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爱情?说什么呢?

第一三五章爱情?说什么呢?

中医治病的时候是全盘考虑,是以除根为目的,是以不损伤本体并达到强身健体为目的的一种治疗方式。

缺点就是见效慢,且充满了不确定性。

西医说起来就很明了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里坏了治疗那里,能治疗的就治疗,不能治疗的就把病体切除。

痛快干脆!就是对本体损伤太大。

清水县就是大蓝田县躯体上的一块毒瘤。

云昭最想用西医的治疗方式来切除这块毒瘤。

从清水县人的重重表现来看,这些人其实已经废掉了,他们就像癌细胞一样有可能会蔓延到蓝田县的其余地方。

然而,云昭还是下不了狠心用军队把这里的人彻底清洗一遍,然后再从其余的地方移民过来。

尽管,这个法子可能是最快,最好的治理清水县的法子。

云昭瞅着那些在街道上穿行,在寺庙废墟上哭泣的人型生物,终究还是下不了这个手。

神仙打架对凡人来说,最大的特点就是无情!

就像两只大象打架的时候是不会在意蚂蚁的性命的,这一点,大明的老百姓感触太深了。

所以,当云昭的部下,以犁庭扫穴的威势在整个清水县清剿白1莲教的时候,以铁血手段,将不大的一个清水县所有的白1莲教首脑头目一网打尽之后,就地处决。

当然,是以天庭的名义,而非以蓝田县的名义。

这似乎很有效,只是每杀一个白1莲教头目都要浪费一颗手雷,这其中的滋味,只有云昭明白。

铁木罕巴是被赤身**的锁住手脚,放在一张巨大的案板上抬来的,这家伙真的好肥,一身的肥肉瘫在案板上,轻轻一拍,甚至会出现水波纹。

云昭站在他的头顶位置上,铁木罕巴只能努力的翻着眼睛惊恐的看着云昭。

“我愿意献出我所有的家财,只求饶命!”

云昭摇摇头道:“你所有的家财都赔偿我浪费的手雷了,因此,你现在没有家财了。”

“不,我还有很多!”

“那就交出来!”

“你要先放了我!”

云昭笑了,探手摸摸这个蒙古人有些蜷曲的头发低声道:“你给我造成的损失几乎无法估量,你真的认为我会为了一点钱就放虎归山吗?”

“我可以回蒙古,回我们黄金家族的属地,永远不再回来。”

“不行,蒙古也有我很大的一块地盘。”

“我去漠北!”

“不用了,你好好的躺在这里当蜡烛吧!”

“我告诉你白1莲教的秘密。”

“我对白1莲教的秘密毫无兴趣,还准备通过你的死告诉白1莲教,蓝田县界碑之内不准传教,否则,就是死!”

就在云昭跟铁木罕巴谈话的时候,一个面相凶恶的军卒用刀子割开了铁木罕巴的肚脐。

将一根粗大用香油浸泡过的棉线塞进铁木罕巴的肚脐,一边塞一边还赞叹着铁木罕巴身上的肥油之好,之多。

“再问一遍他的藏宝地,他们家族在这里鱼肉百姓长达两百年之久,我觉得还应该有些好东西的。”

负责刑讯的军卒应答一声,就恭敬地把云昭撵出刑房,云杨统领早就有交代,干腌臜事情的时候一定要避开县尊。

“据说董卓被点天灯的时候整整燃烧了三天三夜,身上的油脂化成水覆盖了三丈方圆的土地。

不知道这个铁木罕巴能支撑多久?”

