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我是猪刚鬣

云昭入睡的时候,巴爷岭那边渐渐安静下来了,给了云昭一个舒适的睡眠环境。

说起来铁木罕巴这个家伙还是很厉害的。

这些年,云氏剿匪无数,不管是占山为王的巨寇,还是江洋大盗,在遇到云氏这种军队的时候,只要手雷丢出去,就能把一大半人的胆子吓破,嘹亮激昂的铜号声响起,再来一个排山倒海式样的冲锋,对面就不剩下几个胆敢顽抗的人了。

而巴爷岭的战斗从下午激战到黄昏,再到入夜,这很说明问题了。

今夜,云霄他们会非常的忙。

云杨回来的却很早,在云昭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云杨在门口压低声音跟护卫的谈话声,云昭翻了一个身,就立刻进入了深度睡眠。

能让云昭毫无保留的信任的人,大多数还是姓云。

清晨起来的时候,云昭打开门窗呼吸了一口清冽的山涧云雾,这些云雾低低的徘徊在这座小城上方,云雾中的人影忽隐忽现,宛若鬼蜮。

没关系,等太阳出来之后,这些云雾就会散尽,所有的魑魅魍魉都会暴露在天光之下。

云杨坐在一个小屋子里正在吃早饭,从他吃饭的速度以及碗盘的大小来看,他似乎非常的饥饿。

见云昭进来了,就坐到另外一张凳子上。

水雾飘散的到处都是,他坐过的凳子是干的,重新坐下去的凳子是湿的。

这种小节云杨不在乎,但是,云杨知道云昭在乎。

云昭没有坐在云杨让出来的位置,而是低头擦拭了一下凳子,坐在了云杨的对面。

“昨天打的很艰苦吗?”

云杨吞下去一口粥摇头道:“打的不算艰苦,就是杀人太多,这一次我算是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悍不畏死。

我们封住了路口,布置了阵地,准备冲锋的时候,人家先冲出来了,山岭上的道路不算开阔,五丈之内鸟铳开火,这已经不算是打仗,算是一场屠杀。

三五十个人被鸟铳打成了筛子,倒在地上,血流的跟溪水一般,又有一群人冲上来。还他娘的袒胸露腹的,肚皮上,后背上绘满了符篆,呐喊着什么金刚不坏,结果呢,打一枪下去,他们的肚皮上就多一个窟窿,屁用不顶。

后来人家送死的没有什么感觉,倒是把我们这些杀人的杀的有些手软。

到了黄昏时分,男子可能死的差不多了,就扑上来一群袒胸露乳的女人,还有打扮的跟鬼怪一样的半大孩子。

说来让人难以启齿,我们跟壮汉作战的时候毫发无伤,跟这些妇人孩子作战的时候却出现了伤亡。

一个大肚婆没人愿意瞄准她,就让她挺着大肚皮直接冲到军阵上,一个十夫长准备活捉她,结果,人家身上也有火药,抱着那个十夫长就弄响了火药,十夫长的一条手臂被炸断,一只眼睛也被弄瞎了,至于那个大肚婆自己……惨不忍睹哟。”

听着云杨絮絮叨叨的说战况,完全不像往常一般简洁明了,云昭就知道这场战斗对云杨的触动很大。

“铁木罕巴抓到了吗?”

“抓到了,是豹叔抓到的,很没意思的事情,他让那群妇人孩子向我们发起冲锋,他自己带着七八个人偷偷地从暗道里跑了。

豹叔一开始就怀疑巴爷岭上有暗道,就带了几十个人查看巴爷岭地形,最后确定了可能挖地道的地方,在山岭后方的一棵老松树边上,堵住了铁木罕巴,那家伙肥的……有你四个重。”

云昭低头看看自己的体型,摇摇头道:“这样人很适合拿来点天灯。”

云杨道:“这种话就不该出自你的口,要干也是我这种杀人魔王去做,徐五想说的没错,你的名声不能坏了,从今后,所有的坏事你全往我身上推,往徐五想他们身上推,我们保证都应承下来,你不能坏了名声。”

