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莲花开

各路人马应对这种事的手法非常的娴熟。

困居在宽阔处的军队迅速的散开,避免遭受落石的伤害,除过一队人马沿着山壁攀援而上之外,其余的人也仅仅是刀出鞘,弓箭手绰弓在手,随时准备支援同伴。

这种程度的刺杀云昭已经不太在乎了,或者说,仅仅是针对他的刺杀,已经引不起他的愤怒了。

刺杀这种事情是他开的头,而且干的非常恶劣。

承受别人的刺杀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要别人敢刺杀!

就要做好承受蓝田更加凶狠的报复,这就是云昭在破坏规矩之前拟定的策略。

以杀止杀不是好办法,却很有效。

地面上没有动静,仅仅是滚落石头,这样的刺杀方式注定没有什么可行性,而且愚蠢。

兵卒们爬上山顶之后,那里已经没有人了,想要追捕,四下里漆黑一片也无处寻觅敌踪。

只好等天亮之后再做打算。

一枝响箭从树林里飞出来,拖着尖锐的呼啸声蹿上了天空,在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之后,就落在地上,山野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他们要干什么?疲兵之计?”

云昭坐在一块巨石后边问云杨。

云杨道:“再有两天我们就能走出秦岭,这两天我们即便是不眠不休又怎么样呢?

训练的时候,有这样的科目,每个人都能承受。”

云昭笑道:“我受不了,所以,我现在要睡了。”

说完,徐五想就拿出一个睡袋,伺候云昭钻进睡袋,不一会,就听见云昭均匀的呼吸声,这是睡着了。

一整夜,响箭响个不停,云昭睡得非常舒服。

天亮之后,在没有新的消息传来的情况下,云昭的大队人马也没有贸然去追击敌人,而是继续赶路。

今天的路就很难走了,不时地有乱石从两边的山崖上丢下来,因为都是小股敌人,所以,丢石头的规模也不大,除过让马匹受惊,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昨夜,霄叔说敌人至少有一百人,今天怎么没动静了?”

道路再次收阻,云昭停下战马,瞅着前边的军卒将拦在路上的大树锯开搬走。

“人家也不是傻瓜,一百多人突袭全副武装的五百多人,那不是刺杀,那是找死。

就现在的局面啊,我要是刺客首领,要干的事情就是尽量迟滞大军的行程,自己迅速上报长官,看看怎么办。

你要给人家留足时间,才好弄清楚到底是谁想要弄死你。”

云昭见军卒们挪开了大树,就重新随着大队人马前行。

“我现在还真的有些好奇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就应该刨除那些知晓我们实力的人,如果是一些对我有基本了解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带着大军出门的消息。

只要推算一下,就知道我身边至少有五百多人的军队,派百来人刺杀,完全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你说,这样的人会是谁呢?”

徐五想在一边插嘴道:“您还应该想的更深一些,既然这些刺客现在做出迟滞我们前行的事情,那就说明,他跟他们的长官汇报并得到回复的时间,定然在一天的路程之内。”

云昭笑道:“那么,你现在就可以在地图上画圈圈了。”

徐五想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交给云昭道:“已经画好了。”

云昭瞅了一眼地图道:“上邽清水城?”

徐五想道:“说来可笑,大明朝撵走蒙古人已经两百五十多年了,清水县最大的豪门居然还是蒙古人!”

“叫什么名字?”

“铁木罕巴!当年明军攻占清水县的时候,这里最后一任县令就是这个铁木罕巴的老祖宗铁木罕巴。

老铁木罕巴被明军在马跑泉给杀了,然后呢,他的族人就上了山,数百年来一直为祸清水县,明军围剿了不下百次,人家坚强的将族群延续至今,县尊听到这个故事,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云昭看了徐五想一眼道:“我家是在替天行道。”

徐五想撇撇嘴道:“人家也在替天行道,多年以来,人家可是一直在劫富济贫,深受当地百姓爱戴,小铁木罕巴还被清水县百姓称之为——“巴爷”!

