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潜移默化

“这么说,你云氏早就是兵强马壮了是吧?”洪承畴一脚踢开仆役送上来的软鞋,依旧赤着脚踩在青砖地上,看着有些气急败坏。

“没有,什么是兵强马壮?

秦王虎视天下是兵强马壮!

霍去病马踏焉支山是兵强马壮!

班定远三十六骑绝域塞外是兵强马壮!

唐太宗万国来朝尊为”天可汗“是兵强马壮!

大明皇帝万里杀敌是为兵强马壮!

所以啊,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才是真正的兵强马壮!

余者,不过泛泛之辈。”

洪承畴呆滞的瞅了云昭一会道:“你不觉得阵斩一千两百余建奴是一件足矣彪炳史册的事情吗?”

云昭笑到:“你的文笔不错,等我坐在盛京王座之上,你来觐见我的时候,可以帮我在史书上记录下这一笔。

干了大事,总要别人来吹捧才有一些意思,自己吹嘘自己有多厉害这就很无聊了。”

洪承畴笑道:“好,若是有这么一天,请允许洪某手捧史书,在一边跪录大人的微言大义。”

云昭站起身道:“就这么说定了。”

洪承畴道:“你真的认为有这么一天?”

云昭道:“麾下儿郎斩杀建奴一千有二,战陨者六人,令我痛彻心扉。”

洪承畴一把拉住云昭的胳膊大声道:“说清楚!你不能炫耀之后就一走了之。”

云昭叹口气道:“是我的错,我以为只要炮火猛烈,军卒们就不用披上沉重的甲胄,我以为只要我们能够在远程压制住敌人,军卒们就不用离开军阵与敌人肉搏。

是我小看了敌人的骑射功夫,是我高估了自己火力的密集程度,更是我拍脑袋之后就认为以前的军阵对我的新军一无是处。

所以,军卒战陨错在我,不日,我就被很多人质询,日子可能不好过。”

洪承畴见云昭面色悲戚,不似作伪,洪承畴拍拍云昭的肩膀道:“已经很好了。

虽然某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确实很好了。”

云昭摇摇头道:“蓝田县从来没有做好这回事,只有做的更好!官,你知道我其实是在谋天下,可是呢,我想尽量的减少流血,更不能因为我想谋天下,就把这个原本破烂的天下砸的稀巴烂。

如果天时在我,人和在我,我谋一下无伤大雅,如果,天时不在我,人和不在我,那么,我就继续等。

放心吧,官,真正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真的做不来。”

洪承畴笑道:“猪,如果你真的有踩踏天下的一天,记着,别因为我们交情不错就放过我,我是大明的士,死国是必然。”

云昭道:“不会有这一天的,等我兵出关中的时候,天下应该已经没有大明这个国度了。”

洪承畴目送云昭离开,坐在屋檐下边沉思了良久,直到傍晚时分才站起身瞅瞅将要下落的夕阳,摇摇头道:“这不可能!”

这句话刚出口,洪承畴又有些后悔,他刚才忘记了跟云昭打赌!

孙传庭的书房里安静的落叶可闻。

他已经看窗外的夕阳看了很久。

斑驳的阳光透过石榴树浓密的叶子最终照耀在他的脸上,白一块,黑一块的将他渲染的如同一个白化病患者一般。

他的桌面上也放着一份军报,上面赫然写着卢象升逍遥滩大捷的详细文告。

“一千一百九十九级?”

“六万两纹银?”

“云氏战死了多少?”

“继洪承畴之后卢象升也投靠云氏了?”

“云氏兵强马壮为何不在关内起兵却把宝贵的兵力用在了千里之外的归化城?”

“有这般实力的人为何还要对朝廷卑躬屈膝,巧言令色,做这么多的伪饰文章呢?”

“夏税足额缴纳,秋赋已经完成六成,普天之下,这样的州府那个皇帝会不喜欢呢?”

“我该何去何从呢?”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待到云氏兵出关中的时候,我战死城头也就是了。”

孙传庭打定了主意,就提笔写恭贺文书。

不管这些建奴是谁杀的,建奴死掉这是不争的事实,只要建奴死了,就该是普天同庆的好事。

“有六位兄弟战死沙场了”

云昭话一出口,台下已经有人在低声饮泣。

“错在我,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占据了太大的优势,这一战,我们还会损失更多的兄弟。

我的错我来背,你们的错,你们背,我错在自以为是,你们错在太想当然。

我们都以为我们的炮火足够密集,以为我们可以横行天下,结果不是这样的。

我们的兄弟绝对不是一个凉冰冰的数字,而是一个个有温度,有生活的人。

现在,这六个人因为我们的自负,在生命之花才开始绽放的时候就已经凋落了。

从今天起,我们要记住,自己的工作将直接对前线作战的生命负责,战士可以战死,却不能死于我们的失误。

这一点,我希望大家都能记住。

再有七天,战死将士的骨灰将回到玉山,我们全部去送他们一程,并向他们忏悔。”

云昭的话再一次引起一片悲戚之声

李定国眼瞅着一群红着眼睛的男男女女从那间被大树包裹的礼堂里出来,奇怪的问张国凤。

“他们在干什么?一群人聚在一起哭泣?”

张国凤嚼着嘴里的红薯慢慢的道:“听说逍遥滩一战,玉山众战死了六人,伤了三十余人。”

李定国嘿嘿笑道:“打仗哪有不死人的?矫情啊,对了敌人死了多少?”

张国凤继续咬着红薯含糊不清的道:“一千二。”

李定国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吞咽一口口水道:“一千二?没弄错?”

张国凤瞅瞅李定国道:“一千两百个货真价实的建奴!”

“也不”李定国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下来了。

“我想见见这六位以一敌两百建奴的神。”

张国凤道:“蓝田县出动了三千大军,出动了两百名云氏最精悍的积年老贼,还出动了三万个流民在周围摇旗呐喊,最后把一千两百个建奴引进了伏击圈,才有这样的战果。”

李定国呆滞了片刻道:“这就是这些人可以以六人的代价阵斩一千两百名建奴的原因?”

张国凤叹口气道:”这中间还有无数细作在配合,无数的谋士在不断衡量两者之间的力量对比,所有人齐心协力才达成这样的目的。”

李定国道:“无论如何这一千两百个建奴都会反抗的,大军总要交战的,如此一来,死人是必须的,没理由只允许你杀我,就不准我砍你,打仗就是这样,已经大胜了,哭哭唧唧的做什么?”

张国柱把最后一口红薯放嘴里含糊不清的指着那些悲伤的学子道:“他们认为啊,自己兄弟死一个都是天大的事情,敌人死一万个都不嫌多。”

李定国点点头道:“对,我平日里也是这么想的。”

张国凤瞅瞅李定国道:“我们平日里却没有向这个方向前进,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

还记得你在军中说的话吗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然后,我们在凤阳就死了很多人”

“有点意思了,我终于在这里待得有点意思了,国凤,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国凤怒道:“你这七天上了几节课?”

“三节,怎么了?”

“那就是没有上时论课呗。”

“云氏会把如此隐秘的事情在课堂上公然说?”

张国凤道:“这里的学子都是蓝田人,大家同气连枝的谁会说出去?”

“新会有吃里扒外的家伙。”

张国凤瞪大了眼睛道:“你真的以为这里的学生会是泥塑的菩萨?这些人是现在的学校管理人,将来会成为地方的管理人,这里不仅仅教授关学,也教授格物致知,还有泰西学问。

只要是从这所书院走出去的人,即便是最无能的,也比其他书院教出来的八股腐儒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