“刑杀的目的是为了震慑围观者,而不是为了惩罚犯罪者。”

云昭看了一眼正在奋笔疾书编故事的徐五想,这家伙小时候遭受的磨难已经距离他太远了,玉山书院安逸的环境几乎让他忘记了人间的可怕与丑陋。

这一次他参与了清点铁木罕巴家财,以及整理他罪状的工作,这个过程对他来说是一个重新受教育的过程。

现在,他组织了费国强等一干人正在积极地编纂猪刚鬣传,还要商量怎么给猪刚鬣立庙,申张猪刚鬣教义。

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不但要把猪刚鬣变成真正的神,还要让猪刚鬣的教义与蓝田县法典相符合。

短时间内应该见不到什么成效。

不过,趁着还没有开始春耕,组织清水县百姓参观铁木罕巴的堡垒,参观堡垒后面累累的尸骨,参观被点了天灯,哀嚎不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铁木罕巴。

中间有人用悲痛的语气一遍遍,一字字的倾诉铁木罕巴对他们施行的各种各样的荼毒手段。

费国强也戴着大枷跪在县衙门口,也就是铁木罕巴被点天灯的地方,一遍遍的向百姓们请罪,说是自己没有尽早发现铁木罕巴以及无生老母的罪行,导致天兵天将下凡,让百姓跟着他这个罪人一起受苦。

清水县县令早就被淹死了,他的尸体依旧随着水车轮子一遍又一遍的被水淹掉,然后又被拖出来被水车轮子送到最高处。

铁木罕巴肚皮已经被烧焦了好大一片,肚皮上的油脂融化又被棉线抽走最后化作一道明亮的火焰。

在那些黑衣黑甲黑披风且戴着面具的骑兵的威胁下,清水县城里的百姓们一点点的将所有被摧毁的无生老母庙废墟装到车上运出城,然后倒进深谷。

一切的一切都是天罚!

受罚者包括那些帮了无数清水县的里长们。

从今天起,人们不得再信奉无生老母,一旦被发现,就要被抓去服劳役。

从今天起,那个天庭来的水军元帅猪刚鬣说了,只要他在天庭发觉有信众的意念香火到了天庭,他就会降罪于此人,剥夺他转世投胎的可能性,并且会降下疾病,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猪刚鬣当然不会降下什么惩罚的,主要是费国强这些人被这一次的事情弄得没脸回玉山,估计不会再抱着什么幼稚的想法行事。

封锁清水县是必须的,路引政策彻底的在清水县开始施行,清水县人离开自己居住地十里以外,就一定需要路引,否则,杀无赦!

不信任无生老母的极少的一部分人,也就是往日被这些信众压迫的人,此次此刻,他们翻身了,在费国强等人的引导下,用这些人组成了清水县团练。

当然,由被压迫者变成压迫者之后,很多事情会做的非常粗糙,非常的不理性。

然而,在这个时候的清水县,就需要这样的高压来维持一段时间,等人们对无生老母的感情逐渐变淡之后,才能谈得到更换。

“以后会有很多玉山书院的学生来这里实习,你要保护好你的学弟学妹们。”

云昭离开清水县的时候铁木罕巴这盏油灯依旧在明晃晃的燃烧着,每到黑夜的时候,也只有这盏油灯在为清水城照亮。

云昭很希望这盏油灯能让清水城的人心底变得明亮,脑袋变得清楚,希望他们能够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负责,而不是去追求毫无意义的来世。

云昭也要为自己的今生今世负责了,自从他十五岁后,所有人都希望他能有一个活泼健康的孩子出世。

而他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在大明,这个年纪成亲正好!

云昭能想得到,钱多多在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不管她在哪里,她一定会飞奔回来的。

云昭也能想到,冯英那个矜持的而又坚强的女子,听到这个消息也会不顾一切的赶回来。

她们两个都有回家的强大理由,钱多多早就把云昭定位自己的禁脔,谁碰一下,就跟咬她的肉一般。

冯英考虑的更多,她刚刚跟红娘子一起组建了自己的六千人的大军,刚刚攻破了三个县城,刚刚举起义旗,她们就不得不躲进伏牛山里打游击。

左良玉就是用她们造反的事情,借口生病回到洛阳,表示一定要把这股新兴的贼寇剿灭。

这一次左良玉动用了一万五千人的大军,发誓要把她们生擒活捉。

被官兵困在伏牛山,起义军的弊端很快就暴露出来,如果不能流动,不能以战养战,她们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这个时候,容不得冯英多想,只要自己的军队不被左良玉大军吃掉,委身于云昭,这就是一个非常令人愉快的选择了。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极度想抱孙子的云娘的两封信滚回来,再不回来,我儿将另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