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钱多多的幸福时刻

第一三六章钱多多的幸福时刻

“另娶我婆婆这是疯了”

钱多多看完信,一脚就踢翻了面前的矮几,矮几上的古筝也她踢得飞起来,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一张名贵的焦尾琴琴弦崩断,桐木琴面也出现了好几道裂纹。

何常氏抱着花绷子惊恐的看着钱多多一只脚踩在翻倒的矮几上,用手指指着伏牛山方向怒道“一个贼婆子也敢跟我争男人,还是我十岁就看中的男人”

云春靠在柱子上嘿嘿笑道“你别忘了,人家还有一个腰细屁股大,胸大的丫鬟帮衬呢”

钱多多瞪了云春一眼道“都是丫鬟,凭什么你就长成这样”

云花一边缠绕着丝线一边慢吞吞的道“我们云家人就长这样,少爷才是最不像云家人的人。

如果不是他屁股上的印记没错,我们都怀疑他不是我家老爷的种。是他长歪了,不是我们长歪了。

他该像云杨一样,长得五大三粗配上一张国字脸才对头。”说着话还瞟了钱多多一眼又道“男人是要看本事的,看脸有什么用这秦淮河上多的是油头粉面的小鸡仔,也不见你喜欢。

铁块运回蓝田县了,丝绸钱也到手了,还把整整两船人送去了那个什么欧洲,那个陈公子没了利用价值,人家邀请你出游,吟诗,作画,听曲,你好像一次都没去,拒绝的口气一次比一次生硬,最后一次拒绝的借口居然是你吃多了肠胃不好。”

钱多多瞪了云花一眼道“迟早有一天拔掉你的舌头。”

云花笑道“这要等到你跟公子成亲之后再说,不过,有夫人公子护着,你拿我们没辙。”

钱多多笑道“等我回去成亲了,我就在大院子里盖一座小院子,重新养两只大白鹅,谁进来都可以,就是不准你们两个憨货进来。”

云花瞅瞅自己粗壮的胳膊轻蔑的一笑。

“夫人养的大白鹅见我都乖乖的,你养的大白鹅,小心被我拿去炖了。

还有,你还没成亲呢,这时候喊什么婆婆呀。”

何常氏现在对这明面上的主仆三人的关系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两个憨货以前是伺候大少爷的,跟着大少爷一起长大,可能是因为长相问题没有成为大少爷的通房丫鬟。

仗着大少爷宠着,老夫人惯着,逐渐就没了丫鬟的模样。

这样的事情,对经常进出大宅门的何常氏来说并不算稀奇,大少爷身子才在长成,自然是不能近女色的,说起来,大宅门里的主家大少爷身边的丫鬟,确实没几个长得好看的。

开始还以为这两个家生子丫鬟是看不起青楼出身的钱多多,接触的时间长了之后,何常氏发现她们三人的关系其实很好,那两个丫鬟是纯粹的嘴臭不会说话的憨货。

天啊,这样的丫鬟还能在大宅门里活下去

另外,也就是今天,她才发现原以为娇滴滴的多多小姐,居然也是一个身手高强的高人。

一张桐木古筝,加上一张檀木矮几,再加上一个装满水的净水瓶,一个燃着香的硕大铜香炉,居然被多多小姐一脚就给踢翻了。

再联想到替多多小姐收拾卧房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刀具,以及墙上的悬挂着的两柄粗大的火铳,何常氏也就不意外了。

指挥着云春一个人把檀木矮几翻过来,再看着云花随手把破烂古筝丢出去,自己小心的将刚才接住的净水瓶摆好,铜香炉换了一炉香。

见多多小姐开始犯愁,就低声道“多多小姐麾下奇人众多,不如”

钱多多摇摇头道“把这个主意从脑袋里去掉,且说能不能成功,我如果真的这么干了,以后连云氏的大门都进不去,更不要说当什么女主人了。

这绝对是一条死路”

何常氏连忙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道“您看老奴这张臭嘴。”

云花端着一盘子桔子放在矮几上,拿起一个边剥桔子边道“不成的,冯英武功高强,我们三个加起来都打不过她。”

钱多多瞅着自己一双白皙的手道“我还是太在意容貌了,当初在玉山书院练武,我怕弄出茧子,硬硬的用药水泡手,去掉了一层皮,才让这双手成了这个模样。

冯英就不一样了,她可以一只手抠着树干,再用两只脚助力就能轻易地爬上大树。

你们说,她既然那么喜欢爬树,为什么不去托生成猴子

花花,你再去催催梁三叔,看他把马车准备好了没有,我们这就回去,怎么也要赶在那只猴子之前回去。”

花花出去了一会,又回来了,对钱多多道“你要出行很麻烦,南京不是我们蓝田县的地界,一路上的保护事宜很重要,今晚传令下去,到明天早上才能安排好所有事情。”

钱多多拍一下桌子道“我们披甲骑马走。”

云花瞅瞅钱多多细细的腰肢道“骑马你不成当年练习骑马的时候,你担心把自己练成罗圈腿,胡乱练习了几下,也就能骑着马跑,还特意练习了什么贵妇偏腿骑马的姿势,坐都坐不稳,就你这样还要骑马跑两千多里地

先说好,我可不想骑马回去,马鞍子会把屁股摩擦出一裤裆血,回去休息半月都好不了。

老老实实的跟着我们先坐船,然后坐马车吧”

钱多多赤着脚在地上转了两圈道“你说冯英会怎么回去”

云春笑道“她现在被左良玉包围在伏牛山里边,想要出来听说不容易,虽然他距离咱们家更近一些,屁用不顶,想要走大路回家,就要大少爷跟左良玉打招呼,你就放心吧。”

钱多多停下脚步瞅着藻顶道“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能匆忙的回家,回家的时候啊,我们把这里的财货带走八成,留下两成当本钱。

到时候回到家里,冯英主仆两人就像是叫花子,我们姐妹则能大摇大摆的去见夫人,说不定还可以赏赐那两个穷鬼一锭银子。”

钱多多越想越美,说着话就去箱子里翻银子,她准备找两个不大,不小,不太纯,又不能太渣的银锭,到时候赏赐给冯英跟小楚。

找着,找着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她丢银子给冯英主仆的场景,到底自己该用什么姿势丢银子呢想到妙处忍不住嘿嘿怪笑起来。

云春朝何常氏努努嘴道“你看,女人就不能有男人,有了男人之后不管多聪明的女人都会变成傻子。”

何常氏笑道“看来云氏家教很好,很干净,大宅门的陋习好像没有。”

云花撇撇嘴道“我家大少爷值得她们两个疯魔一下。”

何常氏老于世故,看事情自然看的更深一些。

云氏当家老夫人专门给多多小姐来信了,警告她不许在外边停留太久,否则婚事会生变

这说明什么

说明云氏上下都不以多多小姐的出身为念,只要多多小姐回去,这门亲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何常氏觉得51小说 51ks多多小姐之所以会失态,并不是因为那个冯英会给她带来威胁。

而是这件事的根本老夫人喊她回家成婚

果然,钱多多一个人把头埋在钱箱子怪笑了一阵子之后,就抬头对何常氏道“我想要南京城最好的丝绸,绫子,彩布,丝线,金线,这一路上,我们一边走,一边缝制嫁衣。

何常氏,我要你现在就去办我还要去给爹娘上一柱香,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就要出嫁了嫁给了一个好人让他们莫要为我担心,我以后会生儿育女,过的幸福安康的”

大颗的眼泪从钱多多的大眼睛里流淌出来,这一次,没有流鼻涕,脸上的笑意没有消褪,眼中的笑意同样满满,只是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的往下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