,一个招牌。

范文程一定是想让墨尔根大喇嘛替他打前站,探听归化城虚实的,等他到来之后,略施手段,就能翻天覆地。

一旦范文程担任了归化城城主,他鲍承先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鲍承先越想心越乱,瞅着城下蚂蚁一般布在田野里收割庄稼的流民,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假如……假如……

这个念头过于惊骇,以至于让鲍承先在四下无人的时候都不敢说出口。

漫步在归化城凌乱的城头工地,鲍承先觉得浑身阴冷,即便是头的大太阳散发出炽热的光芒也让他感受不到半点暖意。

穿过一片红砖垛,孙国信那张稚嫩的脸庞带着笑意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抢前一步抓住孙国信的手臂道:“如何?”

孙国信笑道:“不辱使命,墨尔根达大喇嘛愿意联合草原八思巴门下,桑格,阿尼哥,沙巴罗三派一起在归化城施法,以这座城为媒,镇压大明国运。

向四方昭示大清的强大。”

鲍承先连忙问道:“这样可行?”

孙国信笑道:“这是大喇嘛将坏事变成好事的手法,大喇嘛也愿意向陛下书,为将军作保。”

鲍承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太好了。”

孙国信道:“大喇嘛还说,如果将军愿意让萨迦派进驻归化城,他们愿意为这座城开光,加持。

就是……”

鲍承先笑道:“还需要多少钱?”

孙国信道:“大喇嘛还说您最近时运不济,要小心马失前蹄。”

鲍承先冷笑一声道:“一个范文程加三个牛录的军队还不能让本将军马失前蹄。”

孙国信笑眯眯的拱手道:”将军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