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危险来自海上

没有风暴的大海看起来总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海鸥在船尾飞翔,海豚在船头带路,一些长着翅膀的飞鱼偶尔从海面起飞,滑翔出老远之后再一头钻进大海里。

天空中飘着几朵白色的云彩,信天翁在高高的天空上张开翅膀一动不动的被气流托着远行。

这样的天气里,刘明亮,张传礼这两个深受汤若望这些人影响的家伙很愿意换上一套干爽,没有海腥味的衣衫,在甲板上泡一壶茶,抽一支烟,然后再把丢在海里的绳索拖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渔获。

事实上,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他们大多数的日子就是这么打发的。

现在不成了,自从他们两个个人愚蠢的将指挥权交出去之后,这种悠闲地日子就只属于船长马里奥一个人了。

韩秀芬来到海上之后,彻底的将自己的性别定义为男性了,所以,她只穿着一条短裤,露出一双粗壮有力的大腿,一双大脚的脚趾完全叉开稳稳的站在甲板上不动如山

上半身仅仅穿着一件窄小的鱼皮背心,丰满的胸膛将鱼皮背心撑的鼓鼓囊囊的,双手各自抓着一柄鱼叉,凶神恶煞一般的对只穿着一条犊鼻裤的刘明亮道“跳”

刘明亮怒视着韩秀芬道“这一带有鲨鱼”

韩秀芬将鱼叉在甲板上顿一下道“有海豚的地方,鲨鱼一般不来”

同样装书的张传礼嚎叫道“你也说了,是一般不来,要是来了呢”

韩秀芬冷冷的对张传礼道“我从李定国那里学到了一句话,人,一旦上了战场,活着算你运气,死了,算你背风”

“这里不是战场”

韩秀芬俯视着刘明亮道“只有在玉山书院待着的时候才不是战场,只要离开蓝田县,这天下就是我们的战场

刘明亮,我命令你,跳”

刘明亮大喊一声道“韩秀芬,我草你妈”

吼完就噗通一声跳进了大海。

韩秀芬笑眯眯的听着此起彼伏的问候她母亲的怒吼,等最后一个蓝田县的武士跳进海里之后,她把目光落在悠闲地喝着茶水看热闹的马里奥身上。

“不,不,不,尊贵的首领大人,我是您的船长,是这艘船上权力最大的人,不是您的部属,您不应该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

听船长这样说,其余的水手齐齐的缩着脑袋一哄而散

“这是我蓝田县的船,既然是我们的船,那么,这艘船上的最高指挥官就应该是我,你只是一个开船的。

现在,我命令你,脱掉你身上的长袍跳下大海或者被我丢下去”

“不,不,不,尊贵的女士,你可能不了解海上的规矩,在海上,船长最大啊”

韩秀芬自然是无视了船长的话,或许他说的是对的,韩秀芬还是认为船长应该听自己的才对

在很短的时间里,船上除过必须保留的操控船只跟大船拖着的救生小船上的人之外,其余的都跳进了大海里,随着大船艰难的游泳。

没有风,船自然跑的不快,开始的时候众人还能跟上,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了,韩秀芬依旧没有允许他们上船的意思,看到谁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就丢过来一块浮木,那个家伙想要抓到浮木还需要努力挣扎一番

蓝田号是一艘三桅纵帆船,纵帆船桅杆的中桅与上桅上再悬横帆,首斜杠与前桅间悬挂三到四幅支索帆,为补浅水帆船抗横漂力不足而设。

这样的设计早在数百年前在大明专走多浅滩的北洋浅水航线的沙船上已经使用,聪慧的荷兰人发现这项设计的好处之后,加以完善之后,就成了目前这个样子。

这艘船算是当世最先进的大帆船,排水量一万担,因为是商船,上面只加装了二十四门火炮,三架床弩,以及两座投掷火油弹的投石器。

这在商船中已经算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只要不遇到真正的战舰,这样的一艘船可谓实力强大。

