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追求完美的玉山书院

对于马里奥这个名字,云昭天生就充满了好感。

毕竟,那个憨厚的长着两撇大胡子的水管工曾经霸占了他童年好长一段时间。

所以,他也愿意给这个水管工一个机会。

从玉山书院里挑选两个会说德语跟意大利语,拉丁语,跟法语的学生走一趟欧洲势在必行。

玉山书院花费了很大的力气直到现在也没有弄出云昭希望的后膛枪,更不要说子弹底火了。

做不到这些,云昭就没法子认为自己的全火器军队就是无敌的。

逍遥滩一战其实是算不得数的,那是动员了几万人,还给敌人设定了战场,设定了环境,设定了敌人之后才进行的一场战争。

在那种局面下,莫说全火器军队了,就算是同样手持长矛大刀,弓箭也能取得胜利。

云昭当然知道一些化学知识,可怜他一个文科生,就算是砸破脑袋也没法子想起底火的化学方程式。

与欧洲提前接触是云昭很久以前就有的想法,这个时代正是欧洲科技大爆发的前夜。

如果能把那些科技转嫁到华夏大地上,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还不用给专利费。

刘明亮,跟张传礼就是学习欧洲话的高手,能流利的跟汤若望,罗雅谷他们进行对话,并讨论学问的人,对付欧洲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云昭会的那点英语,现在根本就没法子跟英国人对话。

云昭瞅一眼韩秀芬那张满月脸道:“你现在可是越来越奔放了,头发都不梳,脸也不洗,这是一个女孩子原有的样子吗?”

韩秀芬把长发往后撩一下,不满的道:“谁有功夫管理这些。”

“胡说八道,你以后还要嫁人,我们没打算把你当奴隶使唤。”

“县尊就别骗人了,我长成这个样子,有谁会喜欢,当然,嫁给一个农夫还是可以的,你觉得我现在有可能嫁给一个目不识丁的人?”

云昭仔细看看韩秀芬的模样道:“你优秀的灵魂拯救了你。”

韩秀芬道:“拯救了一半!”

云昭挥挥手道:“相貌是爹娘给的,没法子,我们只能修身,养神,对了,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抱怨你的长相?”

韩秀芬道:“我想去欧洲,查看一下你说过的黑死病!”

“不成!”

听韩秀芬这样说,云昭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这东西杀起人来可是不分敌我的,知不知道,这东西在欧洲肆虐的时候让那片大陆死了三成的人。

你要是碰到这东西,我估计你也就回不来了。

另外,我也不允许你把这个恶魔带来我们这里,你好好的去研究你的青霉素,这才是救命的东西。”

韩秀芬道:“停滞很久了,我想去外边看看。”

云昭狐疑的瞅着韩秀芬道:“你似乎另有想法?”

韩秀芬道:“我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想法?”

“学院刀术大比,你在男子行列中位列第十一是吧?”

韩秀芬道:“这具身体膀大腰圆的我想不赢都不成。”

“你拿定主意要去欧洲?”

“你要是不允许,我就自己想办法去欧洲。”

云昭考虑了一下这个家伙的性格特点,然后把身子靠在椅子上瞅着韩秀芬道:“第一,不能特意去找黑死病,相信我,这东西不能带回来,你如果因为接触黑死病,也不能回来。”

韩秀芬点点头道:“疫病的可怕之处,我比你清楚些。”

云昭知道韩秀芬又在讽刺他考一百六十多名的事情,摇摇头道:“第二,别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你的生命在我们眼中无比的重要。不要因为你的容貌配不上你的学识就自暴自弃。

放眼玉山书院,最有才华的人都不漂亮。”

韩秀芬冷漠的看了云昭一眼道:“钱多多就是又漂亮,又有才华的人。

我不用你安慰,在玉山书院我学会了辨别真假,事实就是事实,我会接受事实。”

面对这种女人,云昭觉得无话可说,只好摊摊手道:“最后一点,你们去欧洲以刘明亮为主,张传礼为辅,你要听他们两人的话,而且这不是要求,是命令。”

韩秀芬苦涩的道:“你明明知道我比他们两个强!就因为我长得丑,又是一个女人,你才让我屈居他们两人之下!”

云昭道:“没有的事,不可能,我不是以貌取人的人!”

韩秀芬咬牙道:“我认了,就不跟你说钱多多的事情!”

瞅着委屈的韩秀芬,云昭叹口气道:“这是我觉得最好的解决事情的办法。

你太执着了。

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作为一个研究人员这样的特质是优点,作为一个行政人员,你这样的特质就是缺点。

不过,在我蓝田县,你觉得自己没有受到重视吗?”

韩秀芬摇摇乱糟糟的头发道:“没有,在这里我做任何事情都是我想做的事情。

县尊,我走了。”

云昭瞅着韩秀芬的背影道:“活出你的精彩来。”

韩秀芬道:“我会穿男装去欧洲!我以后就穿男装,你们统统把我当兄弟对待就成!”

云昭点点头,这话听起来令人酸楚,可是,他觉得这是一个明智之举。

韩秀芬走了许久之后,一直埋头干活的徐五想这才抬起头道:“我觉得她想当男的。”

云昭道:“这对她很不公平,你不考虑一下她吗?我觉得她将来一定会光芒万丈的。”

徐五想摇头道:“才华这东西才是我玉山书院里最不稀罕的,美貌才是!

我已经长得这么丑了,再娶一个丑老婆,你让我将来如何面对我委屈的孩子?

这人啊,总是要进步的,我丑,我的孩子不能丑。

县尊,你当初收人的时候难道就不能多出上三五斗糜子弄一些好看的人进玉山书院吗?”

云昭斜睨了徐五想一眼道:“我要是选漂亮的,你这种人还有机会坐在这里抱怨吗?”

徐五想想了一下道:“其实都是吃饱了撑的才会考虑容貌问题是不是?”

云昭想了一下长叹一声道:“确实是吃饱了撑的,这些人太努力了,导致灵魂跟肉体不太匹配。”

“欧洲真的像你前天说的那样吗?我是说,肮脏!”

“他们处理排泄物的方式就是从窗户里倒出去!”

“哦,那确实不太好,他们怎么走路呢?那条路还能走吗?”

“所以,人家发明了高跟鞋……”

没机会到处跑的云昭,只能在书房里跟徐五想这种人聊天度日。

蓝田县的具体事情已经很少有他插手的机会了,只要有活计,立刻就有一大群年轻人自动请缨。

而且他们干的似乎都超过了云昭的期望。

年轻人的热情就像一把火,能燃烧干净世界上所有的污秽。

这个世界就像是天生就给这些年轻人准备的。

他们就是一个个火种,在黑夜中明灭不定。

而这个腐朽的王朝,就像是一堆干柴,正好适合他们从火种变成火焰,最终变成燎原大火。

如果说以前云昭还对自己的未来不确定,现在,他已经很肯定的知晓,这大明天下最终会有他的一席之地,也会有这群年轻人的一席之地,或许还不止。

玉山顶上皑皑的白雪就像一个戴着白色纱冠的美人儿,在这里,山美,水美,人更美……

这是一片沃土,一片供种子发芽成长的地方,只要这些种子能够破土,发芽,成长,度过漫长的成熟期,他们总能成长为参天大树。

对此,云昭坚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