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官逼民反

在母亲眼中,孩子长大了心就会野,然后就会乱跑。

强悍一些的孩子会带着满包袱财宝,拖着一个美艳的儿媳妇回来看她。

中人之姿的孩子也能带糕饼,点心回来看她。

倒霉些的孩子虽然两手空空,羞羞答答的回到家,却是最让母亲心疼的。

毕竟,人回来了,就是父母最大的福报。

新年才过,节日的欢乐气氛还没有彻底的消散,云家庄子此时乌云盖顶,哭声一片。

有一支走甘肃的商队没有如期回来,留在秦州驿站等候的接应人员也失去了他们的消息。

云氏商队的人员主要就是云氏庄子的年轻人,这是第一次走甘肃,目标货物是甘肃的铜!

自从嘉靖年以来,国库逐渐空乏,严嵩等人为了支应国家用度,几乎使用了所有能使用的手段。

包括开辟新的财源。

其中,对朝廷损失最小,而获利最多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铜政!”

嘉靖二十五年,以三十九万两银子购置的铜,可以铸钱九万万,价值七十五万两白银。

这几乎是一倍的利润。

而蓝田县的十万两银子购进的铜,铸造成铜钱之后,每一千钱,需要的成本银子是七钱银子。

而扶风铸钱局铸钱的工艺远超京师两大铸钱局,靡费几乎只有京城铸钱局工本的六成。

甘肃铜,黔铅,以及废铜,废钱是云氏铸钱的主要材料来源。

仅仅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就比京城铸钱局使用的倭铜,滇铜,黔铅来的便宜。

在这种局面下,云氏铸钱得到的利益,远远不及京城铸钱局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扶风县铸钱局铸造的铜钱远比京城铸造的铜钱含铜量高。

而扶风县铸钱局铸造的铜钱,铜,铅锡比例为皇朝惯例铜四,铅锡六。

这是一项可以长远做下去的生意,是统治者的特权。

同时,也是云昭寄予厚望的犀利的武器。

甘肃产铜地就在兰州卫东北百里之外的白银厂!

白银厂原本是大明朝廷在嘉靖年间开发的一处铜矿,因为地理位置不好,产铜量低,这才被朝廷严重忽视了。

偏偏云昭知道这个地方,毕竟,他曾经去参加过那个地方铜产量破三十万吨的庆典。

因此,在蓝田县界碑囊括了扶风县之后,硕大的扶风铸钱局有数千工匠等着吃饭,云昭这才重新启动了这个破败的铸钱局。

云氏搜集的历朝历代的旧钱虽多,想要供应一个硕大的铸钱局并非长久之计,于是,云氏就投入大量的人力,重建白银厂。

现在,这座白银厂消息全无。

“最后的消息来自十月初二,当地管事上报已经完成今年全年的铜产量,这是他们上报的嘉奖名单。”

徐五想将一份文书递给了云昭。

云昭看过之后道:“上面有我的批阅,也就是说我准许了他们的请求,为何没有后文?”

徐五想道:“奖励一般都在蓝田县颁布,也就是说需要等他们回来之后再颁布。

现在,他们没有回来。”

“寻找他们的人派出去了吗?”

“已经走了。”

云昭叹口气道:“我们的反应太慢了,按照最坏的状况考虑,他们已经受难三个月了。”

“县尊放心,咱们在宝鸡的斥候已经在昨日出发了,我们本部此次出动了两百骑,由豹叔率领,不管是谁坏了我们的人跟事,我们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云昭焦躁的道:“我讨厌复仇!我们应该努力成为别人复仇的目标,而不是我们去努力复仇!”

徐五想道:“豹叔会处理好的。”

云昭扶着桌子道:“备马,我亲自走一趟。”

徐五想道:“县尊,这很可能就是人家的引蛇出洞之计。”

云昭冷笑一声道:“老子是巨蟒!

在白银厂的本族子弟有二十八人,就是这二十八人在荒山秃岭间,喝咸水,吃干粮,钻矿洞,为我蓝田县做出的贡献不亚于行军作战。

现如今,他们没有回来过年,且生死不明,你听听外边的哭声,他们的家眷在哭泣,如果可能,我想亲自去找找他们。”

徐五想道:“您要出玉山城,先要取得七位本族元老的同意,其中以安人跟猛叔,福伯的意见最为重要。”

云昭道:“其实就是我母亲的意见最重要吧?”