这也是这艘船能在海盗猖獗的大海上航行这么久还没有遇到真正挑战的原因。

整艘船上只有两百二十五个男人,外加韩秀芬一个女子。

刘明亮被人从海里捞上来丢在甲板上,口中不断地向外吐海水,张传礼并没有比他好到那里去,同样半死不活。

对于这样的虐待,不论是刘明亮还是张传礼都不太陌生,进入玉山书院之后,他们也经过了长达一年之久的军事训练,教官全是关中赫赫有名的山贼。

那一年,刘明亮根本就不愿意回忆,现在,韩秀芬成功的让他重温了一遍人不是人的生活

他发誓,自己之所以苦练异族人的语言,目标就是当一个通译,做一个不需要上战场的干净的,优雅的人

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又要当海盗了

没话说

自家县尊就是关中最著名的山贼,去了草原又成了最著名的马贼,自己如今下了大海,那就该成为最凶悍的海盗

这话是韩秀芬说的

没话说

眼看着韩秀芬用一个优美的跳跃动作钻进了大海,刘明亮,张传礼就对自己的未来一点都不看好。

瞅着肥海豹一般在水里上下左右游动,且时不时钻进大海用鱼叉抓鱼的韩秀芬,刘明亮认为,自己这个海盗当定了。

他转过头看着刚刚呕吐完毕的张传礼道“你的理想是什么”

张传礼道“我希望有一个不大的庄园,一座精致的房子,里面有一个温柔的女人跟两个可爱的孩子。

春天的时候我可以跟孩子们在草地上放风筝,女人坐在铺好的垫子上守着一些美食等我跟孩子们玩耍累了以后享用。

夏天的时候呢,我们可以坐在门廊下的竹椅上,捧着一本游记看,最好是徐霞客写的,如果再有一杯冰镇的葡萄酒我就别无所求。

秋日的时候呢,我希望参与农庄里的劳动,收获庄稼,采摘熟透的果子,用我收割的庄稼酿酒。

到了冬天,我什么都不想干,就想靠在火炉边上睡醒之后继续睡觉”

刘明亮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不停,过了半晌才道“当了海盗之后这个理想很容易实现。”

张传礼道“我不想当海盗。”

刘明亮道“我们已经是海盗了,从今天起,我们兄弟要脱掉干净的衣衫,丢掉珍爱的书本,摆脱我们在玉山书院受到的良好的礼仪,腰挎两柄短火铳,背上背着鱼叉,嘴里叼着刀子,沿着绳索向对面的船上爬跟一群嘴里喷着恶臭浑身上下不着一丝一缕甩着软塌塌的家伙们作战,并且把他们的宝藏变成我们的宝藏,把他们的船变成我们的船,最后还要征服他们,统治他们,继而完成大脸芬想要当海贼王的梦想。”

张传礼抬起头瞅一眼刚刚从海里爬上来的浑身,哪怕大半个都露在外边,依旧毫不在意的韩秀芬,赶紧缩回脑袋,瞅着仰面朝天看蓝天的刘明亮道“她是一个真的想当海贼王的女人”

刘明亮抽抽鼻子道“你错了,韩秀芬已经不在意自己的性别了,虽然我们都知道她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姑娘,可是,这家伙已经抛弃自己女人身份了。

她下了如此大的决心,抛弃了这么多,一点点收获不可能满足她,更对不起她付出的一且。

所以,她一定会成为海贼王的,而你我兄弟如果不死在海上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她的哼哈二将。”

韩秀芬从带有倒刺的鱼叉上取下一条巨大的蓝皮鱼丢在甲板上,立刻就有刘明亮他们在广州招募的一些水手殷勤的跑过来帮她收拾这条鲜鱼。

剥掉鱼皮之后,用一柄小刀子割下鱼腹上最肥美的鱼腩挑给了韩秀芬,韩秀芬一扬脖子就把这条半尺长的肥鱼腩吃了下去。

刘明亮跟张传礼看的真真切切,这家伙开始吃生肉了。

“披上你的衣服”

刘明亮从甲板上站起来,大踏步的来到韩秀芬的面前正色道。

韩秀芬瞅瞅自己的身体淡淡的道“这样的身体对你们没有吸引力,做好你的事情。”

刘明亮道“我是你的副将,不让你变成野人是我的职责,你若是不能接受,我会发起弹劾”

韩秀芬道“你没有这个权利。”

张传礼在一边懒洋洋的道“玉山书院的院规说的很清楚,三人成组

如果你只是要做民事工作,我们自然没有权力阻碍你,现在,很明显,你要做军事动作。

既然要做军事动作,就要按照军规来,明亮是你的副将,他有执行你命令的义务,同时,也有监督你的权力。

这一点你该明白。

现在,明亮要求你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你的身体,你必须要接受,韩秀芬,相信我,我们出身于玉山书院,不是在深山野林里茹毛饮血长大的。

