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韩陵山的《平左策》

第一零七章韩陵山的《平左策》

韩陵山用铅笔写信的速度很快,懒散年轻人叙述完毕,他已经记录完了。

重新看了一边手头的记录,又向那个懒散的少年核对了一会,就重新坐回座位,瞅着赵国桥道:“任何人都可以争取!”

赵国桥道:“也包括左良玉?”

韩陵山靠在椅子背以同样懒散的姿势坐下来,将双腿搁在桌子上以更加淡漠的声音道:“任何人都是可以争取的,左良玉也不例外,只是这个人不值得我们去积极争取。

一来,代价太大,二来,不划算,三来,此人会起反作用,不利于我们的争取天下百姓的大业。

此次,左良玉拥兵两万来到潼关,你们要想的事情是怎么让这两万人心甘情愿的留在我蓝田县,而不是想着怎么把这两万人消灭掉。

蓝田县到现在人口才将将过了百万,放到大明疆界里看,这微不足道。

蓝田县的界碑移动,是随着人口移动而移动,从来都不是胡乱动弹的。

你们弄了一群强盗跟左良玉对着干,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

不是你们干掉左良玉,就是左良玉干掉你们。

或许这两种结果都不成立,最有可能成立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这么一来呢,我蓝田县损失了很多人口,却什么都没有捞到,又把好好地潼关弄得民生凋敝。

这是最愚蠢的做法。

县尊派你们来潼关,不是让你们把潼关打成人间地狱,是要一个完整,平安,喜乐的潼关!

我们蓝田县最强大的不是我们的全火器军队,而是我们的民生!

我们的滚滚铁流所到之处必然能够所向无敌,可以把敌人杀的人头滚滚。

之后呢?

当百姓都成我们自己百姓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建设一下呢?

与其那个时候建设,不如不打烂!

都是我们的东西,干嘛要打的乱糟糟的?

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一群蠢才还自以为是的以为弄死一两个随地大小便的官兵就是天大的功劳。

说实话,我之所以愿意自己单干,也不跟你们搭伙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们太蠢!”

韩陵山的毒舌喷吐着毒液,让在座的年轻人一个个抓耳挠腮,却无话可说。

韩陵山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继续道:“我研究一下左良玉这个人,过两天我去拜会他。

好好地讨论一下他的军纪,然后再说一下潼关百姓回流的事情。

在目前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蓝田县用不着在城里跟左良玉对峙,如果他真的干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以我蓝田县大军的能力,就算是跑到东海海眼里我们也能把他揪出来碎尸万段!

这一点左良玉是清楚的,所以我跟他之间的谈话应该会很顺利。

你们把那些强盗全部给我撵走,该去修路的就去修路,该去挖水库的就去挖水库,才消磨掉他们身上的匪气,你们这么一弄,我们以前的工作全部都白干了。”

赵国桥呻吟一声痛苦的道:“你这样做真的有用吗?我总觉得你在把潼关百姓往火坑里塞。”

韩陵山坐直了身子认真的道:“百姓不能保护的太好了,如果保护的太好,他们就会认为这是应该的,斗米恩升米仇的道理不用我来给你们再解释一遍吧?

我们保护百姓,同时,百姓也在保护我们,这才是鱼跟水的关系,这样的存在百姓才会有荣誉感!

我们要的是一群有荣誉感的百姓,不要一群唯唯诺诺的磕头虫,如果我们不能培养起百姓的荣誉感,就算我们夺得了天下,一百年,或者数百年后我们将重蹈大明的覆辙。”

赵国桥掏掏耳朵道:“这些话我似乎听过。”

韩陵山鄙夷的瞅着赵国桥道:“崇祯七年六月十五日晚,那一天的月亮很圆,就是有些偏黄,我们五十八个人围着县尊坐在碑亭外边听县尊讲述《民论》,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小章节。

赵国桥,你那一天坐的地方距离多多师姐很近,好像只有两个身位吧,那时候月亮在西天,你们坐在东边,所以,月光会落在多多师姐的脸上,当时多多师姐的半边脸被月光映衬的如同羊脂美玉一般,你当时看美人看的魂不守舍了吧?”

赵国桥的屁股像是中了一箭一般,身子猛地窜起来,指着韩陵山道:“你胡说,没有这回事,我没有!”

韩陵山笑道:“多多师姐长成那个样子,不喜欢看她的男人才不合适。

不光你喜欢看,我们一群人都喜欢看,有些王八蛋还专门凑到多多师姐身边说闲话,就是为了听多多师姐说话,哪怕给一个笑脸,你们这群丑逼就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喜欢多多师姐没错啊,问题是,你不能因为喜欢,就连县尊讲述的重要课程都不听了吧?

这他娘的才是我们立身的根本!!”

赵国桥的一张脸成了一块大红布,此时此刻,被人当着众人的面揭破隐私,他很想找一个老鼠洞钻进去,又想一把掐住韩陵山的脖子,等他舌头吐出来,再扯出他那根毒舌,缠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活活的勒死!

韩陵山继续道:“好了,就这么办吧,除非你们有更好的主意。”

赵国桥红着脸道:“我才是潼关的大里长!”

韩陵山不以为意的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道:“我才不信你赵国桥会因为生气就干违心的事情。”

赵国桥怒道:“好,好,等你活着从左良玉大营里走出来再执行你的建议。”

韩陵山嘿嘿笑着来到赵国桥的面前道:“我的建议还是很香的吧?嘴巴承认不承认的不要紧,只要你的身体诚实一些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放心,我会平安的从左良玉大营里出来的,你明天不用给我准备饭食。

老天爷啊,自从离开玉山,我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这一次,一定要让左良玉请我吃顿好的。”

说完话,就朝在座的诸位同窗摆摆手就走了。

“祝你被左良玉的刀斧手剁成肉酱!”

赵国桥恶毒的诅咒声远远地传来。

“左良玉比你想的可能聪慧一点,你放心,后天我大鱼大肉,美酒美人伺候,你留在这里啃大饼吧。”

韩陵山的声音从更远的地方还是一字不漏的传进赵国桥的耳朵。

赵国桥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四面瞅瞅,见几位同伴都似乎在低着头考虑韩陵山的策略。

就低声道:“他的法子是对的,只是这个混账明明见我们已经给了左良玉一个下马威,这才提出这个合适的建议,我表示支持,你们呢?”

懒散的青衣少年道:“谁对自然是要听谁的,这没什么错,问题是,你真的偷看多多师姐了?

我们先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再说!”

赵国桥喉咙里发出野兽发威一般的低低咆哮,其余几人仰天大笑,极为得意。

左良玉掏一掏脖领子,整日里穿着甲胄,即便是最合身的甲胄,穿的时间长了,也会把皮肤磨烂。

一个妇人将一条丝绢塞进左良玉的脖领子里面,哀叹一声道:“将军什么时候才不过这种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左良玉笑道:“熬呗,还能怎样?一天不能跟云昭和解,这样的日子我们就要过一天。”

妇人哀愁的道:“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左良玉道:“我们说了不算啊。”

妇人道:“您不是才派了刺客去了蓝田县么?”

“失败了,还没有进入玉山城,就被当地百姓给捉住了。”

“所以,将军您在等云昭的报复?”

左良玉点点头道:“就是这样,你来我往的得有个尽头,等云昭报复完毕了,我们吃亏了,才能跟云昭谈和解的事情。”

“可是,吃亏的一直是我们啊。”

左良玉忧愁的看着窗外的夕阳道:“希望云昭也这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