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把我的多多找回来

第一四五章把我的多多找回来

一场春雨过后,关中的春耕也就开始了。

这是一个春和景明,燕子纷飞的好年景。

云昭在地上挖了一个小坑,从坑底抓了一把泥土,用力的捏了一下,然后瞅着手上有些松散的土团对农学博士道:“墒情只有去年的七成,今年的春灌没有进行吗?”

农学博士笑道:“回禀县尊的话,春雨才过,您现在就查看墒情早了两天,两天后,您再看墒情就会发现有所不同。”

云昭笑着丢掉土块道:“这方面你是行家,听你们的就对了,这么说墒情还是足的是吧?”

农学博士认真的道:“老朽以项上人头担保,不必进行春灌,种下去的种子一眼会出苗。”

云昭叹口气道:“我要你们的脑袋做什么呢,我要的是支持你言论的数据。

你们的经验很足,这一点我是相信的,以后啊,要把你们的这些经验编成农书,把你们的经验教给玉山书院的学生,让他们以后在督促农事的时候可以有的放矢,不作出错误的判断。”

农学博士笑道:“县尊如此说,老朽等人就不客气了,春播结束之后便厚颜进玉山书院执教。”

云昭笑道:“这就对了,千万不敢藏私,一旦藏私了,让那些学生学得不生不熟的,会害了蓝田县的农夫。”

一众博士起身说不敢。

春播,对蓝田县来说是每年的第一件大事。

只要春播开始,蓝田县的其余活动就会停止,官府不再接受案件,所有的官吏都要下乡,督促管辖区内的春播。

所有的作坊也会主动歇业,放作坊里的工匠去春播,当然,草市子上的货物也大多是与春播有关的货物。

即便是秦王,也会在这个时候带上全家离开西安城,去自己剩余的不多的田地里督促春播。

不过,这样的活动对他来说没有多大意义,他能从西安城离开,来到广阔的平原田地上,本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放眼全天下的朱氏皇族宗藩,只有他秦王可以不限次数的离开秦王府,可以去秦岭狩猎,也可以去龙首原春游,更可以去终南山上的道观里静修。

整个关中的人似乎都出现在原野上,而灞桥边的垂柳河堤上,更有无数的文人墨客在吟诗作赋,偶尔也会有明月楼的美人们在河堤上,杨柳下跳一曲丽人行。

顾绛顾炎武从垂柳下缓缓走过,耳边一阵香风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一个紫衣姑娘挂在肩头的飘带轻轻地从他耳边拂过,他想探手捉住,又怕别人说他轻浮。

见他回首瞅着远去的紫衣姑娘恋恋不舍的样子,给他挑着行礼的脚夫笑道:“公子相貌堂堂,为何不顾美人恩呢?”

听脚夫说的清奇,顾绛笑道:“老丈也知美人恩?”

脚夫笑道:“明月楼的妖精惯会勾人魂魄,老汉见的多了,也就学会了一些。

不过,公子这是要去玉山书院,还是熄灭了找美人这个心吧,到了山上,您也没时间再想美人了。”

顾绛把手中的折扇耍了一个花巧,让折扇在拇指上滴溜溜转了一圈之后道:“我可是听说,玉山书院可是男女同座求学的,既然到了玉山,难道还会少了美人吗?”

脚夫奇怪的看了顾绛一眼,却不想多嘴,玉山书院出才子,才女不出佳丽,佳公子的传闻,关中人没有不知道的。

至于美人儿,全在明月楼

顾绛十四岁加入复社,与挚友归庄并称为复社少年瑜亮,后来与复社四公子中的陈贞慧口中得知有一佳人钱多多,艳色冠绝秦淮,且胸怀大志,虽行商贾之事,却手眼通天,陈贞慧等人意欲推举钱多多为秦淮艳色之首,却被钱多多痛斥,她视秦淮诸艳如粗鄙牛马

但凡种种都让顾绛大起好奇之心,几次三番欲追随陈贞慧见此奇女子一眼,却屡次被拒之门外。

再去钱多多驻地请见,那里却人去楼空,佳人芳踪杳杳,不辞而别!