云昭喝了一口粥道:“我们兄弟里面,我的心思是最深沉的一个,也是心地最恶毒的一个,没必要瞒人,把我弄成一个圣人,一个菩萨,对我们没有多少好处。”

云杨坚决的摇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这一次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愚昧,原来有的时候,老百姓真的好愚蠢。

这个铁木罕巴院子里的女人至少有百十个,大肚婆就有七八个,豹叔在找地道的时候,在一处小山谷里看到了不下三百具尸骨,霄叔说都是挖地道的人的尸骨,地道挖好之后被人给灭口了。

人家还有地牢,地牢里关满了男女老少,听说全是给佛爷上供上少的人……这也就罢了,毕竟你不给佛爷上供,佛爷就把你关起来毒打,这好歹是一个理由。

可他娘的,当我们打开牢门放他们出来的时候,居然还有几十个人不愿意出来,说什么自己的罪没有赎,一旦出来了,前边受的罪就白受了,无生老母就给不了他们来世的富贵了……

所以啊,阿昭,你一定要有一个好名声,这样的名声可能骗不了聪明人,可是对这些蠢货太有用了。

我这次算是真的见识了,长见识了!神仙真他娘的是神仙,可以把一个人,一群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云昭喝完了粥,掏出手帕擦擦嘴巴对云杨道:“我是野猪精转世,这事你知道吧?”

云杨点头道:“你就算是蚂蚱成精我都信!”

“《西游记》你看过吧?”

“看过,从多多那里借来看的,她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答应给她弄一套装备,她才忍痛借我看的,还千叮咛万嘱咐的不准我把口水弄上面。”

“里面有一位会天罡数的三十六般变化,所持武器为太上老君所造、玉皇大帝亲赐的上宝沁金钯。

执掌天河八万水军的天蓬元帅,名曰猪刚鬣的家伙你还记得不?”

云昭喝了一口茶水漱漱口淡淡的对云杨道。

云杨丢下饭碗道:“你说的是猪八戒啊,怎么想起说这个?”

云昭抽抽鼻子道:“我就是猪刚鬣!”

云杨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怔怔的瞅着云昭不言语,他不知道云昭想要干什么。

云昭坐直了身子对云杨道:“无生老母是淫祠邪祀,乃是一介妖神,在北俱芦洲犯下滔天大案,惯于吸取信众精气神为己用,信众的精气神一旦被吸干,就会化为枯骨,这一点你们找到的那些枯骨可以作证。

我因为在北俱芦洲围剿无生老母的时候,被她逃脱,被玉皇大帝贬下凡尘,直到将无生老母缉拿归案,放在斩妖台上斩首,才能回归天庭。

所以呢,这一次捣毁无生老母的寺庙,就是为了捉拿无生老母,这是神仙在打架,与他们凡人无关,至于他们遭受的灾祸,不过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实际例子罢了。”

一缕晶莹的口水从云杨宽阔的嘴巴边上慢慢滑下来,几乎要垂到地上,见云昭在等他回话,吱溜一声又把口水给吸回去了。

“阿昭,你是猪八戒?”

云昭烦躁的摇头道:“猪刚鬣!”

“这有什么区别?”

“一个是和尚,一个是天庭八万水军统领,自然要选身份厉害一些的。”

“你觉得这些人会信?”

“他们凭什么不信?一个无生老母就让他们甘愿为她去死,我的形象比无生老母好多了吧?更别说我是天庭正神!”

云杨咕咚一声吞咽一口口水道:“真的可以吗?”

云昭叹口气道:“能打败神仙的只能是神仙,你要记得把手雷给我演化成掌心雷。

记得把各种神通给大家加上去,毕竟,一个个都是天兵天将的不能太丢神的脸。

跟徐五想一起去琢磨一下这件事,看看怎么弄。”。

云杨稍微想了一下就匆匆的跑了。

云昭坐在窗前再次忍不住叹息一声道:“真的该屠城啊,猪刚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