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娘亲高见!

第一四零章娘亲高见

“这么说,我一回去,就要成亲”

那天,被霄叔用口水喷了之后,云昭就把成亲的事情给忘记了,他以为这只是长辈们日常催婚的一种手段。

队伍才过了西安城,他从云杨口中又听到了自己将要被成亲的消息。

“老娘要我娶谁”

“多多跟冯英”

“两个一起娶”

“没错,咱家是大户人家,一次娶两个不多。”

“为什么我听着这么怪异”

云杨耸耸肩膀道“那你就娶一个好了。”

云昭想了一下道“还是两个都娶算了,省事。”

“家里也就认这两个,也就是说从咱家大门里进来的媳妇只能是这两个,以后,你要是还想娶,就只能从角门里往进抬。”

云昭摇头道“不娶了,要是再娶,那就不是娶老婆,是谋杀。”

云杨怜悯的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以后喜欢了就去青楼,别带回家,你要娶的这两个能把别人撕扯成碎片。

你们公母三个慢慢玩,谁掺和进去谁倒霉。”

说完话,云杨又瞅着西安城高大的城墙所有所思的道“我有一个朋友远道而来,我要去看看。”

云昭通情达理的道“确实如此,你这一年把所有的钱都花在明月楼里,花了那么多的钱,用了那么多的时间,多少也应该培养出一些感情出来了。”

云昭说着话就拍开云杨探向他袖囊的手。

“借的”

“先把前几次借的还我。”

“最后一次”

听云杨这样说,云昭也就不挣扎了,尽管这句话他已经听过好几次了,他还是坚定的选择相信自己的兄弟,迟早有一天会还钱给他。

云杨是一个很讲究的人,拿走了云昭袖子里的十几枚金瓜子,跟三颗珠子,对于笨重的银子,他是不屑一顾的,云大爷丢不起那个人。

云昭幽怨的瞅着云杨道“别人去青楼都是去找漂亮姑娘,你专门去找老鸨子这是一个什么道理”

云杨认真的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云昭叹口气道“你喜欢这个老鸨子很久了吗她似乎比你大好多。”

云杨笑道“在一起很愉快就是了,好了,我走了”

云杨随便敷衍云昭两句,就骑着马进了西安城。

“你们也不管管”

云昭对身边的云霄抱怨。

云霄冷冷的道“他是旁支,就算是抱着一头猪睡觉,只要他喜欢,我们也没二话。”

云霄很警惕,自从进了蓝田县,他就寸步不离的跟着云昭,似乎很害怕他跑掉。

云昭很羡慕云杨的随意

所以,他回到家里之后就严重赞同了母亲的建议,并且给母亲出了很多关于婚礼方面的策划。

对于任何无力反抗的命运,云昭都选择坚决顺从,

这态度让云娘非常的满意。

“多多正在回来的路上,冯英这孩子可怜,我问过云霄了,他说冯英这孩子被左良玉困在伏牛山里了,没法子回来成亲,你去给左良玉说说,让冯英回来,成亲后,再进伏牛山,继续被他围困”

云昭觉得母亲的逻辑思维很不清楚,咳嗽一声道“让左良玉放冯英回来这没有问题,问题是为何还要让冯英回去继续被人家围困呢”

“你老婆给你打江山呢,六千人马不能放弃”

云昭吃了一惊道“您知道”

云娘回到里屋,小心的捧出一个红漆匣子,郑重的从腰上解下一枚钥匙,亲自打开红漆匣子,从里面拿出一摞子文书道“这是为娘跟冯英商量好的事情。

冯英已经用计撵走了李信那个讨厌鬼,现在,那支义军就是我们家的了。“

云昭翻着文书诧异的道“什么李信,什么义军怎么就成我们家的了”

云娘冷笑一声道“原本是要连那个红娘子一起撵走的,冯英不同意,说那个女人对义军有大用处,她以后要嫁人的,不好控制军队,小楚就是一个吃货,当不了首领。

只好让那个红娘子继续待在义军里。”

云昭翻看文书,越看越是吃惊,他当初让冯英去河南,还以为是冯英自己的雄心不死,准备出山跟天下英雄一争短长,他万万没有想到,冯英在云氏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清扫大地的计划。

