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痛苦并不因人的身份变化而变化

第九十六章痛苦并不因人的身份变化而变化

王文贞今日堪称意气风发。

是他领兵将张秉忠逼进了襄阳,也是他孤身进入张秉忠大营,言辞恳切的招降了这位巨寇。

随着李洪基败走韩城,天下巨寇已经没了昔日的气焰。

只要朝廷继续使用杨嗣昌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战略,平定天下不再是一个奢望。

而李洪基的败走证明大明兵部尚书的策略是正确的,张秉忠接受招安则证明他王文贞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能力。

解除了兵权之后,王文贞独自回到了南京。

他本想以进则山崩海啸,退则风平浪静的态势完美的结束自己这一次的使命。

可惜,他身在南京的门人子弟们认为此事定然需要大大的操办一番,如此,方能彰显王公声威。

他们以为王文贞的胜利与荣耀,就是江南人的胜利与荣耀,如何能不大庆一番?

江南人既然平灭了西北的巨寇,那么,这些年江南人投入到西北剿匪大业中的钱粮总该有一个出处。

整体审视残破的西北之后,他们的目光无可避免的落在了西北的明珠蓝田县的头上。

蓝田县身为西北明珠,这些年与江南的商贾来往愈发的密切,有不少的南方商贾将蓝田县的繁盛模样在江南大肆的宣扬。

不论是河南,还是山西,亦或是河北,山东,都没有值得他们动手的地方,而且,如果对那些地方盘剥过甚,很可能会再一次造成流民暴动的坏局面。

这个时候,蓝田县看起来很稳定,很富庶,理所当然,蓝田县要补偿江南人昔日的付出。

在这种局面下,控制蓝田县,盘剥蓝田县,肢解蓝田县就成了江南人的一致意见。

今日的王文贞坐在中堂上,穿着一身道袍,手里抱着一柄玉如意,微微笑着招待来自四面八方的亲朋故旧。

儒雅而淡然

眼见宾客们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唯独不见幼子王瑞与长孙王庭月。

中堂里已经坐满了江南各路大佬,这两个晚辈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来拜见长辈,实在是太失礼了。

即便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王文贞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子孙生出现骄矜之心。

“阿福,把洁生,与庭月给我找来。”

王文贞压抑着怒火淡淡的对老仆道。

老仆低声回禀道:“已经去找了,凡是两位主人平日里喜欢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王文贞道:“再去找!”

老仆匆匆的下去了。

王文贞看着满座的宾客喜气洋洋的模样,一股不祥的气息没来由的从心头升起。

他忍不住有些烦躁,目光远视

透过宽大的中堂,他看见了一个长着一只鹰钩鼻子,面相凶恶的中年汉子抱着双手就站在他能看见的地方,见他瞅过来,就抱拳施礼与常人一般无二。

此人施礼完毕就笑着从宾客群中挤出去了。

王文贞感到一丝丝的阴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准备叫仆人去探问一下此人的底细,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没了踪影。

此时此刻,王文贞忽然觉得院子热闹的唱礼之声,喧闹之意距离他好远。

向在座的宾客赔罪之后,王文贞起身来到了后宅。

此时的后宅上已经披红挂绿一派喜庆模样。

瞅着还在忙碌的老仆,王文贞沉声道:“去查一个面相凶恶,长了鹰钩鼻的客人。”

老仆笑道:“这个客人老奴知晓,似乎是来自关中,他送的礼物不轻,是两个檀木箱子,还说要老爷亲自开启,老奴每当一回事,每年都有这种故作隐秘的人。”

王文贞道:“把他的礼物拿过来,我亲自检视一下,看看拜帖跟礼物,就能知道此人来者何意。”

王文贞回到后宅书房坐定,老仆带着两个仆役就抱着两个箱子匆匆的进了书房。

“打开!”

王文贞端起一杯茶,他想用最冷静的态度面对这个来自关中神秘人送来的礼物。

仆役们撕开封条,打开了箱子,箱子里的东西被红色的绸布包裹着,当老仆掀开绸布之后,就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王文贞淡淡的朝箱子看去,老仆的惊叫并不能让他的心头起半分的波澜,蓝田县的豪强一定会反抗,这一点王文贞早就有预料。

只是,当他看清楚自己幼子的头颅被人装在箱子里的时候,茶碗从手上滑落摔得粉碎。

“啊”

王文贞发出一声老猿泣血般的嚎叫,踉跄两步冲过来,抱着箱子里的人头嗓子里只会发出啊,啊,啊的叫声。

二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王氏兴盛的希望被人一刀就给断绝了。

“好狠的心啊”

王文贞终于从嗓子眼里逼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我的儿啊”

一口气终于从嗓子眼里喷薄而出,王文贞的痛苦如同潮水一般从全身每一个地方喷涌而出,泪如雨下。

他心痛的几乎要昏厥过去了,他的脑袋在嗡嗡作响,他的视野模糊,全身颤抖,悔恨,愤怒,失望,伤痛蓄满他的全身,整个人如同火山一般就要爆发。

“是谁?”

王文贞扶着桌子站定,死死的瞅着幼子王瑞的头颅恶狠狠地问道。

老仆嚎啕大哭道:“小的就知道是一个关中口音的人,这就派人去追捕。”

王文贞咬着牙瞅瞅另外一个木盒子里包着的东西,他已经有了一丝明悟,他已经猜到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他还是强迫自己安静下来,颤抖着手去揭开红绸,他希望自己所有的猜测都是错的。

红绸落地,他的长孙王庭月的首级端端的摆在木头箱子里,容貌栩栩如生,仿佛正在沉思。

“啊”

王文贞的声音绝望而高亢。

张嘴吐出一口血,然后就倒在老仆身上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依旧,王文贞推开哭泣的老妻,踉踉跄跄的来到桌子边上,那两个木头盒子依旧在,只是里面的人头不见了踪影。

“我的儿呢?”

老妻嚎哭着道:“入棺了。”

“我的孙呢?”

一个黑衣女子凄声道:“也入棺了。”

王文贞又道:“我昏睡了多久?”

老妻道:“已然三日了。”

王文贞慢慢站定身子,推开搀扶他的老妻慢慢的道:“差到凶手了吗?”

“志和,志远已经在全力搜捕,到现在依旧没有头绪。”

王文贞淡淡的道:“不用查了,凶手就在蓝田县。”

老仆战战兢兢的将一张纸放在王文贞的面前道:“老爷,这是凶手留下的字。”

王文贞凄然一笑道:“欺我老无力啊,他们不知老夫这个失孤老熊会干出什么事情!

念!”

老仆哆哆嗦嗦的拿起那张纸低声道:“值此清秋,闻王公大胜而归,当彪炳史册。

余远在天边,闻王公大喜,恨不能亲至,只是身无长物不知敬奉何物才能讨王公欢颜。

听闻王公颇爱幼子王瑞,有对长孙期望有加,遂取王公心爱之物头颅以为王公贺。

失礼之处,还请王公海涵。

王公得此大礼当独自观赏,定会有大惊喜,当细细品味。

临别之时留词半阙以为后记。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老仆念完留字,王文贞并无多少变化。

该有的痛苦已经纠缠在他的身上,他的肉里,他的血里,他的灵魂里,再多一些痛苦,也不能让他有更加夸张的表现。

所以,他瞅着那张纸道:“词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