陈贞慧为此大醉三日,意志消沉,顾绛见之,自愿单人独骑进入关中,以游学玉山书院为名,来追问钱多多,为何会辜负陈贞慧一片苦心。

游学对于顾绛来说乃是寻常事,他两试不第,便绝了入仕之心,只想一心做学问,这些年,他遍访名师,求家国兴盛之道,遍览历代史乘、郡县志书,以及文集、章奏之类,辑录其中有关农田、水利、矿产、交通等记载,兼以地理沿革的材料,开始撰述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肇域志。

此次来关中,便是从陈贞慧口中得知战乱四起的关中之地,居然有一片人间乐土,就借着替陈贞慧质问钱多多为何薄情的借口来关中实地走一遍,看一眼,看看这里是否如钱多多所述的那般富足安乐。

从南京来关中,他一路快马,看遍了乱世模样,也遭遇盗匪无数,几次差点命丧黄泉,其中最艰险的就是他不敌贼寇,被人捉住,眼看就要没命,贼人却从他的包袱里找到了南京国子监推荐他入学玉山书院的文书,也不知怎的,那些贼人就放了他,并交还了他所有财物,临走时见他马匹不好,还给他换了坐骑。

才进关中,见到耕牛遍地走的春耕模样,顾绛便对蓝田县充满了好感,又见识了西安城的繁华之后,第一次觉得钱多多所言不虚。

进入真正的蓝田县境之后,顾绛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片地方,在这里的百姓脸上看不到忧愁,见不到饥馑之色,关中人本性中的粗野,豪迈,天真展现无遗。

越是靠近玉山书院,这里的人也就越发的懂礼,人性也似乎更加的朴实,淳厚。

“这都是教化之功啊”

站在垂杨柳下的顾绛瞅着丽人翩翩起舞,众人歌唱答和的场景,不由自主的道。

云昭查看了一天的春播,回到玉山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匆匆吃了几口饭,就来到书房处理积压了两天的文书。

徐五想坐在阴暗的地方,只有古板的字正腔圆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吴国玉报说,李洪基乱了开封,炸死了高名衡,并取走高名衡首级言说是奉周王之命!

吴国玉还说,钱多多之命之所以没有实施,是因为局面奇乱,他以为没必要执行,这是他的辩解书。

开封张明泽报说,李洪基挖开了黄河大堤,水淹开封城,逼迫流民入城,如今,大水封城,流民与官兵激战于街巷,官民死伤狼藉,现如今,官府控制开封东城,流民占据西城,张明泽以为,待黄河回归故道之前,开封城将成一座死城。

另,吴国玉来报,钱多多一行人失踪!

张明泽来报,洪水包围开封之前,钱多多与梁三一行人自大梁门出城,而后失去踪迹。”

云昭听到这里从椅子上站起来道:“荥阳有消息吗?”

徐五想道:“荥阳的消息至少要到明日才能抵达。”

“洛阳呢?”

“查无踪迹!”

“多多身边还有多少人?梁三还在吗?”

徐五想连忙抽出张明泽的文书仔细看了一眼道:“在!”

云昭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不算糟,梁三是个有经验的,他会把多多她们带回来的。

你发出紧急军令了吗?”

徐五想道:“已经空群出动!”

云昭面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冷冷的道:“明日再无多多的消息,河南一地的暗桩全部惩处!”

徐五想道:“听说多多她们收拢了好多流民妇孺,这才迁延了行程。”

云昭看了徐五想一眼道:“收留妇孺有错吗?”

徐五想被云昭电锯一般冷艳的目光看的底下了头,低声道:“没错!”

云昭淡淡的道:“有时候我们过于看重目标,而忘记了我们做事情的根本。

钱多多发动诛杀高名衡的举动没错,这个人就该杀,更不要说这样做能让朝廷重视一下城外的流民,如果我在开封,这个行动同样会发动。

如果有人把孩子丢给我求我救救她的孩子,我也会本能的接过孩子,做出多多她们一样的反应。

我们在蓝田县做事之初就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什么争夺天下,徐五想,你们是不是觉得蓝田县的势力大了,就可以忘记自己的初衷?”

徐五想抬头看着云昭几乎是咬着牙道:“可是您的初衷就是要改朝换代啊!”

云昭微微叹口气道:“我可以这么想,你们不能这么想,改朝换代的目的是为了让百姓活的更好,而不是为了坐上那个皇帝宝座。

你们现在的目标似乎全是冲着皇帝宝座去的,是吧?

好好的救援百姓,好好的治理地方,等我们把倒霉的百姓救的差不多了,百姓自然会把我推到皇帝宝坐上去,也会给你们建造一座金碧辉煌的朝堂,更会膜拜你们,并且心甘情愿的拿出自己的劳动果实献给我们继而接受我们的统治。

不管怎么样,先把多多给我找回来是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