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托,杜度认真听取了范文程的建议后,就派出大量的斥候向蓝田城搜索前进。

然而,效果不好,事情远远地偏离了岳托,杜度等人的预料,等斥候们传来一道道消息后。

岳托,杜度惊诧的发现,蓝田城周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辽东。

这里堡垒密密匝匝,烽火台守望相助,各个堡垒之间有地道连接,攻破一点之后,敌人就会撤退,等待自己的大军挺进之后,敌人又会出现在他们的背后,对他们形成合围之势。

不仅仅如此,此地的蒙古人并不愿意配合满清大军作战,相反的,他们在夏天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就已经逃得远远的。

去年冬日里还蛊惑蒙古王公们进犯大同府,宣府的蒙古王公们,此次时刻见不到半点踪影。

一部分人去了青海,另一部分去了遥远的北方。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岳托,杜度两人所能驾驭的了的,所以,他们一边给黄台吉上书,说明归化城局面的复杂性。

一边请求皇帝给予张家口这边更大的帮助。

不过,岳托,杜度所说的援助,仅仅是指军粮跟武械,至于军队,他们不报任何希望。

满清大军本身就不多,整个镶红旗所属大军都在这里,盛京也不可能给再多的援兵了。

范文程说的很清楚,云昭雄峙塞上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拿到民族大义。

满清对于任何一个大明人来说都是敌人,且是死敌!

当别人都忙着在国内争权夺利,抢夺地盘的时候,蓝田县却在塞上与民族的死敌作战,这可以极大的提升将士们的自豪感,从而迸发出前所未有的作战热情。

当这样的一支军队在树立起了自己的军队灵魂之后,再回头收拾旧山河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范文程说的没错。

云昭就是这么想的。

明朝末年跟他上一辈子的某一个时代很像。

都是先贤们验证过的好方法,云昭怎么可能不用?

满清是外敌,至于朝廷,跟别的流寇在作战的时候,第一优先的选择自然是满清。

云昭如果现在兵出蓝田,很快就能灭掉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可以让大明朝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然而,云昭以为不解决社会的主要矛盾,让大明苟延残喘只会加重百姓的苦难。

革命,才是大明朝百姓需要的,也是解决事情的最终选择。

自家人关起门来斗殴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谁占了上风都不算是坏事。

反正,有了这样的一场斗殴,对社会改良终究是有好处的。

有了蓝田城这样一座坚固的孤悬塞上的坚城在,满清就休想祸害中原的百姓,要祸害,也只能从辽东入京。

所以,云昭在地图上划了一条垂直线,垂直线的左边是蓝田县未来几年中需要拓展的地方。

垂直线右边,就只好听之任之了。

实力才是决定野心大小的试金石。

按照云昭的计划,蓝田城,大同府,宣府这三个地方是要组成一个铁三角的。

以蓝田县的发展速度,等卢象升这一次违背君命追击满清大军作战的后果展现之后,张国柱他们就能轻松愉快的向大同府,宣府开始渗透了,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很有经验。

原以为很快就会爆发的战争,直到五月初五,这里依旧安静。

岳托,杜度的大军依旧驻扎在张家口外,他们甚至将手中的农奴散进田野里耕作那些废弃的田地。

此时,张家口城外的麦子已经有一尺多高,再有一个月就会成熟,岳托,杜度似乎有长期驻守张家口的打算。

李定国的骑兵在麦田里奔驰,他们并不顾忌田地里的麦子,这要是在蓝田县,在麦田纵马奔驰就是一道重罪。

一小队满清骑兵无畏的迎击上来,就在农奴们的注视下,两支人数不超过百人的骑兵凶狠的撞在一起。

手铳在轰鸣,马刀在碰撞,羽箭在飞,战马在嘶鸣!

骑兵对战永远都不可能支持太长时间,当最后一个满清骑兵被手铳轰烂了面孔,被受惊的战马拖着向远处奔跑的时候,一个长得很像范三的家伙在田野里冲着那些惊呆了的农奴们吼道“快跑啊……”

然后,散落在田野的农夫遍追着范三向远处的丘陵地带跑了。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有,有时候是李定国出击,有时候是卢象升出击,在明军频繁的骚扰下,杜度下令,不得将农奴放到距离大营十里以外的地方。

范三跑的肠子都要断了,他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拿钱少少给的金子,这位少爷每赏赐给自己一点银子,或者金子,后面都有后果很严重的事情让他去做。

他有时候就不明白了,那些人眼看着两支骑兵在作战,这个时候没人看守他们,如果自己不喊一嗓子,他们居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逃跑这件事。

范三有些羡慕的瞅着那些被满清骑兵抓来的农奴们被一些青衣人带领着钻进了丘陵山里,他们能走,范三却不能走。

好歹,他还有一头大青骡子代步……

卢象升现如今早就没了雍容华贵的模样,脸上的胡须乱草一般覆盖在脸上,一双寒星一般的眼睛,现如今也变得有些浑浊。

云昭给卢象升倒了一杯茶水,看着他牛饮了整整一壶,又让人准备了饭食。

卢象升对眼前的肉食毫无兴趣,他似乎更加青睐白米饭。

“为什么不回宣府,或者大同府?”