我们接受过完整而且正确的教育,就像县尊曾经说过的,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知不知道,你正在向野人的方向蜕化,这是玉山书院的奇耻大辱”

韩秀芬低下头思索了一阵子,拿脚踢一下那个水手道“掏出这条鱼的内脏,多准备一些血水,我要捕鲨鱼做一套鱼皮衣。”

水手匆匆的去了,韩秀芬对刘明亮道“别阻碍我的梦想”

刘明亮道“我们所有人的梦想都是根植于蓝田县这片土壤之上的,不能因为他现在距离我们遥远,就忘记她的存在。”

韩秀芬冷哼一声道“那是我的家。”

刘明亮耸耸肩膀道“我怕忘了,这就是我这个副将存在的全部意义。”

韩秀芬终于披上了衣衫,双手抱着腿坐在甲板上瞅着东方想了很久

第二天的时候,韩秀芬再次出现在刘明亮跟张传礼面前的时候,衣衫穿的还算整齐,至少没有露肉。

“你该去跟马里奥学习如何操控船只,你们两个都要学。”

刘明亮摊摊手道“如您所愿,问题是我们只有一艘船。”

韩秀芬道“马上就会有第二艘。”

张传礼立刻跑出船舱爬上桅杆举着望远镜看了一圈之后,溜下桅杆对刘明亮道“十五里外有一艘两桅船。”

韩秀芬道“我早上看见它的时候它还在十八里之外,这个时候满帆靠近我们似乎来一不善。”

刘明亮道“应该是阿拉伯人的船,这一带全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我还听马里奥说,阿拉伯人是出了名的强横,在海上,他们就是海盗,不论是战舰还是商船,都是海盗。”

韩秀芬道“告诉马里奥,我想要那艘船。”

张传礼对韩秀芬有这个想法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匆匆来到操控船舵的马里奥身边道“十五里以外有一艘船在跟着我们。”

马里奥把船舵交给一个老水手,自己迅速的爬上了桅杆瞭望之后,立刻大叫道“海盗,海盗,满帆前进”

韩秀芬并没有执行马里奥的决定,蓝田号依旧以稳妥的半帆速度不急不缓的前进着。

马里奥溜下桅杆大吼道“那是阿拉伯海盗船,快走,他们从不单独出现,我甚至敢打赌,前边一定还有船在等着我们,我们钻进他们设置的口袋了。”

韩秀芬依旧冷冷的举着望远镜看着已经出现在海平面上的海盗船低声道“除掉他们就是了。”

马里奥吞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绝望。

一个船长不能掌控一艘船,才是真正的灾难。

可是,这艘船属于遥远的蓝田县大领主的,船上有超过八成的人是汉人,只有少数的伙计是他的人。

所以,他根本就无法真正的指挥这艘船。

“女士,所有的阿拉伯海盗都是巴巴罗萨海雷丁的徒子徒孙,他们凶悍,蛮横,把这片海洋当做自己的牧场,只要是出现在这片海域的船只都是他们的放牧的牛羊,他们在地中海边上不但抢劫了教皇的财宝,还一次劫掠了六千个人做奴隶。

他们还劫掠了无数的妙龄少女安置在一座海岛上供他们淫乐,他们杀人如麻,被称之为地狱魔鬼,相信我,美丽的女士,你绝对不想跟他们打交道的。”

韩秀芬看了马里奥一眼道“马里奥先生,想想你的血海深仇,想想你回到威尼斯之后要面对的敌人,我相信,如果你现在遇到困难就想逃走,我想,你在威尼斯遇到困难一样会逃走。

准备作战吧,我们的船差不多是他们的两倍大,我们还有二十五门火炮,我们更有强大的蓝田县甲士,或许我们不擅长跳帮作战,不过,你要相信我们,这里的每一个蓝田人都是世上最强大的武士。”

马里奥低下头沉思片刻道“你们负责守卫,我带着水手负责跳帮作战。”

韩秀芬道“等他们都跳过来之后,你们再去,保护好你自己,我们需要你带领我们抵达遥远的欧洲。”

马里奥答应一声,换上了韩秀芬丢给他的软甲,取出自己的长剑,站在韩秀芬身边看着那艘船飞速的靠近。

或许是这些海盗在海上打劫的次数太多,太顺利了,当蓝田号还没有打开炮门,露出黑洞洞的炮口之前,他们以为这是大肥羊。

一大群人站在船头挥舞着刀剑大声的朝他们呼喊,距离还很远的时候,就有海盗迫不及待的朝他们射箭,吓唬他们。

“这些人并没有受过真正的军事训练。”

