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谁来背锅?

第一一九章谁来背锅

徐五想的话让云昭沉默了两天。

云氏自诩以拯救这个大明世界为己任。以拯救大明苦难的百姓脱离苦海为己任。

玉山书院更是以“让人活的有人的尊严”为口号。

书院弟子以“天下不平我来踩”为信念。

如果白银厂出现了徐五想说的那种事情,这可能是自蓝田县名扬天下以来最大的丑闻。

云杨淡淡的道“如果出了这样的事情,把那些流民杀光即可。”

徐五想淡淡的道“你在杀光流民之前,先杀了我。”

云杨怒道“你站在那一边”

徐五想瞅着云昭道“我是县尊用四五十斤糜子换来的,这说明我的根本就是穷人,我当然站在穷人一边。”

云昭怒道“现在全是猜测,到了白银厂之后再说。”

徐五想站起身朝云昭拱手道“射塌天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他们再三向天水这边派去的使者保证说白银厂的事情与他们无关,还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在兰州卫有这么一个地方。”

“白银厂联系上了吗”

“还没有,道路难走,估计到明日才会有消息,豹叔距离我们只有六十里,按照县尊的指令,我已经让他们在伏羌县等候我们。”

云昭匆匆吃了饭,来不及洗漱,就重新上马,趁着月色明亮,连夜上路了。

快马一个时辰后,云昭见到了在大路边守候的云豹。

“确定了,是白银厂的工匠们造反了”

云豹见到云昭的第一刻,就匆忙的把接到的消息告知了云昭。

坐在马上疲惫交加的云昭身子一晃,差点从马上掉下来,戚声道“为什么啊

我不信云芳他们会苛待工匠”

云豹扶住云昭将他从马上弄下来,低声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连夜出发,你休息到天亮,再走,等你两天后到白银厂,那里的应该平息了。”

徐五想有些绝望的对云昭道“县尊,这是内政,并非军务,徐五想愿意请缨先行一步去白银厂平乱。”

云昭没有理睬云豹,也没有理睬云杨,瞅着即将隐入大山背后的月亮道“有没有死人”

云豹道“十六天前发了矿难,六十几个人被捂在矿坑里,云芳给了那六十几个人的家眷发了一些钱,说放弃救援,不能耽误产量,下令重开矿洞,然后起了纠纷。

那些工匠还在挖掘坍塌的矿洞,而云芳一干人被工匠们劫持,锁在另外一座废弃的矿洞里,还说,如果那些矿工死了,就把那座废弃的矿洞炸掉,让云芳等人陪葬。”

“十六天”

听云豹说出这个数字之后,云昭哀叹一声,这么多天过去了,被埋在矿洞里的人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

“云芳他们还活着吗”

“活着,那些矿工们似乎也知道救援希望渺茫,所以就在白银厂城寨里扯旗造反了。”

“没有逃”

“没有白银厂物资充足,他们没有逃。”

徐五想在一边插话道“豹叔,怎么没有白银厂护卫的消息,他们在干什么”

云豹瞪了徐五想一眼道“白银厂护卫是聘请的关陇刀客,这一次,他们没有帮云芳他们,也没有帮矿工。”

云昭摆摆手道“他们哪来的中立立场”

黑夜中,徐五想脸上的麻子一个都看不见,只有一双大眼睛在熠熠生辉,听了云昭的问话之后,眼睛更是亮的惊人。

抱拳道“县尊,我们不能抛弃云芳他们,也不能抛弃矿工,那么”

云昭淡淡的道“总该有人为矿难跟造反负责的为了不让朝廷觉得我们咄咄逼人,我们没有派自己的人马,而是花了大价钱雇佣的关陇刀客们,居然在这件事情里袖手旁观

真是咄咄怪事

矿工,工匠们心忧亲人安危,群起攻击处事不当的云芳这是合理的,把他们关进废弃矿洞不让他们阻挡救援,也是合理的。

徐五想,你连夜出发,现在就去白银厂全权处理矿难跟造反。

我原以为这是一场灾难,没想到这居然是一场阴谋”