云昭看了卢象升半晌,这才轻声问道。

“被掳掠的百姓都没有回家,我回什么家呢?”

“为何不从宣府,大同调兵前来呢?就你目前这样的场面,已经弹尽粮绝了。

另外,你为什么总是弹尽粮绝呢?”

卢象升看了云昭一眼道“天雄军所属我可以随意调动,大同,宣府两地的官兵他们的职责在于守边,不能调动。

至于我为什么总是弹尽粮绝,那是因为我总是在作战。”

云昭想了一下道“蓝田城的建立,对你有何影响?”

卢象升放下手里的筷子,盯着云昭的眼睛道“归化城原本属于大明三娘子,后来为蒙古所夺取,在某家眼中,那里依旧是大明所属。”

云昭点点头道“蓝田县也是大明所属。”

卢象升的脸上青筋暴跳,嘎巴一声拗断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道“你在图谋大同跟宣府!”

云昭摇头道“树立蓝田城的军事目的在于将一柄刀子插在建奴的一条腿上,让他们不能再随心所欲的从张家口一带进出中原。”

“你要在我宣府,大同行你蓝田县在关中的旧事。”

云昭笑道“如果你能把这两处地方管理好,治理好,让百姓安居乐业,让军队所向无敌,神仙都没法子从你手中拿走大同跟宣府。”

卢象升沉默半晌,低下头道“我这一次要失去宣大总督的官职了。”

云昭点头道“因为山东的事情?”

卢象升道“原本我们商量好了,要用山东糜烂为代价,将满清的十万人马留在山东蚕食之……”

云昭道“李洪基开封作乱,东山再起,让你们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卢象升叹口气道“大明并非只有我与洪承畴,孙传庭三人可以作战,李洪基起于乱世,根基不稳,朝廷只需要派遣一介重臣坐镇河南,统管河南大军就能将李洪基困在河南,聚而歼之。

可惜,朝廷众将畏敌如虎,一个李洪基就让他们惊恐万分,不用包围圈中的多尔衮多做努力,朝廷就已经帮他将我们已经形成的包围圈散去了。

如此一来,山东百姓遭受的苦难就完全没有了意义,我卢象升,洪承畴,孙传庭三人也就成了害民之贼。

卢象升羞愧难当,如果不能将山东百姓从建奴手中夺回来,我死不瞑目!”

说完话,他又端起饭碗继续吃饭。

“你要是战死了,我会立刻拿下宣府跟大同,给蓝田城寻找两个可靠地支点。”

卢象升低着头道“你是大明的官员。”

云昭道“就因为我是大明的官员,我才会这样做。”

卢象升道“如此一来,乱天下者云昭也!”

云昭笑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天下并非他朱明一家之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

他朱明既然收取了百姓的赋税,却不能给百姓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那么,换一个人来也是不错的。

你既然不在宣大,那么我取宣大的原因何在你是知晓的,我不想让蓝田城里的十余万人四面受敌。”

卢象升听了这些话,并没有生气,抬起头用焦灼的目光看了云昭一眼道“你这是在问鼎之轻重啊。”

云昭淡淡的笑道“将来你做皇帝我也没意见。”

卢象升脸上露出讥讽的笑意。

“你的部下会杀死我,再把你弄上那个位置。”

云昭大笑道“这太有可能了。”

卢象升吃完了饭,豪迈的用破旧的袖子擦擦嘴,抓起自己的战刀起身道“拜托你一件事,让你的部下攻击的力度再猛烈一些,我想去岳托大营十里以内去看看。”

云昭皱眉道“你那是找死。”

卢象升轻声笑了一下道“为臣不忠,为官不仁,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云昭目送卢象升离开了军帐,大声道“好好地活着,活着才能看到未来的美景。”

卢象升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我是旧人,看惯了旧时山河,朝阳美景,就让新人去看,我随夕阳老去,也是一桩美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