刘明亮用望远镜看了好长时间之后对韩秀芬道。

“你觉得他们能拿来练手吗”

“可以,他们人数在一百人左右,数目不多不少正合适。”

韩秀芬对马里奥道“没看见他们有火炮。”

马里奥哭笑不得的道“他们毕竟是海盗不是海军”

“阿拉伯人的海军很强大吗”

“巴巴罗萨海雷丁很恐怖,不过,他已经死了。”

“哦,那就没关系了,可以作战,全体上甲板”

马里奥瞅着韩秀芬道“我们现在应该丢下防护网,还需要十个左右的人跳进海里去,掌舵的还要掌舵,操帆的人还要操帆,剩余的人手才能跟你上甲板。”

“为什么呢”

马里奥再也受不了了,挥舞着双臂大叫道“海盗船就要过来了,这时候你才问我海上作战的常识”

韩秀芬眯缝着眼睛道“没关系,你知道的,我非常善于学习。”

马里奥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虔诚的向上帝祈祷,他希望自己能侥幸逃命,还有机会回到威尼斯,完成自己的复仇大业。

海盗船终于追上来了,韩秀芬已经能把对面船上的海盗模样看的清清楚楚果真是一群没羞没臊的人,他们人人脑袋上都缠着头巾,却不喜欢穿衣服,能穿上裤子的人已经算是文明人了。

稀稀拉拉的羽箭射过来,有一些还是火箭,韩秀芬抬手挥刀斩断了一支羽箭,捡起断箭瞅了瞅箭头,就对刘明亮等人道“别杀了他们,我有用。”

说完话就把断箭丢进了大海里。

蓝田号上一直没有反抗,这让海盗们非常欢喜,他们以为这些该死的商人已经被他们吓坏了。

于是,第一时间便有无数的钩子从对面船上丢过来。

奥斯曼人的船比蓝田号矮了许多,可是,这些攀援钩锁的奥斯曼人却迅捷的如同一只只黑色的猿猴。

第一个爬上蓝田号的奥斯曼海盗还没有来得及从嘴上取下刀子,就被韩秀芬单手捏住了咽喉。

从这家伙嘴上夺过弯刀看了一眼顺手丢在地上,重重的一拳砸在这个海盗的太阳穴上,随即,就把海盗也丢在甲板上。

她认真的瞅着这些人甩钩子,爬绳子的模样,也认真的看着马里奥抱着一根绳索猿猴一般朝对面的船只荡过去,还特意听了马里奥在空中发出的毫无意义的喊声。

一颗头颅骨碌碌的滚到韩秀芬的脚下,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刚刚砍掉对手头颅的甲士,捡起那颗头颅顺手丢进海里,甲士见状,也迅速的把没头的尸体也丢进海里。

这边的战况也就这样了,船上出现了甲士,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而在甲板这种狭小的地方,甲士与赤身的人战斗,几乎没有战败的可能。

等到蓝田号已经结束了战斗,马里奥在对面船上依旧与敌人杀的难解难分。

“会爬绳子了吗”

刘明亮问张传礼。

张传礼笑道“我们一起试试吧,我也想见识一下海盗船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

于是,一大群汉人水手就随着刘明亮,张传礼两人从海盗没来得及砍断的绳索上滑到了对面船上。

这是一场毫无战术意义的战斗,来的迅速,结束的也非常迅速,刘明亮等人到了海盗船上,那些海盗也就跪地投降了。

没有人跳海逃生,在这个地方,跳海逃生等于自杀。

马里奥极为兴奋,冲着韩秀芬道“美丽的女士,我们占领了一艘海盗船。”

韩秀芬指着那艘海盗船对刘明亮道“去掉这艘船上所有不需要的东西,我只要船帆跟船舵,我要这艘船成为我们的训练船。从明日起,我们必须轮流上船,操控这艘船,并且利用这艘船完成我们需要的所有海上作战的训练科目。”

马里奥愣了一下道“这艘船能换来不少金币。”

韩秀芬道“训练好了战士,我们会有更多的金币。”

在海上,胜利者拥有一切,有了这些刚刚从海盗转身的海上奴隶,清洗甲板等所有活计都有了人干。

这些奴隶白日里脖子上绑着铁链在蓝田号上干活,到了晚上,他们就会被撵到海盗船上过夜。

他们不仅仅要干活,有时候还要扮演作战的对手。

韩秀芬对训练的要求很严格,不仅仅她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变成了一个黑胖女子,刘明亮,张传礼等人更是从一个白面书生,变成了粗粝的海盗。