组建一支义军,与云氏分割开来,且不接受云氏的帮助,自己发展,自己扩大,自己征战天下,以义军之名有组织有目的的为云氏清扫所有横亘在面前的旧势力。

冯英在文书中还重点指出,只有完全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支武装力量,才能有效地执行云氏的战略。

不能仅仅依靠李洪基,张秉忠,罗汝才这些草寇,这些人的立场极不稳定,且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旦坐大,会反噬云氏,这是必然之事。

云昭用了半个晚上看完了这些文书,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如果云昭不是野猪精,冯英这样的操作非常的可行,甚至非常的有必要。

可是,云昭知道,李洪基必然会有这么一败,张献忠必定会投降,罗汝才等人必定会偃旗息鼓两年。

这些人的第一次造反大业是不成熟的,堪称乱糟糟的,是盲目的,没有形成自己的纲领性指导意见。

失败一点都不奇怪。

等李洪基二次崛起,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一次的起义浪潮会席卷大明北方,最终攻破京师,终结了朱明王朝在北方的统治。

张秉忠也是一样的,他在襄阳龟缩两年,忍受大明官员的各种盘剥,最终趁着李洪基蜂起的机会,再度入川,完成自己对蜀中的完全统治。

那个时候,北方已经被义军彻底的清扫了一遍,很方便云氏入驻。

云昭想的出神,云娘端来一碗粳米粥放在儿子身边道“一个陪你征战四方,一个在家里伺候我,养儿育女,很好地安排。”

云昭瞅着母亲道“我没有打算现在就征战四方。”

云娘看一眼儿子道“你迟早有一天会征战天下的,这一点娘知道,冯英说,这天下多被朱家统治一天,百姓就要多受一天的罪。

以前呢,为娘总觉得咱们云氏只要过得富裕安乐就好,看多了那么些穷人衣食无着,我也觉得人不该这么活着,既然我儿有能力让蓝田县的百姓吃饱喝足,也就能让全天下的人吃饱喝足。

前些天,为娘被秦王妃邀请去了一遭洛阳,进了福王府邸为福王祝寿,才出了潼关,那里的地界就跟我蓝田县大不相同。

一路上流民成队,一根扁担挑着两个箩筐就装着全部家当,有的人挑着的不是家当,前边箩筐装老娘,后边箩筐装儿女

眼看着很多人都支持不到潼关,为娘就命人去潼关买来粮食,在一路上设置粥棚,即便是这样,为娘还是在原野上看到了饿殍。”

云娘说着话,眼角渗出眼泪,掏出手帕擦擦眼角又道“进了洛阳城,偌大一座城池街上行人都没有多少,只看见大队的兵丁在沿街砸门。

看到两处欺男霸女的,为娘命你虎叔收拾了他们一顿,还给了他们一点钱要他们好生安家。

谁知道到了晚上,你虎叔就告诉我,白天帮的那两户人家,全家齐齐的上吊了。

还以为是贼人害的,你虎叔却说是自己上吊的,你看看,为娘好心救人,却害了人家全家。

这就没天理了呀,左良玉就是一个畜生”

听了老娘的哭诉,云昭轻轻拍着老娘的后背道“以后不喜欢看见这些,就好好地待在咱们蓝田县,这里还是有天理的。”

云娘擦干眼泪,咬牙切齿的道“蓝田县遭灾的时候,咱们全家都在吃糜子饭,吃黑馍馍,我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馋一口猪肉,为娘都舍不得,就怕来年继续遭灾,家里断顿。

他福王可好,洛阳城外边饿殍边地,民不聊生,他办一场寿宴就花了七万两银子

有七万两银子他拿来跟我们蓝田买粮食啊,我们又不是不卖给他,只要是赈灾粮食,为娘宁愿亏本卖给他。

七万两银子的粮食们救活多少人这不比他花了那么多的银子找和尚道士来给他念经祈福更有福报

就这,福王妃还有脸对我说,这是历年来花的最少的一次,办得寒酸,让我看笑话了

儿啊,你说,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不死,谁死

冯英就该攻破洛阳城,把那个肥的跟猪一样的福王捉住塞井里”

云昭用怪异的目光瞅着母亲道“据说福王有三百斤重,塞井里会卡住的。”

“那就用木棒捣下去”

云昭点点头道“娘亲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