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野火烧不尽

第一六八章野火烧不尽

六月里的草原,天空湛蓝,青草碧绿,牛屎满地,蚊虫飞舞。

云昭抬手将一根粗大的牛腿骨丢了出去,马上,就有一头如同牛犊一般大小的淡金色藏獒就咬住了那根牛腿骨,嘎巴一声骨头在藏獒嘴里碎裂,露出淡粉色的骨髓。

这只藏獒是达拉贡活佛赠送的,作为云昭礼佛的馈赠。

很久以前云昭就知道藏獒这种东西是以低智商加上凶狠称著于世的,很明显,这只名叫“八雍”的藏獒不是。

一般来说,藏獒只要不是从小饲养的,就很难认别的主人,八雍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达拉贡在这家伙脑袋上抚摸了一下,再指指云昭,八雍就乖巧的来到云昭身边,围着他转了几个圈子时候,就老实的卧在地上,还露出了肚皮。

这就是臣服的表现……所以云昭就伸手在这家伙肚皮上抓了两把之后,就算是完成了认主的过程。

云昭向达拉贡请教训狗之法,达拉贡却笑而不语,还说这是什么狗屁的密藏之法,不可轻传,如果人人都会了,会让佛门子弟没了衣食。

难得有一点逍遥时光,云昭基本上全部消耗在这只狗身上了。

“你确定这只狗不会在某一个关键的时刻,被某一个不知名堂的人用特殊的手法唤醒心中的兽性,一口咬在我脖子上?”

亲眼见了藏獒强大的咬合力,云昭不无担忧的问常国玉。

常国玉皱眉道:“所以呢,县尊不可轻易接触这头畜生。”

云昭挥挥手道:“那就拴起来,现在的我啊,身娇肉贵的不敢出什么差错。”

常国玉连连点头道:“今时不同往日,县尊确实要深居简出了。”

云昭笑道:“高杰,云杨在白龙堆那片盐碱地上跟蒙古八旗打的如火如荼。

孙传庭,洪承畴跟李洪基在河南也快打出脑浆子来了。

现在,张秉忠又蠢蠢欲动的谋算蜀中。

罗汝才又在南阳起事。

河南今年就下了一场小雨,山西才六月就起了蝗,长江发了大水,洞庭湖水面比往年高处三尺,淹掉了二十一万亩塘堰,安徽起了时疫,浙江遭了台风,毁坏屋舍两万余间,近百万人无家可归,福建,广东两地海盗成灾,居然敢围攻泉州,广州,导致海路断绝……

辽东又要添加两百万两的辽饷,否则辽东铁骑就无钱出征,眼看着满清在积极备战,却无可奈何。

我们即便是在白龙堆阵斩了蒙八旗,放在这个大环境下,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我们所有人的努力总是追不上大局崩坏的速度。”

常国玉跟着叹口气道:“我们只能尽全力帮扶就是了。”

云昭默默地点点头道:“大同,宣府朝廷不给是吧?”

常国玉垂下头道:“杨嗣昌到了大同,防范我们胜过防范建奴,我们侵袭大同宣府的行动要停止,除非我们要跟朝廷彻底翻脸。”

云昭见八雍被卫士牵走,瞅着常国玉道:“蓝田县是什么想法?”

常国玉低声道:“我们运筹了良久,验算了无数遍,最后给您的建议是放弃宣府,大同,改为侵袭土默特川与河套之地。”

“理由!”

常国玉吞咽了一口唾沫道:“此时与朝廷翻脸,我们辛苦在大明地域里建立骑起来的商道会全部断绝,此为害之一。

此事与朝廷翻脸,我们立刻就成了朝廷最大的心腹之患,皇帝在狂怒之下一定会集国之力来对付我们,会便宜了李洪基,张秉忠等人,大明朝会立刻变得四分五裂,此为害之二。

此时与朝廷翻脸,最恐怖的不是这些明面上的事情,而是潜伏在大明国土下的暗流。

据京师送来的情报分析,皇帝对自己能否继续在京师坚持下去已经很犹豫了,不止一次的跟朝臣们商议迁都南京的事情。

可是,南京那边却不愿意接受皇帝,只希望皇帝能让太子朱慈烺去南京监国。

从这一点来看,南方的士绅们想要挟持年幼的太子做傀儡与京师对抗,如此一来,长江以北就会被完全放弃。

一个看似完整的大明,将会在顷刻间分崩离析。

大明土地上失去了皇帝这个名义上的共主,会有无数的草头王出现,这对我蓝田县非常不利。

我们还没有完成我们的布置,我们还需要时间,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没有办法裹挟天下。

徐先生说,曹操当年说的那句话很适合县尊——若无孤王,这天下还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所以,县尊还需隐忍!

