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这他娘的就是一个人才啊

第八十九章这他娘的就是一个人才啊

不知为何,撒迦派的佛爷们都长得很像弥勒佛。

或许这就是相由心生的最初来源。

见到墨尔根大喇嘛第一眼,鲍承先就心生敬意。

他是大明人,对草原上信奉的喇嘛教并不是很熟悉,本来想双手合十喊一句‘阿弥陀佛’的,孙国信却把一条洁白的哈达放在他的手上,鲍承先愣了一下,马上就给脸上堆满笑意,双手亲自将白色的哈达挂在大喇嘛的脖子上。

孙国信看到这一幕脸皮都有些发绿,给上师献哈达的礼节不是这样的。

大喇嘛似乎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从脖子上取下哈达仔细检查了一遍,就对鲍承先道:“汝献上雪哈达,是希望诸佛菩萨能清除你的一切业障、垢染,得到如清净月光一般的自性光明吗?”

鲍承先目瞪口呆,连忙把孙国信推到前边,就见孙国信双手合十施礼道:“我们只求上师佛法普照,让这座劫难之城可以沐浴在佛光之下,永世安宁,永世吉祥。”

大喇嘛闻言点点肥硕的头颅道:“栽种吉祥便是栽种白莲,栽种白莲便是普度众生,善哉,善哉。”

孙国信肃手邀请大喇嘛上城墙一观,大喇嘛看着鲍承先道:“你的手下不错。”

鲍承先笑道;“承蒙上师看重,这些天就由他来侍奉上师如何?”

大喇嘛看了鲍承先一眼道:“为我搭一座凉棚,从今日起我要为这座城诵经千遍,消弭它的火性。”

鲍承先碰了一鼻子的灰,再次把孙国信推到前边道:“上师但有所需,尽管吩咐。”

说完话就逃也似的下了城墙。

大喇嘛对孙国信道:“汝可愿意拜在老僧门下?”

孙国信跪地道:“求上师指点!”

大喇嘛道:“开四方之门,为汝点化!”

说完,就伸出一只手按在孙国信的头顶道:“入我门来,有万千喜,万般忧,万般难,万般苦,汝能持否?”

孙国信双手扶在地上继续道:“原入法门。”

大喇嘛笑道:“善男子,汝已在法门,何必分门内门外,不过都是佛陀座下士。”

孙国信道:“弟子知晓了,从今后当一心向佛,弘扬佛法,为世间留万千宝法。”

大喇嘛纵声长笑道:“好,好,先建归化城第一丛林,彰显佛陀慈悲之意。”

孙国信低头道:“弟子知晓了。”

大喇嘛说完话,就闭上了眼睛,坐在高高的城墙上,面对朝阳宝相庄严。

孙国信下了城墙见鲍承先就守在城墙底下,见他过来了,就一把抓住孙国信道:“大喇嘛怎么说?”

孙国信道:“人家就要一座寺庙,且不能耽搁。”

鲍承先咬着牙齿道:“该死的番僧。”

孙国信幽怨的道:“为了城守的事情,卑职如今也成了番僧中的一员。”

“咦?你成喇嘛了?”

“差点,现在是人家口中的善男子,城主您知道不,什么叫善男子吗?”

鲍承先笑道:“知道,知道,掏钱供佛的人就是善男子,掏钱供佛的女子就是善女子。”

孙国信看了鲍承先良久叹口气道:“您说的没错,先说好,我这个善男子可是一个穷光蛋。

人家原本是要城主来做善男子的,就因为您刚才弄错了礼仪,说错了话,人家就把善男子安在我身上了。

城主,您是知道我的,我没钱啊。“

鲍承先大笑道:“你现在没钱,不担保你以后没钱,小子,今年夏粮征收一事就托付与你了。”

孙国信大喜,连连拱手道:“卑职谢过城主栽培。”

鲍承先满意的在孙国信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好好干,只要我还在这里,你有的是发财的机会。”

送走了得意的鲍承先,孙国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力揉搓一下面孔,自言自语的道:“当建奴狗奴才的走狗也就算了,现在好了,还成了他娘的一个小喇嘛。

再这么下去,老子一定会变成疯子。”

埋怨归埋怨,孙国信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子上记录自己跟大喇嘛以及鲍承先之间的对话,好交给特殊人才去研判,并按照目前的局面,做下一步的计划。

写完文书,孙国信再看了一遍文书,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因为他从文书中看出一个非常不好的苗头。

然后长叹一声,倒在床铺上喃喃自语道:“老子的命好苦。”

“老子的命好苦!”