训练是严酷的,所以,阿拉伯海盗的损伤速度是惊人的,马里奥以为韩秀芬等人都是仁慈的文明人。

当他看到每天都有因为训练致死的海盗尸体被丢进大海,就对韩秀芬等人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也因此开始忧虑自己留在蓝田县做人质的妻子跟那一对儿女的安危来。

“不认真,就是死”

韩秀芬抬手砍死了一个倒地呻吟的海盗,其余惊骇的海盗,这才惊慌的爬起来,继续把铁钩往蓝田号上丢,然后再跟猿猴一般向上攀爬。

气力不济的人会掉进海里,爬上蓝田号的海盗还要与甲板上的水手作战,尽管他们手中全是木质武器,他们依旧全力以赴。

刘明亮熟练地操控着海盗船对韩秀芬道“他们的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也学会了操控船只,当然,仅仅是操控而已,想要成为一个好的船长,我们还差得远。

我们虽然会牵星术观测航线,可是,这东西太粗略了,对于船长个人的主观判断要求太高,这需要时间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

“慢慢来吧,再难也要学会,这些天以来,我跟马里奥讨论了他曾经说过的那个巴巴罗萨海雷丁的故事,我整理之后发现。

这个人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海盗王这么简单,他的巴巴罗莎王朝虽然在欧洲没有一寸领土,可是,通过劫掠,他们几乎控制了地中海上的贸易。

通过劫掠,他们获得了财富却不用管理人民,这是真正的没本钱的买卖啊。

以前的时候县尊曾经提出过一个“强盗理论”用来证明李洪基这些人的起义是没有出路的。

可是,通过巴巴罗莎海雷丁的事迹我发现,通过劫掠一样可以做到国富民强,只不过,劫掠的对象不能是本国人,战争也不能发生在本国,我拟定了一个策略叫做吸血策略,里面完整的阐述了我的这一理论。

我以为,当我们成为大明的主人之后,在国内我们要轻徭薄赋,鼓励生产,发展商业,鼓励开通商道,将国家税收的重点从土地向商业转变,降低土地的真实价值,鼓励人们耕海牧渔,跟鼓励人们离开大陆探索未知的区域,从那些原始人手里夺取我们需要的财富。

迅速完成国家的原始积累,只要我们从一开始就占优,那么,只要自己不犯错,我们就能永远的强大下去。”

刘明亮,张传礼两人深深地看了韩秀芬一眼,暗自叹息。

这就是玉山书院前十名的能力

同样的出海,走了一样多的路,经历了同样的艰难困苦,得到的收获却是截然不同的。

跟韩秀芬相比,他们两人觉得自己这一路上吃的苦,似乎白吃了。

有的诗人见到高山,就会吟诵出千古流传的名句,有人的看到高山,除过能说一句这座山真他娘的高之外,再无所得。

大海能让人心胸开阔,可是,那是要分人的大海能让韩秀芬这种人本来就开阔的心胸变得更加宏大,却不能让他们兄弟两个的眼界有任何的变化。

“海贼之王”

韩秀芬绝对没有成为海贼之王的心思,她只想如何利用脚下的大海让它为大明世界服务

“所以呢,趁着我们还没有进入红海,还没有从埃及踏上陆地,我们要积累到足够多的财富。

仅仅凭借我们船舱里的货物,我不认为变卖这些东西之后获得的财富可以维持我们在欧洲的花用。

这些仅仅是我们的本钱,我们需要更多的财富,需要雇佣更多的人,我不介意在踏上陆地之后雇佣一支骑士团来为我们服务。”

韩秀芬见两个部下的思想似乎有些跑神,就敲敲桌面让两人认真的听讲。

“这里的海盗很弱小,很落后,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从他们手里获得我们需要的所有”

刘明亮,张传礼一as头道“你下令,我们去执行”

云昭从睡梦里醒来的时候,却舍不得动弹,钱多多就窝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

瞅着她平缓的呼吸吹动了自己的发梢,云昭脸上就浮起一丝笑意薄薄的毯子底下藏着一具怎么样令人神魂迷醉的身体他是知道的。

清晨时分的男子总是冲动的,云昭的呼吸才变得粗了一些,钱多多就睁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原来,她醒来的比云昭更早一些。