待我蓝田大军兵出潼关,四面出征的时候,才是遂县尊大丈夫之志的时候。”

云昭闻言笑了,擦擦手上的油脂道:“还真的把我当曹操了,什么大丈夫之志,我的志向是让我眼中再也看不见饿殍,百姓脸上不见菜色!

曹操当年横槊赋诗时说——我自起兵以来,为国除害,扫平四海,使天下太平。现在只有南方我还没得到,今天请你们来,为我统一中国同心协力,日后天下太平,我们共享荣华富贵。

我拿此槊破黄巾,擒吕布、灭袁术、收袁绍,深入塞北,直达辽东,纵横天下,颇不负大丈夫之志。

个人的志向算得了什么!

曹操所作所为是为了荣华富贵,我起兵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

我们是两条道上跑的车,莫要相提并论。

常国玉,给玉山书院的先生们去信,告诉他们——这大明天下的这点富贵荣华,我云昭还没有看在眼里。

我梦中经历过的盛世繁华……算了,不说了跟他们说真正的盛世,那是在对牛弹琴。

总之,你去信告诉他们,我们在乎的是百姓生活的改变,而不是什么狗屁的荣华富贵。”

常国玉狐疑瞅着大义凛然的云昭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云昭鄙夷的看着常国玉道:“等我大军过长江的时候,我也横槊赋诗,到时候让你们听听我的志向所在。”

常国玉低声道:“您不要,别人总想要啊。”

云昭瞅着常国玉道:“你也想要?”

常国玉连连摇头道:“我只想做事。”

“心里没有起过这个念头?”

常国玉干脆摊摊手道:“一座暖和的屋子,一个漂亮的老婆,几个娃子,一日三餐有鱼有肉,就对的起我辛劳的工作。”

“没想过住在豪宅里,金珠玉粒噎满喉,左拥右抱?”

常国玉道:“那是造孽。”

云昭烦躁的挥挥手道:“传令玉山书院所有毕业生,跟着我想要什么狗屁荣华富贵的就给我滚!

这些东西我这里没有。”

常国玉的一张脸顿时就成了紫茄子,还想多说两句,吊着一只胳膊的徐五想走了过来,低声对常国玉道:“你就不能注意一下措辞?县尊说的都是大白话,你可以把这些话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上去理解。

用优美的文字,谆谆善诱的说话方式,把县尊的原意贯彻下去,非要在县尊跟前争出一个长短来吗?“

常国玉终究是玉山书院的高材生,听了徐五想的话,立刻眼睛一亮,就匆匆的告别云昭,去写通告了。

这种事情终究是有先例的,如果早年间服侍大明太祖皇帝的文臣,也把太祖的原话昭告天下,估计天下无数的文臣会一头碰死。

云昭看了一眼徐五想道:“上过战场了,你的履历会好看的多。”

徐五想道:“就是差点死了。”

云昭道:“这不奇怪。”

徐五想叹口气道:“巴特尔奋勇战死直到最后一刻。”

云昭道:“厚葬!”

徐五想又道:“蓝田城蒙骑战陨过半。”

云昭道:“厚葬!”

徐五想叹了口气道:“蓝田子弟战陨一千三百六十五人。”

云昭沉默半晌,才低声道:“做好名单,将他们的骨灰还给他们的父母妻儿祭奠三日,然后送进秃山英烈堂,按照蓝田县抚恤条例,做好安抚工作。”

“白龙堆战役还没有结束,此战过后,一起料理后事如何?”

“不用了,白龙堆之战不会有太多的战损。”

徐五想低声道:“战况激烈……”

云昭恨恨的一拳击打在椅子扶手上怒吼道:“别人打仗看起来似乎轻松写意,一战屠杀万人如同吃青菜一般容易,老子这里为什么全是难啃的硬骨头?”

徐五想摇头道:“这些敌人都是您给我们选的,且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云昭艰难的张张嘴巴,最后长叹一声道:“告诉高杰他们,能用火炮解决的事情,就不要用人命往里面填。”

徐五想苦笑道:“人上了战场,就像猪到了屠场,没的选。”

白龙堆的大地上白烟弥漫,本就是盐碱地,被高杰顺风扬了两万斤盐碱灰尘之后,这里就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数不清的骑兵在白色的灰尘中捂着眼睛惊骇的大叫,战马眼中进入了盐碱之后,也痛苦难当,踢腾着蹄子,想要逃离这片恐怖的地方。

高杰揉揉发红,发涩的眼睛对云卷道:“开炮吧。”

云卷挥动旗子,立刻就有上百门火炮喷吐出桔红色的火焰,将一枚枚炮弹送进了这片白雾中,将这片混乱之地搅得稀烂。

白雾渐渐被风吹走,民夫们立刻赶着骡子将火炮牵走,一排推着偏厢车的军卒追着白雾缓步向前……火铳之声大作。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