范三被人倒攒四蹄穿在杠子上的时候也如此喊叫了一声。

进入农庄的时候,他特意选了一间最偏僻的屋子,提着刀子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居然坐着十几个汉子,这些汉子正坐在一张长条桌子周围开会。

瞅着坐在主位上年轻人似笑非笑的模样,范三果断的丢掉了手里的刀子,双膝跪地,只求这些明显就是土匪一类的人能够饶他一命。

“范三啊,你是怎么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

听为首的少年这样说,范三就软软的倒在地上,此时此刻,他已经明白,自己千辛万苦跑了一夜,最终自投罗网了。

张国柱也忍不住笑了,这只被他们寻找了一天一夜的家伙,终于露面了。

大家伙终于不用再讨论他是不是已经被战马踩踏成肉泥,或者被火炮撕碎的事情了。

“旱獭洞啊……”

听了范三的交代,张国柱瞅瞅那些羞愧的汉子道:“打扫战场还是不够彻底啊。”

一个少年走过来揪住范三的耳朵,就要朝他的脖子位置下刀子。

在范三声泪涕下的求饶声中,张国柱制止了那个羞愧难当的少年道:“我觉得这个人应该还有用。”

一个少年道:“这不是我们应该插手的事情。”

张国柱道:“所以呢,我准备送到小小那里去。”

被人蒙着眼睛穿在杠子上抬着走,自然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好在时间不长,范三就被人人丢在地上。

一个听起来很舒服的年轻人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一千一百二十四人齐全了是吧?”

“无一漏网,这里还有一个活的,我觉得你可能有用,就给你送来了。”

这是那个抓住他的少年人的声音。

范三努力的在地上扭曲,希望能引起那个声音好听的少年人的注意,如果自己不动弹,被人家当做无用的废物处理掉,那可就太冤枉了。

“这人是谁?”

“回禀大英雄,小的是张家口大商家范肖山的家仆范三,我家老爷家财万贯,财可通神。

小人对我们老爷来说还有那么一丝用处,如果诸位英雄缺少银两,可以拿小的这身贱肉去换两个银子花花。”

“哦?这么说,你家老爷愿意拿银子赎你?”

“千真万确,两位英雄尽管狮子大开口,只要小的能回去,不管花多少钱我家老爷也愿意。”

“怎么说?”

范三诚恳的道:“小的这次是跟着建州人的骑兵到的敕勒川,说实话,这些建州骑兵跟我们家老爷是有一些瓜葛的,现在骑兵们被诸位英雄好汉杀了一个干净。

我家老爷一定没法子跟建州人交代,这个时候,我这个奴才就是这一场大战中唯一的活口,即便是平日里一文不值,这时候也该价值万贯了。

如果诸位英雄不杀我,我回去之后一定按照诸位英雄交代的说法回禀我家老爷,我家老爷也会如此向建州人禀报的。

诸位英雄之所以要把所有的人都杀的干干净净,无非就是为了灭口。

可是呢,诸位英雄想过没有,如果我这个最后的活口被诸位英雄当碾臭虫一般给碾死了,难道建州人平白丢了上千骑兵,难道就能善罢甘休?

他们一定会给这里的蒙古人下令,彻查此事,就算诸位英雄天下无敌,蒙古人也被你们杀的干干净净,难道建州人就会袖手旁观?

只要事情一天不水落石出,建州人就一天不会放弃追查。

如果诸位英雄留小人一命,我回去就说他们遭遇了大同府的官军,让人家给杀光了。

如此一来,这件事就跟诸位英雄好汉无关,您们如果还可以继续做自己的无本买卖,让建州人跟大明边军打个你死我活,我想诸位英雄好好这里一定有现成的便宜可以捡。

这件事成功后,小的捡了一条命,我家老爷保住了身家,建州人找到了仇人,官军杀了建奴人,诸位英雄好汉得了大便宜,所有人都不吃亏,您觉得如何?”

钱少少跟张国柱听了范三的话,面面相觑,半晌,钱少少惊讶的道:“这他娘的就是一个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