山上还有两座“巴爷”庙,一个用来求风调雨顺,一个用来求多子多福。”

云昭面无表情的道:“这是你的疏漏。”

徐五想道:“不是我们的疏漏,蓝田县编户籍的时候,此人被当地百姓保护起来了,直到我们下派的里长,在清水县的公务屡屡受挫,我们才知晓了此人的存在。

已经被列为优先处理事项。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胆,敢来刺杀您。“

云昭笑道:“我们正在蛰伏期,这个时候不管是哪一个大人物要杀我,我都认了,只是这次刺杀事宜,一定要安在这个铁木罕巴的头上,不管他有没有参与,除掉就是了。

告知清水县的外派里长,全部撤离!”

徐五想答应一声,就去了队伍尾端,不一会,就有二十个骑兵离开了队伍。

“他们去送信,也是去试探的。”

徐五想轻声说了一句,身边的云杨就道;“还是我走一遭吧,后队人马也该出发了。”

云昭道:“我们一起去,我很好奇,这个蒙古人居然当强盗当得让当地百姓拥护,真是一个奇迹,一般这种事情都是我们才能创造的奇迹,一定要去看看,说不定能从中学到些什么。”

云杨道:“太危险了。”

云昭道:“霄叔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如果在我五百多个兄弟的保护下还被人干掉,这说明我确实该死。

反正这里距离清水县不到五十里,走一遭吧。”

云杨见云昭主意已经定了,就跑去前边把云昭的决定告知了云豹跟云霄。

五百骑兵很快就走上了岔道,直奔清水县。

自从踏上清水县的道路之后,就再也没有遇见过任何阻挠。

中午时分,军队已经抵达清水县。

这是一座古朴的古县城,牛头河水缓缓地从县城边上流淌而过,县城边缘的牛头河上三架巨大的水车在吱呀呀的运转不休,不断地将一勺勺的清水倒进高大的木槽里,最后沿着木槽流进县城。

县城坐落在峡谷中央,两边的高山很有意思,一边是黛青色的山崖,一边是裸露着黄土的高山,一河之隔,水土各异。

“水车该是我们的人来这里主持修建的是吧?”

云昭在高坡上停下马蹄,俯视着这座平静的小城问徐五想。

徐五想道:“不仅仅是水车,他们还申请资金在这里修建了三座学堂,两所医馆,还开通了一百八十多里的道路。”

云昭正要说话,忽然听到城头居然吹起了牛角号,声音低沉而辽远,与他在蒙古草原上听到的警讯牛角号声一般无二。

云昭瞅瞅自己骑兵正前方打出的大明军旗,皱眉道:“我们是官兵,他们吹号做什么?”

说着话,就看见城外的百姓迅速往城里跑,不一会,城门就轰然关闭,城门口的吊桥也迅速被拉起来。

云昭笑了,对守在身边的云杨道:“你看,我就说这里是有问题的,我们派来的信使呢?”

云杨脸色阴沉的道:“应该在城里。”

云昭抬手重重的拍拍云杨的肩膀道:“我不信我们的里长会死,也不信我们刚刚派出的斥候会死。

你要把他们救出来。”

云昭说着话,转过头又对徐五想道:“赶快想办法,如果你没有想出好办法,又没有法子救出我们的人,我可能会屠城!”

徐五想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云昭的笑容看似温暖,可是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却冰冷的如同冰珠子。

蓝田县派出来的人,在给这里的百姓架水车,修学堂,设立医馆,修整道路,甚至还在帮这里的百姓降低租子,发展商业,为穷苦人伸冤,为弱者张目,如果这种对当地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人在这里遭受了不该遭受的苦难。

云昭身为这些人的长官,兄长,一定会为他们讨还一个公道,哪怕是屠城也在所不惜。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