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

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

云昭对蓝田县目前的状态很满意。

皇帝在遥远的京师依旧为这个老大的破烂国家挖空心思的拆东墙补西墙。

满朝文武依旧在努力的在自己发财之余照顾着这个老大的王朝。

东南富裕的盐商,地主,官宦们依旧在努力的将自己最后的狂欢进行到底。

北方破败的长城上依旧战满了穿着破旧衣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军卒,在更远的地方,洪承畴,孙传庭,卢象升正带着他们的军队在千里大地上对行走如风,忽东忽西的建州人进行围剿。

而西边干涸的古河道以及遍布乱石的戈壁滩上,则安静的像是亘古以来就没有人烟一般。

云昭知道的最诡异的消息来自于张秉忠忠。

这个家伙居然开始屯田了,他军中骡马多,为了减轻饲养负担,他把一部分羸弱的大牲口分给了百姓,不仅仅如此,他还将收集到的农具也分发给了百姓,甚至拿出不多的从蓝田县购置的粮食分给百姓,让百姓们好度过这个灾年。

根据探子来报,整个屯田大业居然进行的很顺利,挖水渠,平荒田,开阡陌有模有样。

负责屯田的人就是张秉忠的义子——孙可望!

冬日里开始平整田地,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襄阳这块地方说到底比较温暖,即便是冬日里,土地也不会上冻。

这就极大的减轻了孙可望屯田的难度。

五年间襄阳两次被攻破,很多百姓逃遁无踪,土地荒芜,好在义军中也有无数的农夫,在鞭子的驱使下,放下手中的刀子,开始重新自己的农夫生涯。

李定国也在努力的开垦土地,在距离他白步之外,张国凤更是干的热火朝天。

凤凰山在玉山背后,南下的寒流给玉山阻挡一下之后,这里的气候就显得比玉山更加的温和。

从清晨忙碌到中午,李定国的肚子饿的咕噜噜作响,朝依旧跟土地奋战的张国凤吼了一嗓子道:“国凤,我饿了。”

张国凤匆匆的提着锄头赶过来,将一个布包丢给李定国道:“吃点锅盔垫垫肚子。”

李定国找了一处荒草茂盛的地方躺了下来,咬着手里的干饼子道:“国凤,你真的准备做一个农夫吗?”

张国凤道:“我喜欢当农夫,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李定国怔怔的瞅着蓝天道:“甘心吗?”

张国凤摇头道:“不甘心,再给我一个能生孩子的老婆我就甘心。”

“你以前在我军中,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张国凤笑道:“我现在只想在一人之上就够了。”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想想你的才华,你的武功,你愿意就这么无名无姓的过一辈子?”

张国凤道:“怎么就无名无姓了?我当农夫难道就不准我叫张国凤这个名字了?”

“我是说,男子汉难道不该扬名声显父母才算是好汉吗?”

张国凤摇头道:“我觉得生一堆孩子,才是孝敬父母的最好手段。”

李定国一骨碌盘腿坐起来,正色道:“你对云氏新军怎么看?”

张国凤道:“你我要是携带以前的大军去攻击云氏新军……死定了。”

“云昭手中握有这样一支精锐,居然连出关中的意思都没有,你说,这算不算是明珠暗投?”

张国凤摇头道:“你可能不知道,蓝田县的界碑已经快要抵达河南渑池了。”

“你听谁说的?”

“哼哼哼,新军中开始有渑池人了,你没发现?”

“很多吗?”

“不多,就个,我那一队就有一个,年底才从渑池过来的,读过一些书,这才被遴选进了新军。

而蓝田县新军的军规里说的很清楚,非蓝田县子弟不得入新军,所以呢,我觉得蓝田县界碑就要到渑池,或者已经囊括渑池县了。”

李定国想了一下潼关到渑池县的距离,叹口气道:“你的意思是说云氏又拓地三百里?”

张国凤道:“蓝田县拓地不用军队,这在蓝田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李定国冷笑道:“云昭太自以为是了,军队就是手中的锤子,能开任何险阻。”

张国凤笑道:“人家的锤子如今正在归化城破冰呢,听说归化城建成之日,就是云氏大军夺占归化城之时。”

李定国摇头道:“不可能这么如云氏所愿的,建奴人中有思谋远虑之辈,他们在逍遥滩刚刚失去了一千两百人,而驻守归化城的建州人只有三百不到,完全依仗蒙古人降兵来控制一座对他们来说无比重要的城池,这没有可能。

我料定,云氏在归化城跟建州人有一场恶仗要打。”

张国凤瞅着李定国道:“何以见得?”

李定国大笑道:“因为卢象升这时候在京师!多尔衮孤军深入京师以南,这本来很不明智。

可是,他偏偏这样做了,距离建奴控制的本土太远,即便是劫掠到了物资人口,想要运回去,这一路上定然会被明军不断追杀,伏击,而卢象升,孙传庭,洪承畴这三人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

多尔衮想要平安的回去,不付出代价怎么可能?

你说,建奴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你以为他们的目的何在?”

张国凤随手在地上用树枝画了一张大明地理图瞅了一眼道:“你是说,卢象升走了,他们意在宣府,大同?”

李定国轻笑一声道:“宣府,大同一旦失守,大明的长城防线就会彻底失去作用。

以后,建奴想要进攻大明的时候,河北,山西,都将是口子,那个时候,大明再想堵住建奴,那可就千难万难了。

最重要的是,宣府,大同看守的并非建州人,而是蒙古人,宣府,大同没了,你以为蒙古人会怎么办?

这些异族人抢劫大明朝早就抢成了习惯。

哈哈哈,到时候,蒙古人蜂拥南下,建奴再次叩关,我想坐在京师的皇帝老儿一定会吓得尿裤子。”

张国凤道:“还有蓝田新军在呢。”

李定国摇头道:“新军虽然精锐,然而,人数太少了,那样的一支全火器军队,太依仗后勤供应了。

如果建奴,蒙古人不跟他们正面决战,而是以骑兵的优势拖着他们到处奔走,处处攻击他们必救之所,不出一两个月,就能把高杰统领的那支军队彻底拖垮,然后再回头慢慢吃掉,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要是建奴,就这么干!”

张国凤扛起锄头对李定国道:“走吧!”

李定国愣了一下道:“去哪里?”

“去找云昭,跟他在地图上打一仗。”

李定国翻身倒在枯草上,捏断一根荒草含嘴里道:“我现在是一个十夫长,管那么多的事情做什么,你也歇着,明天还要在军中练习刺杀呢。”

张国凤不耐烦的道:“你要是想去军阵上,就要先在地图上打败云昭那一伙人。”

李定国哼哼一声道:“你是要找个老婆压在身下当你的农夫吗?怎么又对军阵感兴趣了?”

张国凤道:“我是聪明人,不把那些不想让我好好当农夫的人全部弄死,你觉得我有机会当一个快活的农夫吗?

快走,明明你想上战场想的快要发疯了,偏偏还要故意做作一番,你也不嫌累。”

李定国站起身瞅一眼面前的这片荒地砸吧一下嘴巴道:“那个狗日的徐五想把老子给骗了,他谋划的什么果树林,桑麻地,粮食地,鱼塘,还有五亩地大的宅子,原来都需要老子亲手亲脚的去干啊!”

张国凤笑道:“我喜欢什么时候都自己来,自己的房子自己盖,自己的田地自己伺候,自己的老婆自己睡,自己的孩子自己生……哈哈哈哈,这才是老子想要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