徐五想看了一眼云豹道“我这就去”

云豹摇摇头叹息一声道“带我的人手去吧。”

疲惫的徐五想再一次跳上战马,在一个举着火把的军卒带领下,又匆匆的上路了。

四天时间赶了七百多里路,即便是早就学会骑马的云昭也疲惫不堪。

进到驿站,他匆匆的洗漱完毕,却没有立刻休息,而是找来了云豹谈话。

“豹叔,事情真的如你所说吗”

云豹烦躁的道“差不离。”

“那就是有差错处,告诉我,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这里的人懒”

云昭叹了口气道“自古以来陇中瘠苦甲天下,这里人想要活命,不但要跟天争,跟贫瘠的土地争,还要跟盗匪争,要跟官府争,在这种状况下,懒人早就全部饿死了。

所以,你说这里的人懒惰,没有道理。

是云芳出了差错对吗”

云豹转过头道“我不认为云芳有错,他没有贪渎,没有偷懒,他只想给我们多弄一些铜,好让我们蓝田县变得更富裕一些。

我前两年一直驻扎在宝鸡,去年九月里见过他一次,那一次是他来送粗铜顺便领物资的。

人黑的不成样子,瘦的不成样子,八尺的汉子穿着衣袍跟竹竿一般,就这,还一心问我,蓝田县有没有变得更好,听我说了咱们的现状后,喝了一场酒哭得跟月子里娃,在宝鸡仅仅留了两天,就回白银厂去了。

如果说错在他,我不服”

云昭叹口气道“站在咱们云氏的立场上,云芳不但无错而且有功,是大功劳。

站在蓝田县的大势上来看,他做错了。

咱们云氏已经变了豹叔你知道吗”

云豹硬生生的道“不知道”

云昭耐心的道“以前我们看不起朝廷,您总说大明朝这做的不对,哪做的不对。

现在,我们云氏已经从一个家,变成了一个国,虽然外人依旧认为我们还是一个家,可是,豹叔,有囊括了大半个关中这么大的家么

我们已经在实际上完成了对关中的统治。

您知道李世民他们家开始的时候占据了多大的地方么

还没有我们的地盘大,起家的时候麾下只有兵马三万

李渊夺了关中之后就称帝,国号曰唐

所以呢,我们家现在也不能称之为家了,对白银厂的矿工,工匠们来说,他们反的是我们这个朝廷,可不是大明朝

是我们自己枉顾百姓生命,干出了草菅人命的事情,人家才造反的,这就是我说云芳对云氏有功,对蓝田县有过的原因。”

云豹想了一会道“不能惩罚云芳,他可能没能力接受你的惩罚,更不能杀他,要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你也不会安心。”

云昭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有出来担责任的。”

云豹道“你不是已经认定是那些关陇刀客们坏的事情吗”

云昭道“一定是他们,也必须是他们,不过,我云氏并非全然无辜,总需要一个人为六十几名矿工的死负责的。”

云豹霍然站起来道“我说了,不能是云芳,你要是惩罚他,还不如惩罚我呢

就他现在的身子,估计挨不过二十军棍就会丧命”

云昭笑呵呵的道“自然不能是云芳,打死了他,回去后母亲会打死我”

云豹闻言,脸上终于露出笑意,摊摊手道“你觉得处罚谁合适”

云昭端起茶杯敬了云豹一杯茶,然后指指他的鼻子道“你啊”

云豹迷惑的道“关我什么事”

云昭恶狠狠地道“白银厂是你的管理序列,现在白银厂出事了,你以为一个小小的云芳就能让这里死了亲人的矿工,工匠们满意吗

这个锅自然需要你这个宝鸡统制来背,你要是不背,只能是我来背了。

所以啊,侄儿权衡之后,还是觉得你来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