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五花八门的倒霉蛋

第九十章五花八门的倒霉蛋

钱少少一把扯掉范三脸上的蒙布,范三翻身就趴在地上,捂住自己的眼睛道“英雄好汉饶命,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钱少少坐在范三身边的椅子上道“范三,我没了杀你的心思,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因为我发现你这样的人就这么随便的一刀杀了,太过可惜了。

我不知道刚才那一番话你是怎么想起来说的,偏偏每一个字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范三,别怕,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站起来说话”

范三哭泣道“您就别耍我了,我怎么才能跟你们成为一家人呢”

钱少少笑道“很简单,一盏茶的时间我们就能成为一家人,来,先睁开眼睛,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

范三犹犹豫豫的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钱少少那张精致的过份的脸,忍不住呆滞了片刻道“您可不是马贼。”

钱少少道“爷是贵人,怎么能是马贼呢”

范三松了一口气,见张国柱死死的盯着他,立刻哀求道“英雄,英雄,咱们还是快点成为一家人然后再说话,否则,小人总是害怕。”

钱少少笑道“好说,好说,我们这就开始当一家人。”

范三撸起袖子道“是要刺血还是发誓”

钱少少道“哪有用我们兄弟的血来发誓的道理,我们一般流的都是别人的血。”

范三立刻笑道“好好,好,杀鸡我在行。”

钱少少带着范三来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才进门,范三的膝盖就忍不住弯了下去。

钱少少揽住范三的臂膀指着一个绑在柱子上的人道“这个人你认识吧”

范三吞咽一口唾沫道“少东家。”

“你说范肖山喜不喜欢这个聪慧的小儿子范文芳呢”

“喜欢,喜欢,他就是我们老爷的心尖尖。”

钱少少笑道“好极了,你只要杀了他,我们就成一家人了,你看如何”

“不成啊,英雄,不成啊,杀了少东家,老爷会剥了我的皮。”

钱少少悄悄在范三的耳边道“如果不杀他,我们就成不了一家人,那就只好抱歉了。”

范三躺在地上手脚不断地踢腾着道“您这是不要我活了哟,您这是不要我活了哟。”

钱少少笑眯眯的对怒视着范三的范文芳道“抓你回来这么些天,你一句话都不说,算是一条汉子。

我知道你觉得你知道的事情都是大事,说出一件来你们范氏就有滔天大祸。

你以为只要你不说,我们终究会拿你去跟你老子换钱,现在,爷爷不要钱了,只想要你的命。“

范文芳咬着牙道“来吧”

钱少少拍拍范文芳的脸蛋道“当汉奸当到你这种不怕死的地步,真是太罕见了。

既然你要死,爷爷成全你,现在你如果杀了你家的这个狗奴才,我就答应给你一个痛快,怎么样”

正在哭泣的范三一双驴耳朵竖的老长,虽然在哭泣,一双耳朵,一双眼睛却在不断地打探外边的形势,听钱少少这样说,就连滚带爬的来到范文芳的脚下苦苦哀求道“少东家饶命啊。”

范文芳闭上眼睛一言不发,钱少少却拿着一把小刀子慢慢的锯范文芳的绑绳。

眼看着绳子就要锯断了,范三一把接过张国柱递给他的刀子,凶狠的扑在范文芳的身上,手里的刀子雨点般的刺进范文芳的胸腹。

钱少少笑眯眯的瞅着范文芳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身体很想离开那根柱子,刚开始力气很大,随着范三的刀不断地刺破他的身体,力量也逐渐随着狂喷的血消失殆尽。

最终无力地耷拉下脑袋。

即便如此,范三手里的刀子依旧不停,还是一刀刀的捅在范文芳毫无知觉的身体上。

等他住手的时候,范文芳的胸腹部已经被范三捅成了筛子。

瞅着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的范三,钱少少蹲在他身边道“你看看,成为一家人就这么简单啊。

你跟人家有主仆之情,人家未必跟你有主从之谊,一刀杀了就是。

我们都是穷苦人出身,之所以要这么干,就是为穷苦人找一条出路,你也是穷苦人,不把这些土豪劣绅全部干掉,我们怎么能翻身呢

你就不想从奴仆变成主人吗”

范三迷惘的瞅着钱少少道“我会死的。”

钱少少道“死的会是范肖山,他勾引建奴来伤害大明百姓,死有余辜。”

范三惨笑一声道“他没死,我要死了。”

钱少少道“这世道,你还敢想以后”

范三道“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吧”

钱少少道“基本上是一家人了,你如果再把范文程的亲兵杀掉,我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范三转过头瞅着绑在另一个柱子上被吓得屎尿齐流的范文程亲兵,重新捡起地上的刀子,对那个亲兵道“兄弟,你别怨我”

亲兵哆哆嗦嗦的道“我家主人不会放过你。”

范三苦笑一声道“那是以后的事情,兄弟,对不住了。”

说完话,就把刀子捅进了这个亲兵的胸膛,这一次他没有失态,仅仅捅了三刀,确定这个亲兵死透了就罢手了。

钱少少用手帕捂着口鼻,对张国柱道“把尸体丢到张家口城外,别让人家曝尸荒野。”

洗过澡的范三,也不擦干头发,就这么湿哒哒的坐在小凳子上听钱少少安排。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范三,你猜的不错,我们确实不是官军,但是我们也不是流寇,前面跟你的说的话不是骗你,告诉你,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抛弃过一个自家兄弟。

这一点你不用怀疑,认一次兄弟就是我们一辈子的兄弟。

其实呢,每一个兄弟都要回一遭我们的老巢去看看的,你的情况特殊,等归化城的事情了结之后,如果你立功,我会亲自送你去哪里看看,范三,到了那里,你会喜欢上的。”

范三摇摇头道“我不过是人家的一个家生子,我都不知道我爹是不是我爹,生下来人家就喊我范三,哦,对了,我爹叫范二,是一个喂马的。

我出了事,他们有大半的可能会被老爷赶出家门。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死了,你要是觉得我没干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就给我爹跟我娘一点钱,不要多了,能活就成,多了他们也守不住。

我以前答应过他们,要给他们养老送终的,毕竟,大雪的天气里,是他把我放在他的肚皮上取暖我才活下来。

所以呢,范二是不是我爹已经不重要了。”

钱少少听了范三的话,从自己的桌子上翻检了一阵子,找出一锭银子丢给范三道“十两够不够”

范三瞅着银子看了一阵子,慢慢的道“原来我的命这么值钱”

说完话就把银子重新放在钱少少的桌子上道“你该换成铜钱的,银子,他们拿不住。”

钱少少沉默良久,这才对范三道“我可以答应你,你父母将是整个范氏唯一能活下来的两个人。”

范三苦笑道“活不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活下来以后一定要给他们一些钱。”

钱少少拍拍范三的肩膀道“努力活下来,你的爹娘,你自己去孝敬。”

范三从桌子上找了半杯别人喝剩下的残茶,一口喝干之后对钱少少道“抽我一顿,别省力气。”

钱少少道“好的,他们不会留手。”

范三的惨叫声从隔壁屋子里传来,这一次不仅仅是张国柱没了幸灾乐祸的模样,就连钱少少这种心如铁石的人也觉得不是滋味。

钱少少瞅着张国柱道“我的心情很不好,你说,这是不是范三这个王八蛋故意弄出来的凄惨场面”

张国柱道“如果他连这样的场面都能控制,老子在他身上栽个跟头也认了。”

钱少少道“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莫要大意。”

张国柱叹口气道“这世上快活的人都是一个模样,倒霉的人却倒霉的五花八门各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