徐五想道:“当然,安人才是大族长。”

云昭起身离开了书房,站在院子里侧耳倾听了一阵子隐隐传来的哭声,就径直去了后院。

云娘的屋子里跪满了人,人人都在低声饮泣,只有云娘在用平静的声音安慰他们。

见云昭进来了,云娘劈手就把手头的一柄玉如意丢了过来,云昭探手捉住玉如意,放在母亲手边道:“孩儿这就去白银厂看看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娘跺着脚道:“我不要你去复仇,我要你把人给我全部带回来,赔钱,赔礼你去,把人带回来后随你去干别的。

你的脸面还没有二十八条人命贵重!”

云昭单膝跪下领了母亲的命令,然后对跪了一地的云氏妇人道:“等着,我去去就回。”

说罢,就离开了云氏大宅。

云昭出门之后,云猛跟徐五想已经站在大门外,云猛看着云昭道:“本族子弟的心不能寒了,你该去的。

云杨陪你,出溜叔也去,我还给你点齐了两百本族骑兵,早去早回。”

云昭接过缰绳冷声问道:“兰州卫一带最大的盗匪是射塌天,派人去了吗?”

“云霄已经派了使者询问此事。”

“但凡他有半点嫌疑,就灭了他。”

云昭说完就上了马,抖抖缰绳,就出了城。

才出城,云杨等两百骑兵就默默地将云昭包围在最里面,跑在最前面的出溜爷明白云昭此时的心情,以长途行军的速度,压着马队,不疾不徐的上了凤凰山大路。

直到现在,云昭的根本还是云氏本族子弟。

这些人也是他的立身根本,也就是这群人在无条件的为他出生入死,且绝无二心。

云昭明白,这个世上跟本就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付出,与无缘无故的效忠。

哪怕是亲族,他们在付出的同时,也希望得到回报。

这个时候在亲族中间再谈论钱财什么的就落入了下乘。

作为最早的一批追随者跟获益者,他们需要得到云昭更多的关心与看重。

这些年来,随着玉山书院子弟大量的长大,他们已经开始渗入以云昭为中心的权力圈子。

而云昭也似乎在有意识的减少云氏子弟在权力圈子中的比重。

旧有的老云氏亲族,已经在慢慢的淡出,离开了重要的军政中心,开始筚路蓝缕的为云氏开辟新的道路,比如,白银厂。

白银厂地处荒原,人一旦进入了这片地方采铜炼铜,就会彻底的变成野人。

那里夏日酷热,冬日风寒,春风一吹便是漫天黄沙他们二十八个人已经在这样的环境里整整停留了三个年头。

今年,是他们第一次回家,也是蓝田县准备表彰他们的日子。

云氏亲族们明白,他们这些念书不多,武力不行的人,如果想要给自己孩子们创造一个好的未来。

就只能那里艰苦去哪里,那里危险去哪里,努力的向家主云昭展现自己的用途,建立属于自己的功勋。

“我希望他们都活着。”

在宝鸡换马的时候,云昭心情沉重。

云杨道:“我不明白有谁会袭击他们,那里只有铜矿,十月的时候,最后一批粗铜已经运回了蓝田县。”

徐五想给云昭,云杨端来了饭食,低声道:“会不会是矿工暴动?”

云昭吃了一惊道:“怎么会有这种事,我们在白银厂用的都是没活路的流民。

我们给的工钱不错!”

徐五想继续低声道:“那里环境恶劣,交通不便,白银厂管事云芳却能用十个月的时间完成一年的产量,这有些不合理。

而且,我计算过白银厂的产量,一年五十万斤粗铜已经是他们的能力的极限了,如果再急功近利,那就是不拿人当人了。

所以,我料定,是云芳的手段出了错,加上县里对白银厂的考核是三年大考,甚至,甚至”

云昭瞪着徐五想道:“你想说,我云氏正在干官逼民反的事情?”

徐五想淡淡的道:“我只是在说一种可能,到底如何,还要去白银厂看看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