“妾身柔弱”

钱多多发出小猫一般的呢喃音。

“我终于明白了,夜短日高起,君王从此不早朝的所有含义了。”

“你说我是一个狐媚子”

“狐媚子没什么不好。”

“可是,你的朝政总要处理的。”

“蓝田县从来就不是我一个人的,有无数的人在为蓝田县操心,有无数的人如今还在外边为蓝田县奔波,这是我的幸运,也是蓝田县的幸运。

如此一来,我的重要性就没有那么高了,我们的体系也就会变得平稳多了。

很多势力发展到我们现在的地步,就开始争权夺利,忘记了自己起事的初衷。

我们不一样,我们始终记得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钱多多把脑袋藏在毯子里,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媚笑道“你在给自己找不早朝的借口”

云昭的手在毯子下游走片刻终于找到了地方就停了下来,认真的对钱多多道“我们没有成亲的时候,我的早晨一般都是从下午开始的”

这样做是不成的太阳已经升高到头顶了,云昭不得不从卧房里出来。

在冯英的伺候下洗漱,吃了饭,就准备去书房听徐五想汇报今日的政务。

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看了浑身上下打扮的一丝不苟的冯英道“嫁给我,你应该更加的自由,而不是更加的受约束。

母亲的那一套东西早就过时的厉害了,你只要在把母亲应付好的基础上,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我是你夫君,会在后面无条件的支持你。”

冯英低着头凑到云昭身边道“伏牛山的人怎么安排”

云昭哑然失笑道“你答应给那些人一个未来的,就该实现你的承诺。

现在啊,河南的官兵多如牛毛,这时候还是销声匿迹一阵子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一般把这种人称之为楞怂”

“红娘子跟李信在李洪基帐下很受重用,听说,李信已经被李洪基封为制将军了,他跟红娘子都是李洪基军中后军副将,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云昭摸摸冯英的面颊道“这段时间好好地享受你的新生活,莫要想那些事情了。

要是真的害了红娘子,你的心情也不会太好,放心,李洪基军中的一草一木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有些事情我知道的可能比李洪基自己都详细。

我去办公,你好好的休息。“

云昭说完话,就径直去了书房。

钱多多大着哈欠懒洋洋的从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见冯英在眺望云昭的背影,就吃吃笑道“别看了,他这时候应该是有心无力。”

冯英没好气的白了钱多多一眼,吩咐云春把给钱多多准备的饭食端过来。

“你们不能总是中午才起床吧。”

钱多多咬了一口包子道“刚才跟阿昭学会了一句很不错的话早晨从中午开始

所以说,只要我愿意,早晨可以从中午开始,也可以从晚上开始,或者干脆不要早上了。

这是我的幸福日子,我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两个老婆斗嘴的模样云昭自然是听不见的,他此刻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差。

或许是首领级别的人只要贪花恋色,就不会有好消息传来的缘故,徐五想今天汇报的消息中,没有一条是可以让人心情愉悦的。

“云豹管辖的天水出现了贪渎,亏空很大,初步统计之后,有八千六百七十一两银子的建设款项不知去向了。”

徐五想的声音冷冰冰的,这让云昭有些为云豹担心。

徐五想直到云昭对云豹这些叔叔的情感,继续道。

“初步解除了对云豹的怀疑,因为云豹所有的家产只有一万九千六百两,其中一万五千两被用在陇中烟叶种植上了,据查,他并无其它资财,近两年,他没有胡乱花过钱。

天水出现了问题,是云豹的能力问题,不是他贪渎。”

云昭看着徐五想道“不管事情牵涉到谁,我都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哪怕赦免谁,那是我的事。”

徐五想道“玉山城派去了一个帐房组,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我们没有将云豹摘出来的意思,只是不相信云豹会干这种事。

这只是一件小事,另外,清水县的鞋教又有死灰复燃的趋势,白家山上又出现了一座无生老母庙,费国强他们发现这座庙的时候,庙前香炉里的香灰足足有几十斤重,可见香火之鼎盛。”

“庙毁掉了吗”

“毁掉了,当地有无数人围观,且嚎啕大哭。”

“庙祝呢”

“没有发现,费国强等人追索了三天,且拿出了高额的悬赏,无人领赏。”

云昭叹了口气道“这是一处大隐患啊,蓝田县看起来欣欣向荣,还处在幼苗期,就已经出现了病虫害”